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修憲公投18歲公民權門檻差400萬票 確定無法過關

史上最慘敗 民進黨只剩4+1縣市 蔡英文辭黨主席

烏俄戰爭七個月 危機關頭不容模糊

進入第七個月的烏俄戰爭,對俄國總統普亭極為不利,被逼到牆角的普亭不僅下達徵兵動員令,計畫長期作戰,更放出「我不是嚇唬人」的有限核戰終極威脅。這個訊息絕對不能等閒視之,國際社會必須「戰略清晰」的明告普亭,一旦使用核武的各種嚴重後果。

當前最大問題是,普亭不信邪,不到黃河心不死,放出的狠話已令外界分不清楚是恫嚇,還是當真。如今,隨著烏軍戰場不斷挺進,收復失土,俄軍動員增援,能否在歐陸第一場冬雪前扭轉頹勢?軍事專家研判,俄國動員新兵急訓投入戰場,時間極短,兵員素質無法應戰,必敗無疑,而普亭惱羞成怒,動用核武,走上不歸路,真的會變成歐陸核子冬天。各方評論研判,即使普亭決心再戰,一定要付出內外慘重代價,地位不保,俄羅斯要麼變成親西方政權,或是成為中國附庸的二流國家。

華盛頓郵報報導指拜登政府幾個月來,已私下警告俄國,如果動用核武,後果嚴重。但是萬一普亭真在烏克蘭土地上啟用有限核戰,屆時如何應對,至今尚無有效對策。報導並指拜登政府一直以公開警告為主,不透露其他警告方式,目前刻意保持「戰略模糊」,讓對方猜測,但如今「戰略清晰」的關鍵時刻已迫在眉睫。

今年2月24日普亭下令揮兵烏克蘭之前,美國拜登總統與西方已公開與私下,正告普亭侵烏的成本很高,將會受到國際嚴厲制裁,但普亭不相信西方經濟金融制裁有用。今天到了普亭就要使用核武的關頭,美國還是要守住「不與俄羅斯直接衝突」的原則嗎?美國如果坐視,不採取先發制人行動,形同幫兇共謀,而要等到普亭真的使用核武,再來討論如何制裁,就為時已晚。

幾個多月來屢勸不聽,對待普亭就必須要「戰略清晰」,把話挑明。華郵國安外交專欄作家伊格納謝斯指,從歷史借鑑,當前局勢只有1962年的古巴危機堪可比擬。當年蘇俄的核武飛彈即將進駐美國後院古巴,甘迺迪總統公開表示不惜與蘇俄核戰,也不容飛彈進駐古巴,但私下透過極密管道協商,讓蘇俄當局得以保存顏面而退場。

如今拜登團隊再次面臨歷史抉擇關頭,如何以「戰略清晰」,升高警告普亭,切勿輕舉妄動,否則後果嚴重;同時暗示或是明示澤倫斯基運用歷史大智慧,與各方坐上談判桌,啟動國際監督的烏俄和談。

目前能讓普亭下台的幕後協商,看來只有三個人選,中國習近平,土耳其厄爾多安,法國馬克宏,目前看來只有厄爾多安較具條件,不但有普亭的信任,日前還達成了敖德薩穀物外運的協議。

隨著烏俄戰爭逆轉,普亭現況尷尬,從「有限軍事行動」變成「護國戰爭」。俄國外長拉夫羅夫日前出席紐約聯合國安理會,重彈「北約東擴」的被害者老調,致辭結束,無人搭理。連中國都公開「勸和促談」,外長王毅在紐約會見拉夫羅夫表示,希望各方不放棄對話努力,堅持通過和談解決安全關切,已不再提「中俄關係上不封頂、友誼無上限」。

目前看出,北京已向美方拋出和解之意,外長王毅在紐約會見前國務卿季辛吉,中方解讀是表達要與美國和好的意向,「希望季辛吉能繼續發揮獨特重要作用,協助兩國關係早日重回正軌」。

但對美國釋出所謂的「善意」已經來不及了。美國對俄國「戰略清晰」同時開始應對在北京。最近拜登政府在眾議長裴洛西訪台、中方環島軍演後,陸續釋出「清晰戰略」。首先是拜登總統在聯大致辭提到「美國追求維持台海的和平穩定」,這是自1971年來歷任美國總統第一次在聯合國上提到台海。

其次中共軍演單方面改變台海現狀後,美軍已先後兩次航行台灣海峽,完全打破「台灣海峽是內海」的片面之言。再加上之前拜登總統受訪,第四度表達「美軍保台」,已非拜登頭腦不清,一時說漏等事後託辭,而是政策正在清晰中。

美國三家最大銀行執行長日前在眾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上作證,公開明確承諾,如果北京攻擊台灣,他們將遵守美國政府關於撤出在中國投資的任何要求,「就像我們在俄羅斯所做的那樣」。

這些都不再是模糊說辭,而是清楚政策。拜登政府之前的警告,普亭不怕;如今,美國絕不會在應付歐陸核戰的同時,還要擔心台海亞太局勢丕變,只有戰略清晰,才能令獨裁者忌憚。

普亭 拜登 俄國

上一則

普亭動員演說 希圖力挽狂瀾

下一則

經濟衰退逼近 期中選舉形勢微妙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