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梅西百貨退出 出售現有物業 重創金山經濟

中國前外長秦剛辭人大代表 港媒:可能平安著陸

阿根廷變天 米雷伊能夠右到底嗎

阿根廷第二輪總統大選19日揭曉,在第一輪僅獲得30.2%得票,被稱為「阿根廷川普」的極右派候選人米雷伊,在第二輪卻以驚人的56%得票率,擊敗現任經濟部長馬薩。米雷伊是經濟學教授,2021年才剛當選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眾議員,僅兩年政治經歷,就當選了總統,獲得自1928年以來,總統選舉的最高支持率,反映出人心思變。

變天的原因,首先是經濟;阿根廷今年的通貨膨脹已高達140%,全國40%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阿根廷幣比索和美元兌換率自2019年以來已經貶值90%,掙比索的民眾,每天都擔心自己手中比索貶值。阿根廷國內的房產和車輛售價都是按照美元計價,同時因為通膨太快,銀行幾乎不提供房貸、車貸。

其次是,人民對左派的裴隆主義已經反感;阿根廷民主化40年來,強調社會福利的裴隆主義執政了28年,民眾普遍厭惡與不信任,與米雷伊對陣的馬薩,就是來自裴隆主義勢力「祖國聯盟」的總統候選人,也是現任的經濟部長。民眾自然將對經濟惡化的怒氣,發洩到他身上,轉而寄希望於米雷伊的激進改革措施。

說是激進,並沒有冤枉他,米雷伊選前就提出一系列讓人乍舌的「休克療法」:比如廢掉央行,廢除本國貨幣比索,全面美元化,將中央政府部門從18個大幅砍到8個,允許公開攜帶槍枝、合法化器官買賣,並限制墮胎等等。

許多媒體稱米雷伊是「阿根廷川普」,其實未必適當,米雷伊是屬於拉丁美洲左右兩派輪流執政的典型,兩派都有非常強烈的民粹主義色彩。不過米雷伊的口號,要將「政客群體」(casta)踢出政治體系,正好迎合了阿根廷的民意,也與川普的「抽乾沼澤」(drain the swamp)口號相呼應;他與川普也都是政治素人,迅速崛起於政壇,不依賴既存的政黨,他們都非常善用社群平台,也經常有驚人言行,像米雷伊就會帶著電鋸參加造勢,呼應他的「砍預算」節省國庫支出政策。

可是經濟政策上,川普和米雷伊相差甚遠,米雷伊是個自由主義者,而川普則是反全球化的重商保護主義者,米雷伊對經濟政策的想法比較像雷根時期的共和黨。然而國際間串聯,會讓彼此的想法相感染。在前巴西總統之子波索納洛的安排下,川普已經在第一時間致電道賀,預祝米雷伊「扭轉他的國家,並讓阿根廷再次偉大!」並且計畫前往阿根廷訪問。

阿根廷是總統制,雖然比內閣制的總理有獨立權力,但未來米雷伊面臨的挑戰非常之大,可能會逼他轉向;首先,米雷伊屬於第三勢力,2021年7月才創立了自己的政黨「自由進步黨」,沒有任何黨員擔任州長或市長,參院只有10%席次、眾院席次也只有15%,未來要施行的任何政策,都必須與其他政黨協商,將是一個漫長痛苦的過程。

其次,以他最受矚目的政策,棄比索改用美元,其實並非單方可以決定,必須獲得美國聯準會的支持。以阿根廷現在排名拉丁美洲規模第三的經濟體,與目前使用美元的巴拿馬、薩爾瓦多和厄瓜多爾等小國經濟,截然不同,聯準會未必會同意;短期內經濟好不了,除了通脹加劇,估計今年將跨過200%,物價上漲導致經濟衰退,比索對比美元將激烈貶值,而米雷伊的「美元化」將陷入一個沒有中央銀行支撐的窘境。

在外交上,米雷伊表示將轉向美國,並與中國脫勾,但中國是阿根廷在IMF(國際貨幣基金)之外的最大單一債權國,也是阿根廷的第二大貿易夥伴和最大投資國。貿然脫鉤,將有很大的風險,包括導致「數百萬個就業崗位」的喪失,以及「生產、社會和金融三重崩潰」。而目前最大的基礎建設計畫,由「中國進出口銀行」在阿根廷資助的許多基礎設施項目,例如巴塔哥尼亞的兩座水電站也會叫停。

原本在中國支持下,阿根廷明年1月1日將成為「金磚國家」(BRICS)新興經濟體集團的一員,米雷伊宣稱將不參加,但現在稱僅「不積極參加」,準外交部長也否認要與中國斷絕貿易關係。

與中國脫鉤,當然獲得美國的歡迎,米雷伊確定當選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立即致電祝賀。米雷伊還將赴美請求協助,但以美國目前的政策,能夠有多少援助,是米雷伊執政前必須考慮清楚的。

川普 聯準會 貨幣

上一則

中國崛起逆轉 發展模式障礙擋路

下一則

紐約客談/蝸居遊牧生活 在大都市可行嗎?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