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以為打完疫苗百毒不侵」 32歲華男詳述感染Delta經歷

曼哈頓網紅景點Vessel重開 14歲少年從頂層跳下喪生

名家觀點/中國「挨罵」還不是最壞的事

毛澤東解決了中國的挨打問題,鄧小平解決了中國的挨餓問題,習近平則要解決中國的挨罵問題,這是最近幾年中國官方在解釋中共百年史時慣常的敘事手法。它的目的,當然是要確立習的歷史地位,把習和毛鄧併立,繼承後二者的歷史使命。

上周結束的中國兩會,央視名嘴也是政協委員白岩松談起中國形象對外傳播,又重提這個敘事話語。他稱新中國成立結束了挨打時代,改革開放結束了挨餓時代,現在正式進入「挨罵」時代。這是一個過程,一定要有歷史的耐心,同時還要有歷史性的準備。

白岩松此番發言引發媒體討論,從官媒和部分民眾回答來看,中國挨罵,是因為中國正在強起來,西方還不適應這個事實。其實,中國官方的敘事手法已預設答案。它要告訴民眾,中國挨罵錯不在中國,而是西方,是西方看不得中國崛起和強大。還真有很多民眾相信這種說法。

那麼,說中國強起來就一定讓中國挨罵,有沒有道理呢?也不是完全沒道理。西方確實有一些人還不適應中國崛起,不能平等地看待中國,而習慣一種居高臨下。這個不能因為我們喜歡民主和自由,就否認不會有一部分輿論對中國存在偏見。

但官方描述的中國「強而挨罵」也有意不提中國的制度問題,似乎只是因為中國現在強大起來了,西方就受不了了。制度之壞才是中國「強而挨罵」的根源。即使對純粹因中國強就罵中國的西方輿論來說,至少中國之強建立在專制基礎上的這個「事實」,加重了他們對中國的惡感,使他們接受不了中國崛起。

若中國是個民主國家,雖然免不了還會遭一些人的罵,但顯然不會像現在這樣被很多人罵,而且如果有人罵,也會有人替中國辯護。但如今人們看到的是,罵中國的人多,為中國辯護的極少,箇中根由,就是中國的極權體制讓很多人感到恐懼,覺得這個體制一旦在國家競爭中占了上風,對整個人類將是多麼恐怖的事。

在中國居住和工作20多年的美國資深記者邁克爾·舒曼最近在《政客》(Politico)歐洲網站撰文,用自己的經歷告訴他對中國看法的轉變。他說,自己真的不想成為對華鷹派,但中國領導層讓他別無選擇。

舒曼無非看不慣中國政府對人權的打壓和對自由的限制,這種情況在習近平上台後越來越嚴重,且在可見之未來沒有改善的希望,所以我惹不起你,但可以不和你打交道,不賣給你先進的技術。可以說,他的情緒和看法代表相當一批原先對華友好的西方人士,由於中國越來越惡劣的政治環境而對中國失望。

英國駐華大使吳若蘭近期的風波是另一例。她發表在中國社交媒體的文章「外國媒體憎恨中國嗎?」引發中國官民強烈不滿。吳文也許存在著一些人批評、她個人都沒有意識到的偏見,也許她寫作此文有著為BBC「歪曲報導」新疆辯護的目的,但該文試著同中國民眾講理也是顯而異見,用中國人的話說,她的出發點是善意的。既然善意,為什麼中國官方就不可以同她平心靜氣地討論問題?

她的文章發出後,遭到官媒充滿火藥味的反駁,儘管如此,反駁也在正常輿論批評範疇內。但中國外交部竟然為此召見吳若蘭,提出嚴正交涉,抗議該文充斥著「教師爺」式的傲慢和意識形態的偏見,顛倒黑白、操弄雙標,警告她作為大使不得干涉中國內政,就顯得太霸道。這種做法恰恰印證了吳文說的言論自由對保護公民權利和自由,監督政府的重要性。

在中國,媒體作為喉舌,不能批評黨和政府,有限的批評,也是在黨和政府劃定的框框內,越出框框是決不允許的。這樣的批評無疑是讚美的另一面,當然毫無意義。

白岩松在感慨中國進入挨罵時代時,自然知道問題的癥結所在,只是他不敢說,還裝出一副無知和天真的樣子,要中國做好長期挨罵的準備,說明在這位名嘴看來,習的專制統治和中西之間的媒體對抗未來會更嚴峻。

被人罵其實不是最壞情況,表明還有人關注你,等到哪一天人家突然不罵你了,意味著對中國完全絕望,不再和你玩了,那麼對中國是好是壞,是生是死,就自己折騰吧。(作者為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中國 習近平 美國

上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下一則

拜登雄圖共和黨不支持 美國難回魂振興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