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NBA/最多落後湖人20分 金塊穆雷跳投絕殺完成大逆轉

封口費案開審 川普庭上緘默 5點看法律攻防

打不打伊朗?拜登與美國的難題

自從去年10月7日以來,美國在中東的據點,包括伊拉克、約旦與敘利亞的美軍基地,以及紅海上的美軍戰艦,就不斷受到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攻擊,已經多達160次,所幸的是,來襲的火箭、無人機與飛彈,都被防禦設施所攔截,美軍沒有傷亡。

但是美國國防部與國安會都心裡有數,總有一天,美國不會這麼僥倖,那一天就是1月28日,位於約旦東北部、靠近敘利亞邊境的一個美軍基地遭遇無人機襲擊,造成三名士兵死亡,至少34人受傷。

這是以哈衝突以來,首次有美軍士兵喪生,伊拉克民兵武裝「真主黨旅」宣布對襲擊負責,美國認定事態嚴重,背後支持的伊朗擺脫不了責任,國會兩黨都支持強硬對付,拜登總統和國防部長奧斯丁誓言「必將作出回應」。

拜登總統連續兩天召開國安會議,考慮如何回應,可能的三種方法包括:直接打擊伊朗領土上的目標、打擊伊朗政權在海外的代理組織,或者是伊朗革命衛隊的海外據點,或是對伊朗實施更多經濟制裁。可是衡量得失,發現沒有一個完美的回應方案,都有缺失。

經濟制裁是最軟弱的回應,過去多次經濟制裁已經證明沒用,伊朗繞過歐美國家,直接與中國、印度交易,西方國家一點辦法都沒有;更況且,如果真要完全禁絕伊朗原油輸出,國際油價馬上飆高,在大選年,這肯定會惹惱美國選民的。

如果直接攻擊伊朗領土,將是自卡特總統營救美國人質以來,史無前例的對伊朗發動的軍事行動,過去雷根政府曾打擊伊朗船隻和海上石油平台,以報復伊朗對美國軍艦布雷,但已經有45年,美軍從未襲擊過伊朗領土上的目標。

直接打擊伊朗,伊朗勢將反擊,美伊雙方衝突升高,是有可能引發一場全面的地區戰爭,而這正是美國極力要避免的,目前白宮已經自己畫出紅線,稱「我們並不尋求與伊朗開戰」。

所以剩下來的選擇只有,打擊伊朗在中東地區的代理人,而非伊朗本身,例如打擊伊朗在敘利亞、伊拉克和葉門的革命衛隊下屬的準軍事組織聖城旅(Quds Force),或是對據信應為此次襲擊負責、伊朗支持的「伊斯蘭抵抗組織」發動大規模襲擊,或者雙管齊下。

問題是,拜登在這三個多月中,先後下令九次類似的反擊,但並沒有削弱武裝民兵的實力,換得美軍的安全,以美英空軍已經空襲多達三次的「青年運動」為例,據估計,現在還保存著75%的攻擊實力,換句話說,效果實在不彰。

讓拜登考慮更加複雜的是,大選已經逐漸接近,不只共和黨籍國會議員批評拜登,川普更是直接跳出來,他在社群平台發文稱,此次襲擊「標誌著美國可怕的一天」,他還猛批拜登,稱這是「拜登的軟弱和投降的又一個可怕和悲劇性後果」 ,如果他還是美國總統,諸如此類的襲擊永遠不會發生。

拜登總統30日表示,他已決定如何回應,並表示伊朗應為這項攻擊負責,因為伊朗提供武器給發動攻擊民兵;但是拜登表示,美國在中東不需要範圍更廣大的戰爭,美國官員更明確的補充表示,美國不希望和伊朗開戰。

國務卿布林肯則進一步表示,美國的反應將是多層次的、分階段的、以及持續的,這意味著將使用公開的軍事攻擊,以及網路攻擊與顛覆破壞,但是目前尚未開始報復攻擊,而且發起的時間不明,這可能涉及通報各國的外交協調,尤其是目標可能位於伊拉克、敘利亞與黎巴嫩等地的親伊朗民兵組織;此外,也涉及透過私下管道,警告伊朗不要反應過度,否則代價會高到讓德黑蘭難以承受。

美方官員私下相信,仍然在國際經濟制裁下掙扎的伊朗,也不希望這時與美國開戰,在此同時,伊朗方面的確顯示退讓,被懷疑是這起攻擊的元凶、伊拉克什葉派民兵組織「真主黨旅」30日發布聲明,宣布暫停所有針對區域美軍的軍事行動,真主黨旅在官網表示:「我們宣布暫停針對占領軍的軍事和安全行動,以避免讓伊拉克政府尷尬。」

美軍會在中東傷亡,其實這是自從10月初加薩戰爭爆發以來,拜登政府首先應該要考慮的問題,但至今已經三、四天了,還沒有拿出有效的因應方案,兵貴神速,拖拖拉拉,恐怕無法有效嚇阻未來的攻擊。

伊朗 拜登 國防部

上一則

一洲焦點/社群平台手染血、拜登怎對付伊朗跟邊界危機

下一則

中國經濟規模可能永遠追不上美國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