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演說看出健康端倪?2警訊是帕金森氏症前兆

哈佛:窮人孩子想出頭天 社區成年人都要有好工作

公然商店盜竊 城市變犯罪天堂

許多零售業者,包括目標百貨、家得寶和其他零售商,正在逃離紐約市、舊金山、洛杉磯、芝加哥和波特蘭。因為,對犯罪者的過度寬容,使部分城市成為賣場竊賊的天堂,竊案每年以兩位數的速度增加,已造成企業獲利的巨大打擊,目標百貨更預估今年將因此損失10億美元。

許多零售商關店的關鍵原因都是犯罪率遽升,這也代表城市失去了就業機會和銷售稅收入,而當店面閒置之後,空蕩蕩的櫥窗,破敗的建築,更增添了城市的衰敗與蕭瑟。而這種現象,主要源自政客偏頗的刻板印象、政府的不作為,以及每個人的袖手旁觀。

政客定調「入店行竊」是因為貧窮,因此主張微罪不舉,並且設定重罪的荒謬高門檻,對未達門檻的偷雞摸狗竊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縱竊賊胃口愈來愈大,甚至成群結黨,以組織化方式登堂入室公然行竊。

在加州,盜竊物品只要不超過950美元就不會被起訴。這些慣犯會帶著計算機進入店內,確保裝進包裡的物品價值不超過法定重罪門檻;如果超過門檻就放回貨架,第二天再回來拿。去年紐約市有三分之一的店內行竊犯罪集中在300多名慣竊身上。

民調顯示,絕大多數受訪者希望降低盜竊門檻至400美元,但遭到州議會占多數的民主黨反對;因此即使順手牽羊被逮到,司法機構「微罪不舉」,幾個小後又是自由身。Nordstrom、Saks Off 5th和Anthropologie宣布即將全面退出舊金山,原因就是盜竊猖獗,全食超市更早在幾年前就已逃離舊金山。

佛州是少數對這個問題早已覺醒的州。去年修正法令,授權檢察官針對盜竊慣犯提出重罪控訴,透過法律手段遏制日益猖獗的入店盜竊行為。

紐約市市長亞當斯上周公布阻止商店盜竊計畫,給予初犯社區服務機會來取代入獄,在店內設置社會資源服務站,讓有需要的人可以登記社會服務換取物資,而不再偷竊;同時培訓零售業員工維護安全。

但這些構想很可能過不了右派占優勢的市議會這一關,法界人士也認為這些政策都是空中樓閣,更讓貧窮招致犯罪的說法合理化,事實上,當前許多店內盜竊的原因根本與貧窮無關。

現在幾乎所有美國零售商,都面臨店內犯罪率上升的問題,從個人的順手牽羊到組織化的大規模盜竊都有,竊盜組織甚至可以把整個貨架的產品,搬到一件不剩。他們分工精細,在特定地點竊取特定物品,或在不同店內竊取同一類物品,再透過黑市銷贓,被偷的東西通常在網路上,或周遭獨立小店和街頭市集上出售。

零售業貿易組織全國零售聯合會(NRF)統計顯示,2021年零售業因盜竊而損失的金額達到945億美元,高於2020年的908億美元;並直指這種組織化犯罪架構非常複雜,涉及地方、州、全美和跨國組織;它們不僅在商店裡偷竊,而且滲入整個供應鏈,遍及碼頭、卡車、船運、貨櫃、鐵路。

但違法者對零售業員工的暴力行為正明顯上升,77.6%的業者表示過去五年顧客對員工的暴力行為大幅增加,而70.7%表示組織化的犯罪正在增加。這也說明了即使店員目睹犯罪正在發生,卻大多選擇視若無睹的原因;因為即使報警抓走嫌犯,很可能幾個小時後交保的嫌犯會上門來報復。

零售業者雖然一直竭盡全力解決這個問題,甚至大手筆投資設置保全系統,但其實商店盜竊是產業和社區彼此盤根錯節的產物,無法由單一零售商解決。

大眾的漠視和冷眼旁觀,也助長了這股趨勢。當某人走進店內,把沒有上鎖的商品裝進袋子裡、沒有付錢就揚長而去時,等於是其他守法的人替小偷付帳。政府在這方面無為而治、自力救濟只是杯水車薪時,零售業者受不了日漸高漲的損失,最後只好選擇退出。

正如每周超過1億購物者上門消費的沃爾瑪所說,如果這種盜竊趨勢無法緩解,不斷增加的商店盜竊可能會迫使其提高商品售價、將大部分商品上鎖,這將嚴重影響購物,尤有甚者,商店甚至可能會被迫關閉,最後的輸家還是享受不到平價折扣的一般消費者。

零售業 零售商 紐約市

上一則

一洲焦點/德桑提斯宣布參選 共和黨誰將出線?

下一則

一洲焦點/數人頭之戰:如何通過債限預算案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