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密州初選/拜登以哈立場遭穆斯林族群反對 恐成選戰隱患

最新/密西根州黨內初選 拜登、川普皆勝出

中國在加薩戰爭中的外交策略

中國與巴勒斯坦相隔幾萬公里,過去只有少數麥加朝覲客順道訪問,但並不是沒有淵源的;二次大戰之後,英國不想繼續委任統治,把這個問題丟給剛成立的聯合國,當時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仍然由中華民國政府代表,部分職員由中華民國推薦,當時率領專家到巴勒斯坦實地調查的團長就是聯合國秘書長助理胡世澤。

他在聯合國的業務就是民族自決,考察之後,聯合國在1947年11月通過了一個巴勒斯坦分治決議,這就是猶太人在國際法上的建國依據,之後全世界猶太人投奔新的以色列國,人數愈聚愈多,領土也愈占愈大,引發周邊的阿拉伯人不滿,阿拉法特領導的法塔游擊隊,於是在50年代開始反抗。

中共建政之後,雖然長期鎖國,但基於意識形態,支持巴勒斯坦人的獨立解放運動,不過以實力論,瞠乎美國與蘇聯之後。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大量進口中東地區的原油天然氣,成為全世界最大的進口國,自然開始發展出自己的中東政策。

過去幾次以阿戰爭,中國都沒有趕上,但是這次加薩戰爭,正好是在中國搓合沙烏地與伊朗復交之後,對介入中東,北京躍躍欲試。

可是要比起美國的軍事實力來,中國的力量是極其有限的,美國為了要震攝伊朗,以及其代理人:黎巴嫩的真主黨以及葉門的胡塞青年軍,阻止他們對以色列發動攻擊,擴大戰爭,特別派了兩個航母打擊群停泊在以色列外海。

當時傳說中國也有兩個特遣艦隊,開赴中東,結果鬧了半天,那是亞丁灣護航艦隊,正好在交接,舊的未走,新的剛來,但充其量,也只有五、六艘船艦,根本無法與美軍相比。

中國現在的策略,就是趁美國一邊倒向以色列的時候,以外交為手段,盡可能的收割各國的好感,此刻正是中國的機會。

首先,這次加薩戰爭的起因,就是因為美國強行推動「亞伯拉罕協議」,犧牲了巴勒斯坦人的利益,尤其是要推動以色列與沙烏地建交,讓巴人覺得絕望,巴勒斯坦問題已經完全被邊緣化了,現在沙烏地宣布暫停和以色列關係正常化進程,代表美國的外交藍圖已經受挫。

但另一方面,主戰派同樣也不敢輕舉妄動;伊朗支持的真主黨,話講得很狠,但是卻沒有動作,因為參與敘利亞內戰,已經元氣大傷,同樣的,胡塞青年軍目前處於停火階段,也不敢輕易挑起戰事,其他的阿拉伯國家,都只限於嘴上批評。

這些國家高聲譴責以色列造成加薩的人道危機,但是連援助哈瑪斯,都未必見得會,事實上他們心裡反而是暗暗高興,屬於穆斯林兄弟會的哈瑪斯,這次好好地被以色列修理一頓。

這些阿拉伯/穆斯林國家所真正擔心的是,國內民眾因為同情巴勒斯坦人,起而抗議自己政府的不作為,所以在外交上要有所表現,來防止國內的揭竿起義。

11月11日,沙烏地在利雅德召開了「阿拉伯-伊斯蘭聯合峰會」,本來是兩個組織、兩場峰會:阿拉伯聯盟、伊斯蘭合作組織,但為了顯示團結,舉辦聯合會議,57個國家通過決議,共同譴責以色列戰爭罪行,一致呼籲立即停火。

除了決議之外,高峰會結束之後,由沙烏地阿拉伯、約旦、埃及、巴勒斯坦及印尼等國組成的阿拉伯及伊斯蘭國家外長聯合代表團於20日訪問中國,就當前推動以巴衝突降溫溝通協調,中國是第一站,接下來要去歐洲國家,爭取支持。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在21日晚間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巴以問題特別視頻峰會,呼籲衝突各方立即停火止戰,保障人道救援通道安全暢通,並且要盡快召開國際和會,他還提到中國作為11月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已經在推動安理會通過相關決議。

加薩戰爭已經進行了一個半月,國際對人道悲劇已經忍耐到了極點,以色列國內對人質問題也不斷在給內唐亞胡政府壓力,終於在22日達成協議,宣布「暫停攻擊」五天,以交換50名被哈瑪斯擄走的人質,並且放行人道救援物資。

此刻正值暫停協議宣布,看似中國外交策略發揮效果,不過目前的「暫停」還是非常脆弱,以色列與哈瑪斯彼此沒有互信,透過卡達間接談判,隨時有可能破裂,中國也只能在外交上繼續呼籲,但這已經是北京能做的上限了。

以色列 巴勒斯坦 聯合國

上一則

一洲焦點/今日暫停一次 請看字幕版精彩回顧

下一則

紐約客談/同意之城 民眾不同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