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增104例本土確診、24死 三級警戒維持到7/12

邱鴻安/龐培歐留下的「兩個中國」預言

美國國務卿龐培歐10日在「雷根研究中心」發表一項重要演講,與他在今年7月23日在「尼克森圖書館」的演說思路一致,對美國的中國政策作出根本性界定,因此特別值得注意。10日的講題是「美國的承諾」。所謂「承諾」,指美國以自由信念立國,因此美國政府以維護自由為目標;對於中國,龐培歐提到兩個目標,一是中國最終必結束一黨統治;二是結束一黨統治的力量,最終必來自中國人民。

對龐培歐這兩個更像預言的中國政策目標,我們可以如何看待?這兩個目標會成為美國未來的中國政策嗎?抑或只是即將下台的龐培歐留下的反共理想?

一,對反共人士來說,龐培歐這兩個目標,可謂擊中中共的要害,因為中共所依賴的正是一黨統治。中共的威權統治完全是由上而下,由高高在上旳共產黨,對全國14億人進行控制;習近平鼓吹一切都聽黨的,黨指揮14億人和9000多萬黨員,全黨則由黨中央領袖,黨中央又由黨核心領導,而習就是黨核心。龐培歐要統束一黨專政,因此擊中中共要害;這個目標就算成不了美國政策,也是反共人士心中的最高指標。

但如何才能結束一黨統治?結束一黨統治的力量從何而來?細究所有可能,最大可能還是要回到人民的力量之上;唯有人民對極權控制覺醒,特別是日趨龐大和教育程度日增的中產階級的覺醒,才有可能達致這個目標。因此龐培歐預言「人民最終決定中國的發展」,言之有理,是最佳的反共立足點。

二,龐培歐所說的反共目標,可能是他自己的主張,與川普無關。很多反共者認為川普反共,可能是搞錯了。從川普四年來對北京的言行看,他反對貿易逆差,深信美國不能再被中國在貿易上占便宜,但華府在貿易談判上要求北京進行「結構性改革」,卻不是他的主意,那是川普政府內部強硬派的主張;龐培歐式的「自由反共」,也不是川普的主意,只能算是龐培歐或強硬派的主意。

龐培歐在10日的演講中說到,他在國務院30個月(兩年半),以自由的信念重新調整國務院的外交工作,並且在內部設立「天賦人權委員會」。這些內情反映出,國務院和美國政府內部的官僚系統存在著「自由反共」的信念,這種信念在龐培歐下台後可能留下,並繼續發展。

三,「自由反共」是美國兩黨共識,2019年國會通過「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今年國會又通過「香港自治法」,都是兩黨合作的結果,因為有共識所以法案才會那麼快通過;眾院的波洛西,以及參院的共和黨參議員如魯比歐等,都極力支持兩項香港法案。反共既是兩黨共識,白登政府上台後,大有可能維持下去。

四,白登將會有怎樣的中國政策?川下白上,政策不可能完全一樣,美中關係也不可能完全消除緊張。但經過川普四年,白登不可能回到以前與中國全面「交往」的政策;這種政策已證實失敗,因為中共崛起,最終也不會加入自由世界。白登也不可能像川普那樣主張美中全面「脫鉤」,因為兩國經濟緊密,本來就不可能完全切割。不過,白登也不可能完全取消川普對中國產品徵收的25%關稅,因為這等於政治自殺,對2022年期中選舉和2024年總統選舉不利。

外交政策上,白登必行的一步是,必須放棄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重建與盟國關係,包括歐盟、日本、南韓、加拿大、澳洲和印度等,亦即重建國際秩序;這種重建工作目的是確保美國和西方的國際領導地位。

白登聯歐當然有利於聯手對抗北京,但一旦聯歐聯日,卻立即出現一大弱點,即:德、法、英、義,以及日、韓等,表面上可以支持美國抗中,但實際上卻在經濟上無法獨立切斷對中國龐大市場的依賴。如此一來,所謂美歐聯手,就注定是徒有外表和象徵意義,表面上譴責中共極權控制,但實際上卻對中共硬不起來,不可能對北京採取任何制裁行動。總之,這種表面的抗中政策,與龐培歐的「自由反共」相去甚遠。

美國優先 龐培歐 中國

下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