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輝瑞補強針打不打?CDC:可先諮詢自行評估

德國大選 社民黨蕭茲宣布尋求與綠黨、自民黨組閣

名家觀點/拜登的對中態度有利台灣嗎?

台灣是年輕的民主國家,非常年輕,只有34歲,許多人不難想像台灣民主化之前是什麼樣子吧?民主不是免費的,有時甚至是犧牲許多生命而來,而最珍貴的是民主允許各種進步或倒退的聲音,不論好壞。

即使誓死擁護民主的人也必須承認,民主不是一種完美的制度。二戰造成超過7000萬人死亡後,前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名言之一是,沒有人會假裝民主完美而又充滿智慧,除了人類嘗試過的其他一切政府形式,民主的確是最壞的政府形式。言下之意,目前也沒有更好的了。

即使有時無效,民主帶來希望,而佐以常識,這個制度也會調整言論自由的限度,特別是在政治言論偏向極左或極右的時候。這個制度就是希望能消除對性別、種族或宗教的仇恨,進而創造一個不論貧富行業人人平等的社會。民主的確離完美甚遠,全賴施行者如何實踐。

身為一個旅居在這座令人愉悅的島嶼上的外國人,每天接觸的是讓人同等愉悅的台灣人,我常常思索在台灣這個島國之外的民主,會如何影響這裡人們的思考模式。這可能也是因為我來自英國,一個經常被謬讚為民主搖籃的國度,雖然我對這個稱號不以為然,卻也造就我對民主的經常性觀察。

能發表個人言論是非常好的事,和美國憲法明文規定一樣,台灣憲法第11條也明文規範言論自由。台灣的民主和其他民主古國相比,還在站穩腳步的階段,甚至還在學步,學習如何對極端論點做出反應並加以調整。歷史清楚告訴我們,政策的極左或極右對社會都會造成極大傷害。

二戰結束以來,近一、二十年出現中間偏左的政府,西方民主國家大致是偏中間的自由主義,而這幾年則是中間偏右派興起,其中前美國總統川普和英國現任首相強生是典型例子。

就一個旁觀者,我每天接觸到台灣可說是世界上最包容、最同理、最樂於助人的社會之一。和川普蓋圍牆擋住墨西哥人、「墨西哥人全是強姦犯」,還有種種性別種族歧視的發言相距甚遠。川普在台灣卻擁有巨大支持,的確和我的理解有相當差距。

身為在亞洲待了20多年的國際特派記者,加上我的另一半是台灣記者,我當然知道背後原因是什麼。川普看來對中國非常強硬,幾乎像是拿了政治球棒,一棒揮出對中國關稅的安打,而在一些人眼中,似乎這樣就是好人,是好的領導者。

大家都知道他的出發點是美國優先,但若認為因為美國優先在某種程度上對台灣有利,就是在幫助台灣,就一定對台灣好,我認為是不夠嚴謹的看法。有些人似乎高估川普分析世界局勢或外交政策的能力。撇開台灣不談,這對美國有利嗎?

川普的美國優先論重擊中國,進而對台灣有利,並不可靠,只是把台灣當成讓美國得利的籌碼。這真的是台灣人想要的嗎?台灣真的希望成為中美貿易戰的籌碼嗎?不論對台灣或香港,都不曾在美國優先的考量下進入川普腦袋中,他關心的是如何減低對中國貿易逆差,鞏固選票進而贏得選舉,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能在世界地圖上指出台灣位置。此外,我也未曾聽過他對中國的人權問題有何批評。

我完全同意川普的唯一政策,就是對中國硬起來,這一點和許多台灣人一樣。然而他呈現政策的方式卻如此簡單化、毫無智慧。此外,川普領導的政府極度混亂,幾乎可在歷史記上一筆:民主如何出錯。

我不認為拜登會跟川普一樣拿出武器狠狠地棒打中國,也不預測拜登一定不會對中國繼續採取強硬態度,只是力道不會和川普一樣,會更圓滑一些。畢竟川普的中國政策,已讓美國消費者和企業成本增加,而對中國巨大貿易逆差並沒有改善,還是處於14年來的高峰。

美國新國務卿布林肯表示,雖然他不同意川普政府一些政策,但他相信川普對中國強硬政策是正確的。布林肯也認為川普任內表現,減弱美國和其他盟國的關係,對民主造成傷害,等於間接強化中國國際地位。可知在美國優先的立場下,川普路線勢必改變。

布林肯說會信守對台灣承諾,希望看到台灣在世界各地扮演更大角色,包含國際組織。如果民主黨政府能彌補川普時期與盟國的裂痕,我認為還是能圍堵中國。

所以局勢演變,不正是往台灣川普支持者希望的方向前進嗎?在我看來,這個立場對照川普的美國優先,比較不完全以美國為中心。在台灣的川普支持者應該再等一等,不要傷心地悼念川普離開。誰知道不久的將來,拜登不會是和中國爾虞我詐的角色?

再回到年輕的台灣民主,我可以很肯定的說,穩健縝密的蔡英文總統,是川普反面的政治人物。蔡政府已開始和拜登政府建立關係,而雙方偏溫和的立場,對日後與中國互動不無助益。台灣想要在國際上占一席之地,需要的是平穩而又有外交手腕,而不是像川普一樣的轟炸式風格。

(文章節錄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本報系獲授權轉載,作者在路透社工作超過30年,是台灣女婿,退休後旅居台北)

台灣 川普 美國優先

下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