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足賽/阿根廷2:1勝澳洲 半準決賽出戰荷蘭

金正恩公開處決3高中生 罪名是觀看散播韓流節目

何立峰接替劉鶴 20大經濟政策更左?

20大的人事安排中,習近平可能以發改委主任何立峰接替劉鶴;若真成事實,最值得注意的是,此人事變更會對經濟政策有何影響?何立峰上台後,是否會比現在更為左傾?

在2018年至2020年初的美中貿易戰談判中,劉鶴是中方首席談判代表,每次談判都是全球新聞焦點,他也成為西方廣為人知的「中國經濟沙皇」(economic czar);劉是習的親信,習曾在公開場合說,劉是他最重要的經濟顧問。除了擔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還是負責經濟的國家副總理;過去五年,即習的「第二個五年」,他包辦習政府新設的財經工作小組所有事務,以及主持所有重要的財經會議,所扮演的角色遠遠超過總理李克強

觀察家普遍認為,習的經濟路線左傾,例如向來著重國企,2021年更直接打擊私企,包括過去20年大陸經濟最活躍的互聯網科技業;在習左傾路線主導下,包括劉鶴在內的所有財經官員,實際上只負責執行習的決策。

劉鶴在某些事情上,還有一點與習不同的主張,例如習去年打擊阿里巴巴與螞蟻金服後,劉仍表示支持互聯網平台,認為平台應有一些發展空間。現在何立峰上台,接替劉鶴和出掌經濟,最值得注意的是:何立峰會否擁有劉鶴那麼大的權力?是否沒有自主決策的空間,只能是習政策的忠實執行者?

一,何立峰是習的親信,傾向於主張用基建和投資去創造經濟增長。2009年至2013年,他擔任天津副市委書記,負責濱海新區的開發,進行所謂的十大建設,打造出一個高端園區的範例,天津經濟增長因而大增25%。不過,濱海新區後來證實為一個反面教材;這個新區2015年發生大爆炸(何已於2014年調任發改委),被揭露重重弊端,其中大量空置「鬼屋」最為人知。若何立峰真的上位,唯一能繼續取信於習的,仍是忠心,不會脫離習路線半步。

二,習的「經濟左傾」:習認為政治和鞏固政權比經濟重要,這是他治國的一大特點,十年來的不少政策都可作證明,尤其是習堅持清零政策,在今年3月至今造成經濟大幅下滑,還有2021年開始的打擊私營企業政策,特別是打擊經濟最活躍的互聯網科技業,導致整個科技業由蓬勃走向沉寂。在2018至2020的中美貿易談判,習的策略顯然以政治作主導,所以2019年5月才會突轉強硬,不對美方要求的「結構性改革」妥協;這種態度取向是政治的,而非出於經濟的考慮。

因為政治重於經濟的基本取向,20大所制訂的經濟發展方向,不可能放棄或改變現行的經濟政策,何立峰雖掌經濟,但一切財經決策,都由習說了算,何只能依照路線而行。

三,「鄧小平路線」沒有復辟的可能:被視為較為尊重市場經濟的李克強,估計也在兩任期滿後卸任,20大也將有新的財經官員,除了劉鶴與何立峰之外,上面還有總理一職,理論上將要規畫,並負責未來五年的財經政策,現在呼聲最高的是汪洋將出任,也有傳說是胡春華。

但無論是誰當上總理,目前每年年初已建立慣例,自總理以降,所有政治局常委都必須向習匯報工作,雖然僅是形式,但已確立習集權於一身,經濟又必須為政治服務,所以新官員的決策自主空間必受壓縮。

今年初以來,北京一直傳言黨內有反習聲音,反習者顯然對習的清零和左傾經濟政策不滿,希望回到鄧小平著重經濟增長的路線,但在習強勢主導下,即使是已經擔任總理九年多的李克強,都無法另樹中央,更何況資歷較淺的新任總理,鄧路線將沒有任何復辟的可能。

四,習自己發動「經濟改革」的可能性更少:2013年上台之初,習曾在18大的三中全會上說要推行經濟改革,包括市場化和國企的改革,但現在回顧,所謂的改革,只是當時形勢所需而已,這些「經改」十年來一直沒有實行,20大當然也不可能實行。習曾於2020年疫情爆發前,一度同意讓劉鶴進行「去槓桿」的減債改革,但疫情一爆發,減債措施也就無疾而終。

五,習的「經濟獨立」政策:自美中貿易戰和科技戰(美國封殺華為5G和禁售晶片)爆發後,習的政治反應凌駕經濟,制訂了經濟獨立的路線,包括科技自力更生、糧食和能源自給自足、整體經濟加強內向發展和加強「內循環」。但這種以政治掛帥的獨立路線,已證實對經濟弊大於利,20大改正的可能幾乎等於零。

20大 李克強 疫情

上一則

漫畫/逃難大閱兵

下一則

兩岸應藉疫後融通 重啟對話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