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假多元? 「紐約客」雜誌編輯砲轟自家:白人占優勢 不談種族議題

至少2死19傷 阿富汗東部爆炸 擊中神學士車輛

聯中制蘇與聯俄制中 今非昔比

歷史常常顯示黑色幽默的一面。比如半個世紀前,美國要聯合中國對抗蘇聯,現在則要聯合俄羅斯對抗中國。眾所周知,「拜普會」拜登的目的是要說服普亭遠離習近平,雖然幾個小時會面難以實現如此艱難的使命,但外界特別是反中人士對此期待很高。

美中俄可能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三角關係,只要它們中的任何兩方結盟或組成密切關係,對第三方將構成重大戰略壓力。拜登此次拉攏俄羅斯共抗中國,意圖雖好,但他未必不知道普亭不會上鉤。既如此,還要見面,對拜登而言,想法可能是,不試試怎麼知道事情能走多遠?普亭同意見面,本身或許就是一個好開端。

華盛頓和北京對抗,圍堵中國,一個最大的戰略失誤就是同時與俄羅斯為敵。中俄能抱團,除了它們互相需要,乃是拜美國打擊所賜。外界很難明白華盛頓為什麼這麼做,也許是高估美國實力,認為可以同時對付中俄;也許是美國內部政治尤其民主、共和兩黨惡鬥所致。

當然美國並不是現在才意識到這點。早在川普上台前,就傳出90多歲高齡的季辛吉(基辛格)為他獻「聯俄制中」之計,可惜川普被民主黨人抓了通俄的小辮子,以致不得不以反俄姿態來證明「清白」,拖過這個大好機會。

季氏是冷戰時期「聯中制蘇」戰略設計者,這位冷戰大師的傑作,為當時處於兩面夾擊的中國解除了戰略困境,打開中國通往繁榮和富強的大門,因此被北京稱做「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他向川普獻上此計,可見在國家利益面前,個人「友誼」可以放一邊。不過,以季辛吉的睿智,不會不明白,縱使民主黨沒有抓川普的小辮子,後者採納其建議,「聯俄制中」的可能性也很低。

原因是現在的「聯俄制中」同當年「聯中制蘇」,有一點根本區別,就是當年蘇聯乃美中的共同敵人,而今日美國是中俄的共同對手。上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在美蘇關係上,蘇聯處於進攻狀態,美國因深陷越戰而處守勢;中蘇關係則因爭奪國際共黨運動的領導權,以及中國的極左導致兩國盟邦體系破裂,一度更惡化到兵戎相見。美中都感受到蘇聯擴張帶來的安全壓力和威脅,尤其中國承受的蘇聯戰略壓力更大,同時它還要面對美國和西方的遏制。此種態勢下,當華盛頓對北京遞上抗蘇橄欖枝,可謂一拍即合。

但如今中國不是美俄的共同敵人,相反,美國是中俄對手,而中俄關係用普亭的話說,處於歷史最好水平。很難想像莫斯科願意跟隨華盛頓去反華,即使美國放鬆對俄羅斯的打壓,取消制裁,莫斯科能做到的,恐怕最多是不和北京抱團而已。

考慮俄中有漫長邊界線,它還需要來自中國的投資和大宗商品採購,為了美國而讓中國不高興,對莫斯科並非是上上策。所以就算四年前華盛頓拉攏莫斯科,很可能也會得到今日普亭的回答。季辛吉不可能不清楚這一點。

俄羅斯國內當然有親美力量,普亭也許未必反美,但這些因素都敵不過雙方根深柢固的結構性矛盾所導致的低信任度,後者才是決定因素。說得明確點,北約冷戰後不斷東擴,把莫斯科逼到牆角。

據說蘇聯倒台前,美國曾有承諾,北約不會把地盤擴張到原來的東歐和已脫離蘇聯獨立的原加盟共和國。但實際情況是,東歐國家絕大多數都已加入北約和歐盟,加盟共和國加入北約和歐盟的也不少,沒有加入的除白俄羅斯外,也和莫斯科若即若離,如今烏克蘭又和俄羅斯槓上了。美國通過北約對俄步步緊逼,過去的緩衝地帶沒有了,要莫斯科怎麼信任美國?

所以俄美當下矛盾是雙方幾十年日積月累的結果,兩國交惡史可以追溯到二戰,整個冷戰時期更是要互相埋葬對方,這種信任之結絕不是幾句甜言蜜語可以解開。而俄中關係在1989年正常化後,基本沒有出問題,且雙方早已從法律上解決易引起摩擦和衝突的邊界畫線問題。要離間莫斯科和北京,談何容易。

故無論季辛吉或拜登,著眼點可能都不是放在現在,而是未來幾年或十幾年,長期看,一切皆有可能。如果美中的對抗要貫穿十幾或幾十年,儼然說,華盛頓的離間計就不會成功?(作者為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美國 中國 白俄羅斯

上一則

學毛澤東「自信」習近平坐困愁城

下一則

紐約客談/楊安澤惜敗 事前有跡可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