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界OnAir/台灣女生孤身闖戰地 撥開以巴煙硝迷霧

「他不是普通華人,他選過總統」華裔選民票投楊安澤

名家觀點/中共為何害怕溫和理性的批評

我和太太銀行賬戶被中共當局凍結,上周被許多海外媒體報導,我也發了公開聲明,表達我的態度:忍無可忍,就無須再忍!凍結發生於9月2日,到現在已兩個半月了,我在聲明中詳細記敘和銀行以及當地公安局交涉的過程,在此不贅敘,讀者朋友如有興趣,可以去看我的聲明或報導。

我要指出的是,中共當局凍結我們夫婦賬戶的理由,根據朋友打聽,是認定我構成對中國國家利益和安全的重大威脅。這個指控真是高抬了我,因為我有自知之明,而且有很多顧忌,不是那種義無反顧的反共義士,自我定位是中共「溫和的批判和反對者」。

自2018年8月我流亡美國後,所寫大部分批判中共和習近平的文章,雖然不乏激烈之文,但總體是秉持溫和理性態度,讀者也是這麼看待。所以我萬沒料到,中共當局竟會對我下如此重手,連從不參與政治,一心只赴在家庭和孩子身上的我太太的賬戶也一併封了。

有媒體問我,中共為什麼認為你對中國國安是「重大威脅」,這正是我想問的,朋友有一句話可能能提供解答,他說:「反共沒有溫和保守的,本身就是你死我活的鬥爭!」很可能在中共看來,溫和反共也是反共,激烈反共也是反共,就效果言都一樣,所以不存在你樣子溫和就放你一馬,他態度激烈就死勁打壓的區別。事情或許這麼簡單。

這引起我思考溫和激進對中共會帶來何種「危害」。包括我自己,人們很可能陷入一個誤區,認為中共對激進反對者打擊毫不手軟,該抓的抓,該判的判,這些年被投入中共大牢的基本是激進派;而對溫和反對者,中共似乎手下留點情,最多就是開除黨籍公職,達到噤聲的目的就夠了,非趕盡殺絕。

由於研究中共和中國政治,自己也以編制外身分在體制內混了十多年,多少了解中共政權的一些思維和運作方式。對它來說,最忌諱的就是有組織和體系的反對活動;其次,是有外圍財力支持特別是和海外、西方有聯繫的反對者;再次,是那些以鬥士面目出現的激進反對者,包括激進的言論;最後,才輪到溫和理性的批評者。這最後一類,多數曾經在體制內工作過,有些如今還在體制或黨內。因此他們經常被稱為中國的「自由改良派」。

在江澤民和胡錦濤時期,中共對反對者確實是按照這個認知來處理。但到習近平時期,一方面,可能是前三類「剿滅」得差不多了,所謂激進聲音消滅後,下一步輪到溫和聲音;另一方面,中共也許越來越發覺,溫和理性中道的聲音和主張雖然聽起來不像激進聲音和主張刺耳,然而,正因平和理性漸進,提出的改造中共和中國社會的建議和主張看來有道理和某種現實可行性,因而具有穿透人心的力量,易於為黨內和社會主流意見和人群接受,讓習近平政權感受到莫大威脅。

中共是幹革命起家,激進反對者思維和革命套路它非常了解,雖然它也清楚激進對它的危害,但其實並不特別害怕這種思想,因為在它幾十年如一日的灌輸和宣傳洗腦下,借著所謂經濟成就和國人對過上好日子的渴望,以及對穩定和秩序的偏好,激進的思想和行動在主流人群裡難有市場和太大影響力。

尤其今年以來,由於新冠疫情的中外反差,中共大肆販賣那套治理模式的優越性,激進的聲音和主張更難被中國社會接受;相反,溫和理性中道聲音和主張,契合主流人群變革的社會心理,易被中共看成威脅。所以消滅了激進的反對者後,現在重點是要掐滅溫和反對者。

中共今年幾起大的對異見者的鎮壓,包括前不久重判任志強,瞄準的都是溫和改良派。現在輪到我。當然不是說自己能和前面幾位相提並論,論勇氣和智識,我和他們不能比,但既然像我這樣「溫和」的批判人士都不能被中共見容,它都害怕,說明它內心脆弱到了極點。

我不會被中共當局此種外強中乾的強盜行徑嚇倒,它能剝奪我們國內的財產,但剝奪不了我批判和反對它的意志,我會繼續用我的筆,為中國爭民主自由吶喊,為反對中共的專制呼籲,讓中共當局在溫和理性的批判力量面前顫抖發瘋吧。(作者為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中共 中國 習近平

下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