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FBI突擊搜索俄羅斯富豪華盛頓和紐約豪宅

北韓發射彈道飛彈 美指「區域威脅」持續呼籲對話

政府停擺和國債危機的源頭

筆者在9月26日刊出的拙文「美國政府停擺危機誰的錯?」預料,共和黨最後關頭不得不讓步,果然不出所料,美國經濟暫時避免一場嚴重危機。

拜登總統9月30日簽署國會通過的臨時撥款法案,聯邦政府得以繼續運作,而國會和白宮需在九周內就2022財政年度預算達成協議。參院投票結果是65:35,所有50位民主黨和15位共和黨參議員投贊成票。眾院投票結果是254:175,所有民主黨議員和34位共和黨議員贊成,175位共和黨議員反對。

10月7日前,共和黨在參院多次使用「費力把事拖」(Filibuster,冗長發言程序)阻止民主黨通過提高國債上限法案。共和黨7日晚讓步,參院投票中,11位共和黨人與所有50位民主黨人,以超過60票門檻結束對提高國債上限法案的冗長發言。最後參院以50票贊成(都是民主黨)、48票反對(都是共和黨),將國債上限提高4800億元,讓政府繼續借貸到12月3日。民主黨控制的眾院將在10月12日審議,預料將順利通過,眾院沒有filibuster規則,共和黨無法以少數來封殺多數議案。

美國政府在1917年「第二自由債券法」中設國債上限。從那時起,國債上限已被提高或暫停100多次。首先,國會每年通過預算立法制定花多少錢,再通過稅法規定收多少稅,聯邦財政收支早已決定,如導致財政赤字就靠發行國債填補。說白了,美國政府是已經花了錢,借了債,當然就須支付利息和還本金。

國債上限暫停期限結束後,國會如不能通過新上限,聯邦政府就不能支付所有賬單,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警告,必然導致金融危機,利率大幅度上升,引發經濟蕭條,近600萬個工作流失,失業率將攀升至近9%,股票將削減三分之一,使15兆元家庭財富化為烏有,千百萬股民和退休賬戶持有者將損失慘重。

國債上限最近一次提高是2019年8月國會兩黨立法,川普簽署,暫停上限兩年。當時上限是22兆元,加上這兩年新增國債約6.5兆元,截至8月1日已達28.5兆元。該法案在參院獲兩黨支持以67票贊成、28票反對通過;在眾院以284票(民主黨219、共和黨65)對149票(民主黨16、共和黨133)通過。

共和黨反對提高國債上限,理由是要削減財政開支、控制國債,但這是共和黨一貫政治遊戲。共和黨每逢在野就對民主黨總統大聲疾呼縮減開支和國債,一旦執政就180度翻轉,從小布希到川普,都大幅給超富階層和大公司減稅,完全不顧財政赤字和國債暴漲。川普2017年底減稅法就導致國債上升2.3兆元。執政四年國債上限兩次提高,共和黨完全不提財政赤字和國債,而民主黨則從沒有拿國家信用來要挾。

事實上,憲法第14修正案第4節明確闡明:由法律授權的美國公共債務的有效性不應受質疑。因此共和黨拿國債上限來玩政治遊戲,不僅損害國債信用,威脅國計民生,且違背憲法原則。筆者曾在西歐、南美、亞太地區多國外派工作12年,注意到所謂國債上限,在其他發達民主國家根本不存在。

說到底,民主憲政制度下,任何政黨都爭取在大選中贏得多數而執政,然後在國會靠多數票推動施政,實現政治訴求,而不是作為在野黨通過玩弄政治迫使政府停擺,拿國債信用當兒戲,導致對國民經濟自我傷害。用個簡單比喻就是一群孩子玩遊戲,輸的少數幾個人耍賴將桌子掀翻,讓遊戲無法繼續。

現在聯邦預算和國債上限都被延續兩個月,到12月我們將面臨同樣危機。美國1995年以來反覆多次出現政府停擺,國債危機,說明政治制度出現弊端,被虛偽自私的政黨和政客鑽了空子。

為根除這個猶如定時炸彈的弊端,拜登總統應根據憲法第14修正案的公債不容質疑條款,宣布國債不存在上限,這樣無良政客虛偽政黨就再也不能損害國家信用。(作者為紐約大學商管碩士、北美獨立學者)

國債 共和黨 民主黨

上一則

中華民國110年感言 小而彌堅

下一則

最新口服冠毒神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