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美「體操天后」拜爾絲 再次退出個人全能決賽

美國總統選舉 我支持白登

我於1985年歸化美籍,宣誓效忠美國,我愛我的國家——美國,是無庸置疑的,但是我身上流著中國人的血液也是改變不了的事實,因此我對神州故國(現在的兩岸政權)以及全球華人同胞始終念茲在茲、血濃於水,至於其他認為自己「非華人」者,有什麼另類想法,我管不著。

政治是很複雜的,個人所知有限,故不想和任何人爭辯,自稍懂事時,我便對美國產生好感,因為她是中國(中華民國)的「盟邦」,二次大戰時,她派出志願航空「飛虎隊」,任命陳納德將軍為指揮官來華助戰;越南對抗越共時,她亦派出大軍和物資支援南越(雖然未能一本初衷力挺到最後)。

1975年4月底南越淪共後,難民或「公開」(所謂「公開」,是向越共政權繳納黃金,登記購置船隻,「乘客」蜂擁而至、每人繳交八到十兩黃金「疏通」船主,然後由地方公安護送離開,「合法」出境),或偷渡逃避苛政。不過,無論「公開」或偷渡,都是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幸運者逃抵馬來西亞、泰國、印尼、香港⋯⋯住進「難民營」,均獲美國政府大量收容並予妥善照顧,從「難民」身分歸化美籍後,可申請滯留親人(包括夫妻、父母、兄弟姊妹)來美團聚,這種仁政,受惠者能不感恩戴德嗎?這也是我愛美國的原因。

可是,愛之深,責之切,我對美國一般政客的作為,非常不敢苟同。

1979年中(中華民國)美斷交時,我還在越南,雖身處共區,但我仍非常關心自由祖國,為美國卡特政府的背信棄義義憤填膺,因為中華民國與美國同是自由民主的反共聯盟!美國不是常常標榜崇尚民主、自由、人權嗎?為何捨自由而就極權?更令人氣憤的是在「聯合建交公報」中竟說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台灣屬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領土。現在可好,40年後,「中華民國」已淪落至不認同中華民國者的手上,他們假藉「民主」之名行獨裁,把原本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為國策的中國國民黨打垮,美國政府卻說要支持「那個」政府和「中國」對幹,雖然很多熱烈支持中華民國的美國友人如前參議員高華德等已不在人世,但請問美國的當朝政客如何向歷史交代?

為什麼當年不支持真正反共而且大有可為的中華民國政府,現在卻去「玩弄」這個掛羊頭賣狗肉的「中華民國」軀殼?這不應該是一個泱泱大國施政之道吧!

身為美國公民,我希望國家永遠富強、人民幸福,對弱小國家能幫則幫,切勿教唆他們挑釁別國,製造紛爭,然後坐收漁翁之利。

2020年總統大選,只有白登和川普有機會勝出,可對我來說,他們兩人都非最佳人選,但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原則下,我只有票投白登了,熱切寄望白登能擊敗那個狂妄自大的川普,順利當選,則美國幸甚!甚至國際幸甚!

願天佑美國!

美國公民 中國 華人

下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