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魏碧洲/川普總統卸任前該做的一件事

佛奇:多州醫療系統壓力大 下月底前部分人可打疫苗

美國應和中共貼身肉搏戰

美國大選不到兩周,共和黨與民主黨候選人都全力拉票。不管誰當選,美國目前制華政策基調不會改變,但方式可能調整。而中共也在國內全力推進反美教育,最新事例是大張旗鼓紀念抗美援朝70年,習近平還參觀圖片展,這個信號很明顯:美國是中國的敵人。

兩年多的美中對抗雖然重拳打擊中共,但實事求是檢視,和美國原本要起到的效果比有很大落差,原因除中國已是個大塊頭,不能輕易被打倒,也和川普政府運用的戰略戰術有關。

華盛頓的「原則現實主義」雖有意將中國人民和中共區隔,聲稱打擊的是中共和習政權,但由於美國制華政策建立在否定過去40年對華接觸取得的成就基礎上,並從地緣政治的角度圍堵中,在具體做法上一鍋粥打擊中共和中國,也就把多數民眾驅趕到中共一邊。

如何評估美國幾代政府實行的對華接觸政策成效,我認為它結出豐碩果實,不能輕易拋除。一位體制內學者曾對中國黨政幹部進行個人調查研究,表明美國和平演變在官員隊伍中已接近成功。該調查是在習上台初的2013-2014年進行,調查對象872人,包括鄉科級幹部377名,副縣和縣處級幹部60名,副廳和廳局級幹部271名,副部級幹部3名,結果顯示高達70%以上幹部認同西方民主選舉制度,認可借鑑西方選舉制度,實際就是可複製。他還告訴我,多數受訪官員支持退休制,贊同黨內民主,但普遍對黨內民主形式化不滿。這個調查研究和我的多年觀察大體吻合。

經過習上台七年對官僚隊伍整肅和對黨改造,加上美國對中共打擊及川普執政美國出現民主退化,中共官員對西方民主熱情可能下降,社會自由派和黨內改革力量被迫休眠,但在中共內部,信奉自由民主的官員可能依然占比最多。

鑑此,美國對華政策不應一股腦建立在打擊中國的基礎上,假如像潘斯在哈德遜演講聲稱只要中國回到鄧時代,美中還能友好,而非像龐培歐新鐵幕演說講的要改造(實則是推翻)中共,那麼華盛頓就應明確把激活中國社會和黨內被習打壓、處於休眠狀態的自由和改革力量,支持中國人民爭自由民主作為政策目標,而把地緣政治的制華放在次要位置。用我一位朋友的話說,不是和中國脫鉤,但和中共進行貼身肉搏戰。

為此,我提出12條建議供討論:1,應要求中共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建議其修改黨章,使總書記任期和國家主席、政府總理一致;2,應要求中共擴大基層民主選舉,作實村民直選並在此基礎上五年內推廣到鄉鎮和街道,同時支持和鼓勵黨內民主;

3,取消出版審查制度對敏感內容的審查,審查只能基於現有法律而非中共宣傳政策;4,用五年時間開放互聯網,第一步在深圳、海南自貿區以及各類國家經濟試驗區、高級賓館等先行;5,不得在民企、外企和合資企業以及社會組織中設立黨組織,已設立的一律取消;6,廢止在新疆、西藏等對少數民族實行思想同化和強迫勞動改造,但支持在尊重和保障人權的前提下打擊恐怖主義;

7,要求中共修改港區國安法寬泛的國家安全定義,兩年內制定香港過渡期立委和特首普選計畫並實施;8,支持和鼓勵台灣在對等尊嚴及自由民主的前提下,與中國就和平統一問題進行談判;9,作為鼓勵,全面取消美對中產品徵收的高關稅,但前提是必須滿足第5點的要求,否則在現有關稅的基礎上加倍;

10,全面恢復中美外交、人文、新聞、留學、非政府組織的現有交流,前提是中方對美對等開放,允許美新聞出版電視機搆在深圳、海南、各類國家經濟試驗區設立分支機搆或代表處,擴大美駐華記者人數,不得對美記者和新聞從業人員從事新聞採訪活動設限;

11,美兩黨組成跨黨派委員會,建立和中共的對話平台與機制,該平台主要就中國的人權和政治進行黨際對話;12,設立美中政府間協調與執行委員會,建立核查機制,由雙方副總統、國家副主席任聯席主席,下設政治、經濟、科技、人文、新聞組,對上面所有事項定期核查,若中國違反承諾,對中共相關部門和官員進行包括旅行限制和凍結資產在內的制裁。

這是我對美國下屆政府的期待,我們老是批評川普政府粗疏的對華政策,而拿不出一個替代政策。上述措施不激進,緩步但卻能實質性改變中共和中國,它體現的是與人為善價值,會得到中國人民和中共黨員的歡迎。

(作者為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中共 中國 美國

上一則

川白都說自己輸了就是作弊 有何危險?

下一則

台灣親美一定要抗中嗎?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