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趙安吉落水逾1小時才被拉出 牧場應為其丈夫所有

矽谷最熱門雇主 輝達半數員工年薪逾22萬8000元

拜習眼中的兩個不同世界

拜登總統(右)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15日在舊金山會面。(歐新社)
拜登總統(右)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15日在舊金山會面。(歐新社)

拜登15日與習近平舉行四小時峰會後,在記者會上回答提問;有記者問,他是否仍像今年6月時那樣將習稱為「獨裁者」(dictator);他直率地回答說,是的,他是個獨裁者。他接著還解釋說,習一個人統治一個共產主義國家(指中國),而這個國家的政府與我們(指美國)完全不同。拜登的話充分顯示出他的世界觀,他將美中看成為兩個截然不同的國家。

用「獨裁者」一詞稱習,可能成為這次峰會的意外註腳。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回應時說,「獨裁者」的稱謂絕對「錯誤」,是「政治操作」。北京顯然按照峰會前已定下的調子,將這次峰會說成為「歷史性」、「有建設性」、以及「雙方關係的新開始」。北京官媒13日已改變反美的調子,改稱中國願與美國做朋友,所以雖然拜登爆出「獨裁者」一語,北京仍按既定調子,稱這次峰會為歷史性的成就。

「獨裁者」一語之所以成為這次峰會的意外註腳,是因為它道出了兩國基本分歧,共產主義的中國與民主制度的美國無法避免根本矛盾與衝突;因此這次峰會之後,雙方關係是否真的就能展開一個新階段,實在令人懷疑。

拜登說,美中的政府制度有別,認定美國的制度就是民主制度。美國立國200多年,一直奉行憲法規定的民主平等自由,在時間上遠遠超過1949年建政的中共;因為實行民主制度,美國在外交上一直向外輸出民主制度,但民主制度及平等、自由等價值觀的輸出,被視為美國在獨裁國家製造混亂,例如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就被視為「顏色革命」,又如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甚至2022年大陸的白紙革命也被視為外國勢力的入侵所致。

習近平在峰會中說,「地球足夠大,容得下兩國」。但無論地球有多大,關鍵在於兩國制度不同,只要兩國存在根本性的差異(拜登在APEC出席「CEO峰會」時直言,美中存在真正的分歧),例如美國向外輸出民主自由,共產中國則輸出獨裁的中國模式,世界雖大,卻無法避免雙方因分歧而出現矛盾和衝突。中東的以哈戰爭正好是個寫照,美國向以色列和中東地區輸出民主制度,但獨裁國家伊朗卻支持哈瑪斯。

紐時在報導美中意識形態相左時說,2015年習近平訪美,過境西雅圖,當時中國經濟增長仍有7%,矽谷和華爾街爭相想去中國市場分一杯羮,於是美國的科技巨頭絡繹於途,前往西雅圖朝見,當時拍下照片的第一排,就包括了蘋果的庫克,微軟CEO納德拉、亞馬遜的貝佐斯、以及臉書的查克柏格等,還有阿里巴巴的馬雲和騰訊的馬化騰。相比之下,習15日在舊金山凱悅酒店美國商界領袖演講的晚宴就顯得失色,因為這次習希望美國商界投資中國,但近在咫尺的矽谷,卻沒有幾個巨頭響應,只有仍在大陸做生意的庫克和馬斯克出席,庫克花了4萬元獲得與習同桌的機會,馬斯克花了2萬美元入場費,卻沒有參加晚宴。

金融時報報導,中國經濟自今年第二季起大幅下滑,第三季「外國對中國的直接投資」(FDI),竟出現1998年以來的首次負數;中國去年的FDI高達1890億美元,今年第一季210億美元,第二季跌至只有67億美元,第三季停止公布數據,與停止公布年輕人失業率一樣,希望減少震盪。經濟下滑、外資撤走,加上FDI不來,已造成資金危機,習這次向美國拉投資,意在救亡。但外資正在逃亡,美中之間的投資走向,會因為這次峰會而改善?

美中的晶片戰也正方興未艾,不可能因這次峰會而改善。拜登政府去年10月首禁高端晶片賣給中國,今年10月再收緊禁售尺度,將輝達特為中國生產的H800和A800也一起禁售。拜登政府意在阻止中國發展AI,特意在峰會前宣布第二階段的禁售,顯示華府對晶片戰的決心。金融時報上周揭露,輝達又趕製了三款新的AI晶片(H20、L20和L2),據說既可符合禁令規定,又可保持對中國市場的競爭力(H20只有H100的50%功能),輝達原定16日發布三款新晶片,但未見消息,不知是否峰會敏感而暫緩,抑或新晶片可能未獲拜登政府批准?

總括而言,這次峰會能否如北京所說的開創新局面,實在難以樂觀。雙方存在的根本性分歧,必將導致外交、經貿和政治政策的矛盾和衝突,雙方要避免而不可得。

拜登 晶片 北京

上一則

一洲焦點/APEC及拜習會現場報導、眾院預算命運?

下一則

一洲焦點/今日暫停一次 請看字幕版精彩回顧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