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俄國大軍壓境:普亭豪賭「烏克蘭危機」的戰爭理由?

輝瑞執行長:1年打1劑疫苗 優於頻繁打追加劑

美國政府停擺危機 誰的錯?

拜登總統和民主黨國會現正面臨最嚴峻考驗,9月30日前須通過聯邦政府下年度預算,並提高國債上限,否則聯邦政府面臨停擺,國家信用違約降級,從而引發經濟萎縮甚至滑坡的人為災難。參院共和黨領袖麥康諾20日表示,共和黨反對同時通過兩個法案。

美國聯邦預算一般先由白宮預算辦公室制定草案,然後提交國會。參眾兩院分別審議、修改、投票,再交總統簽署。如果總統不滿意,就需兩黨三方協商,達成一致後再投票通過。如果不能達成協議,聯邦政府許多部門(除了涉及國家安全)會因沒有經費而停擺。

1996年度預算審議過程中,眾院議長金瑞契為首的共和黨領袖以降低聯邦赤字為名,對教育、環境、公共健康、老年醫療(Medicare)、社安保障(Social Security)等項目大幅削減,並威脅柯林頓總統不簽署就讓聯邦政府停擺。

事實是,雷根、老布希執政12年內,政府赤字每年上升,共和黨議員們一聲不吭,導致前所未有的赤字和國債,而柯林頓主政兩年就降低聯邦赤字,經濟復甦,就業增長,因此柯林頓拒絕金瑞契的無理要求和虛偽政治把戲。反複談判未果,聯邦政府被迫關門兩次總共27天。

據OMB事後分析,兩次政府停擺導致14億元額外開支,對民眾影響最大,比如社保老年退休金發不出去、國家公園關閉等。事後,蓋洛普民調顯示,柯林頓滿意率大幅度上升到當選後最高點,也奠定他1996年連任的基礎。

2013年10月,控制眾院的共和黨故伎重演,再次以削減聯邦赤字為名,要求歐巴馬取消實施醫療改革法案(ACA)經費,否則迫使聯邦政府停擺,且拒絕提高國債上限,歐巴馬和民主黨主導的參院因看透虛偽把戲,拒絕共和黨要求。

小布希八年任期給富有階層減稅,將柯林頓留下的財政盈餘反轉為赤字,導致國債從5.8兆(萬億)元上升到11.9兆元,共和黨卻口口聲聲說要控制聯邦赤字和國債,要以取消經費推翻Obamacare。反複談判未果,聯邦政府在10月1日至17日被迫停擺。

據標普估算,那次停擺使美國經濟損失240億元,導致國家信用等級下降。CBS/紐約時報之前民調顯示,80%民眾不贊成以聯邦政府停擺為要挾。CNN事後民調顯示,80%的民眾認為政府停擺對國家不利,50%責怪共和黨,33%責怪歐巴馬。

川普上台後第一個聯邦財政預算,國會應在2017年10月1日之前通過,但拖延近六個月到2018年3月22日才通過。2018年底至2019年1月25日美國政府陷入歷史上最長聯邦政府停擺(35天),因為川普要挾在眾院民主黨給他一筆特別預算用於邊境築牆。

稍有邏輯思維的人會疑問,川普上台後前兩年,共和黨控制白宮和國會,為什麼沒有預算撥款築牆,等民主黨贏了期中選舉拿下眾院,才以政府停擺來要挾民主黨撥款築牆,難道不是虛偽的政治把戲?

二戰後,從艾森豪到小布希,六位共和黨總統共主政36年,其中24年民主黨控制國會兩院,另四年民主黨控制眾議院,民主黨從沒有以停擺聯邦政府來要挾共和黨總統接受其政治訴求。而共和黨在國會以削減財政赤字名義,強迫民主黨的總統柯林頓和歐巴馬大幅削減與民眾密切相關的聯邦社會保障計畫。

總結以上歷史可看到,不論掌控國會或主政白宮,共和黨在國會不能達到他們政治訴求時,就以關閉政府和破壞國家信用來要挾。

還有一個更深刻的黨派區別,就是對政府角色定位的根本分歧。自雷根說,「政府是問題,不是答案」(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 not the solution)後,共和黨及保守派人士就對政府抱近乎敵視態度。而民主黨則堅信政府應民有、民治、民享。如果聯邦政府關門,負責檢測空氣水源的環保署(EPA)、檢測食品安全的食藥局(FDA)等機關都受嚴重影響,80萬聯邦政府員工及家庭也受影響,絕大部分民眾跟著受害。

筆者9月19日為文提到美國政治制度存在嚴重缺陷,其他成熟民主國家從沒有政府停擺的例子。例如比利時2010-2011年和2019-2020年兩次內閣無法組成超過500天,但所有政府機關依然有條不紊運行,國計民生不受影響。

現在歷史重演,共和黨再次拒絕提高國債上限,他們認為如果導致經濟衰退,就可在明年期中選舉指責拜登執政失誤。拜登和民主黨如何克服共和黨的虛偽政治把戲,且拭目以待。(作者為紐約大學商管碩士,北美獨立學者)

共和黨 聯邦政府 民主黨

上一則

一洲焦點/習近平為何低調承諾減碳?拜登第一任期成敗進入關鍵

下一則

一洲焦點/中國用5名人質換回孟晚舟、密利將軍自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