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已施打1億8962萬劑疫苗 逾2成完成接種

女警誤開真槍擊斃非裔男 群眾抗議 明州宣布宵禁

魏碧洲/川普、麥康諾聯手 創造最高法院歷史

此次大法官任命是千載難逢的改變美國歷史里程碑的機會,影響深遠;為任命成功,川普可能冒著失去連任的風險,共和黨參院領袖麥康諾(圖)也可能丟掉參院多數黨地位。(美聯社)
此次大法官任命是千載難逢的改變美國歷史里程碑的機會,影響深遠;為任命成功,川普可能冒著失去連任的風險,共和黨參院領袖麥康諾(圖)也可能丟掉參院多數黨地位。(美聯社)

川普總統25日提名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愛咪.巴瑞特,遞補已故金斯柏大法官的席位,可以預見,兩黨將爆發熾熱戰火。但如無重大意外,參院在未來三周完成提名聽證,早則10月底、遲則今年底,勢必通過巴瑞特為最新大法官。

可是為任命成功,川普可能冒著失去連任的風險。共和黨參院領袖麥康諾也冒著丟掉參院多數黨地位,代價不低。但這個任命是千載難逢的改變美國歷史里程碑,影響深遠。共和黨保守派眼中,收復最高法院、重回美國立國精神價值,完全值得。

被視為近代伸張女權與弱勢族群權益,提供憲法保障的金斯柏,距大選不到兩個月前病逝,是否立即遞補與何人接棒,再為疫情問責的緊繃選情,投下震撼彈。

平心而論,美國三權分立,權力制衡,是精心的設計。大法官由總統提名,參院同意後任命。在這個基本結構上,任何出缺都應依法行事,國會與總統改選都未曾耽誤,大法官出缺自不應拖延。川普盡速提名新大法官人選,參院依法審核,本就符合憲法,毫無爭議。尤其總統與國會參院同屬一黨,更是當仁不讓。

問題是參院何時表決,是政治而非法律的挑戰。麥康諾排定大法官提名聽證表決,就須考慮對總統與參院選情的衝擊。

一,是11月3日投票日前表決,或等過投票日在11月10日前表決,麥康諾隱晦不明。如果投票日前表決,面臨連任壓力的若干共和黨參議員有敗選風險,使目前53席的共和黨選後如失去多數,淪為少數黨,民主黨將掌控參眾兩院,就算川普連任成功,也是跛腳總統,難以推動法案。川普更冒著民主黨選民被大法官之死而催票成功,衝擊原本領先的關鍵州。

當今九位大法官在金斯柏離去,判決可能出現四比四的情況,運作上將有問題。例如高院已排定11月10日舉行「歐記健保」存廢聽證,九名大法官或八名大法官就有不同裁決;首席大法官羅伯茲已被保守派視為叛徒,可能再次倒戈,若四票平手,就發回下級法院重審;所以川普與麥康諾決意聯手補上保守派大法官,確保六票優勢,裁定「歐記健保」違憲而廢除。

即時補上金斯柏遺缺的重要性可想而知。現在又冒出因疫情影響投票,各州郵寄選票暴增,目前出現賓州初選支持川普的選票,被拋在荒郊野外的嚴重缺漏。如果川普或白登都不承認敗選,新總統投票日當晚難產,如同2000年要由大法官們仲裁,對疫情肆虐下的美國並非好事。

如今川普已提名巴瑞特,麥康諾排定未來兩周她拜訪兩黨參議員尋求支持,但9月29日是首次總統大選電視辯論,衝擊未知;司法委員會10月12日起三天聽證後,全院表決,是11月3日前或後,考驗政治智慧與民意豪賭,責任落在麥康諾身上。他如要保護同黨參議員連任,就延到選後表決,顧不了川普選情。

民主黨目前對大法官任命毫無招架之力,最多由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以參議員身分,在司委會聽證上質疑巴瑞特斷案的公正性,把她描述成狂熱意識形態極右派,但無濟於事。因為共和黨有過半數的51票,確保提名能通過。

長遠而觀,共和黨提名的大法官都遵循忠實釋憲,而不是擅自理解開國元勛的文字與精神,讓最高法院變成小型國會,負責立法。美國社會半紀來的價值亂象,很大原因是國會缺乏擔當,不敢面對社會變遷而立法,責任反而推給大法官,讓金斯柏這類大法官變成社會新價值代言人。這是國會之恥,也扭曲了三權職司。

民主黨人將面對最高法院保守傾右的事實,如今全力動員趕走川普,重掌兩院多數,立即修改1869年大法官為九人的「大法官法」(The Judiciary Act),把大法官人數擴充為11人,以保障短期內有機會任命自由派大法官,平衡最高法院的右傾夢魘。

曾任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多年的白登,正在抗拒黨內激進派要他承諾當選後變動大法官人數的巨大壓力,他推避不答。隨著10月任命聽證展開,白登為安撫黨內激進力量,必須表態,因為一個右傾的最高法院,將讓民主黨坐立難安。

大法官 川普 參院

下一則

一洲焦點/川普面臨彈劾及社媒夾殺 言論自由不再?暴動有內應?台灣被犧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