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男4x100米混合泳 美10連霸破世界 德雷塞爾第5金

東奧/美第18金入袋 芬克1500米自由式 奪個人第2金

德國告別梅克爾的親中立場?

去年4月,就在疫情爆發的緊急時期,台灣贈送德國100萬片口罩。雖然台灣人不需要回報,但德國連一句謝謝都不說,這對很有禮貌、總以敬詞來稱呼對方的德國人來說,簡直是反常了。箇中的原因,當然是總理梅克爾的親中立場。

親不親中,固然是個人的選擇,不過,如果連做為一個人,特別是德國人,最基本的禮貌都失去了,那就讓人大失所望。俗話說,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鐵娘子梅克爾上任16年,算一算日子,高達5840個日子,終也有到頭的時候。今年9月26日,就是德國第20屆國會大選,梅克爾交棒的日子就剩三個月了。沒有梅克爾的德國政府會出現什麼樣的變化,值得我們觀察。

由於德國大選逼近,目前執政的德國聯盟黨(Union)日前推出近140頁的競選綱領,對台灣人而言,最關心的還是聯盟黨的對華政策。因此,我們就來看看,該份競選綱領主要說了什麼及其不可行之處。

首先,競選綱領一反常態,開篇即指出,德國「最大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挑戰如今来自中國。中國是競爭者、合作夥伴,但也是制度性對手」。這句話蘊含著,德國在制定對中政策的為難,要把彼此矛盾的角色揉合成一個大致一致的政策,有多麼困難。

德國在中國有龐大的投資,賓士、寶馬(BMW)在中國都有設廠;同樣,中國也加大在德國的投資,從這方面來說,兩方應該是一種合作關係。然而,這樣的合作卻明顯不利於德國。中共行事作風不透明、稅費高居世界前列、灰色空間太多,都給予德商很大困擾。最大的問題還是,中國藉由它的購買力,完全可以以商逼政,在這種情形下,得利的並不是德國人民,也不是奉公守法的在中德商,而是中共本身。

再從另一方面來說,中共在德國投資,都有戰略意義。有意思的是,中共不可能讓外國企業收購中國的航空公司、銀行和傳媒等戰略性產業。然而,中共卻偏好這些戰略性產業的對外收購,中共買下的,不只是產品,還包括技術、專利、管理方法,甚至人才。例如德國機器人大廠庫卡被中資「美的」買下。無論從哪個角度,德中之間的交易,德國都只是短暫得利,終究要吃大虧。台商所面臨的,是同德資一樣的處境。

政策綱領還指出「儘管必須在跨太平洋夥伴緊密合作下,用力量與團結抗衡中國對權力的渴望,但也必須尋求與中國的合作。」這句話的意思是,固然,為了對抗中共,德國應該與美國保持緊密合作,但同時,也要與中國保持合作,這句話聽起來非常矛盾。

正因為矛盾,而只能得出不可能做到的結論,除非這句話只是外交上的場面話,而無意實施。這句話的矛盾在於,德國想利用中國來抵銷美國對德國的壓力,這種思考並非不可行,不過,考慮到對象之後,就變得不可行了。如果聯盟黨真的想利用中共走出自己的道路,那是打錯算盤!(作者為前四川大學副研究員,轉載自聯合報 )

德國 中國 中共

上一則

辛丑夏至

下一則

習近平借建黨百年 鞏固黨內領導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