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賀錦麗與科技界交好 商業觀點一次看

輝達率科技股反彈 史指創6月初來最佳單日表現

美中關稅戰 實為爭取搖擺州的煙幕

拜登川普正在較勁,看誰能在美中貿易問題上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兩人都不惜冒著升高未來通膨的風險,競相喊價對北京徵收更高的關稅

拜登14日宣布對價值18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新關稅,這是他於總統任內在美中貿易上採取的最重大行動,正式將貿易議題帶入今年總統大選的核心。但真正的戰場並不在進出口海關,而是在美國的幾個搖擺州。

拜登和川普的競選態勢目前勢均力敵,賓州、密西根州和威斯康辛州等工業州再次成為11月大選的關鍵戰場,這些州的藍領工人對貿易特別敏感。部分民調顯示川普在關鍵搖擺州如亞利桑納州、內華達州和喬治亞州占有優勢;拜登在六個搖擺州中,只在威斯康辛州領先,而在賓州和密西根州等五個州均落後。

拜登上個月現身賓州,宣布打算將中國鋼鐵的關稅提高三倍。賓州是鐵鏽帶的一部分,該州以生產鋼鐵而聞名,而他對進口電動車課徵超過100%的關稅,確保美國不能直接進口中國製造的電動車,則是在爭取汽車業核心密西根州的選民支持。

由於拜登一直難以讓選民感受其經濟政策的績效,他現在正試圖展示自己有能力「超越川普」,並願意使用包括高關稅在內的貿易工具,來支持美國的製造業。

不過專家表示,這些產品徵收關稅對消費者物價和經濟成長的影響非常有限;這些新增關稅對經濟的影響幾乎只有邊際效應。不過在選舉年,它仍是良好的政治手段。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研究指出,關稅雖然不能轉化為「實質的就業成長」,卻可以收割政治紅利。回顧2018年至2019年期間,時任總統的川普對中國和其他國家就鋁、洗衣機和太陽能板等產品徵收高額關稅。研究發現,受到進口關稅影響較大的美國居民,不太可能認同民主黨,反而更可能投票給共和黨。選民雖因中國的報復性關稅付出經濟代價,卻對白宮的關稅大表歡迎。

川普長期以來一直塑造自己硬漢形象,特別是在外交政策和經濟方面,並抹黑他的民主黨對手為「軟弱」。在2016年大選中,川普尤其利用對美中貿易的民怨,擊敗了喜萊莉‧柯林頓,但他未能在2020年對抗拜登時如法炮製,因為民主黨也選擇了站在工會這一方的強烈保護主義立場。

拜登雖然在2020年大選前批評了川普的美中貿易政策,對中國3000億美元的進口產品全面徵收關稅,相當於懲罰美國消費者。但隨著與北京的緊張關係持續,在他上任後沒有取消川普的關稅,反而全盤接受川普的保護主義。

兩位總統候選人競相吹噓自己才最能保護美國工人階級就業機會,試圖打擊中國並貶低國內競爭對手。在充滿政治色彩的選舉年,沒有人會在中國問題上表現出軟弱。

然而,專家質疑拜登新宣布的關稅未必會對選舉產生實質影響。

根據人口普查局的數據,2023年美國從中國進口了4270億美元的商品,但僅向中國出口了1480億美元,這種貿易逆差已經持續了數十年,跨太平洋貿易雖然使兩國受益,美國消費者享受到廉價商品,中國製造商獲得廣大市場,但它愈來愈成為華府敏感的話題,特別是在選舉期間,因為它迫使美國製造業外移、職位流失。

中國雖然誓言對最新一輪關稅相對進行報復,但專家表示,這可能只具象徵性,因為美國的關稅本身就非常有針對性。中國的報復不會造成任何破壞,而且也很可能不會提高報復層級。過去美國對中國加徵關稅時,中國要「以牙還牙」從來證明無效,而且有反作用力。

美中關係從2021年開始經歷過一段高度緊張局勢,直至2023年底習近平出席舊金山亞太經合會論壇,放棄戰狼姿態並勸說美國投資人重返中國。習似乎愈來愈渴望與美國關係解凍緩和,畢竟現在中國經濟已非過去兩位數的高速成長,難以承受額外的經濟制裁和高關稅。

中國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因融入世界經濟而獲益匪淺,未來中國仍希望繼續融入世界經濟,所以中國不能逆其道而行,這是很清楚的。北京當局也知道,在美國總統選舉即將到來之際,任何實質性報復行動,反而會引發美國採取更嚴厲的政策。無論11月之後誰入主白宮、會採取什麼樣的貿易行動,目前太難判斷,只能且戰且走。

關稅 川普 拜登

上一則

大選年 拜登對中國祭起了大棒

下一則

北京難拒普亭 俄國變中國附庸?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