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不願歸還被擊落偵查氣球 中外交部:氣球不是美國的

ChatGPT被譽最強AI 竟被彭博記者一個問題就難倒

誰應該替經濟衰退 負起政治責任

美國經濟陷入衰退了嗎?這是最近讓全球消費者、政壇人士和投資人爭執不休力的問題。這個問題本周再度成為焦點。目前的答案是:「也許」。

最後負責判定衰退與否的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有自己的評量標準。除了GDP連續兩季收縮的傳統定義之外,還須關注就業數據、個人收入、工業生產和其他因素。它對衰退的定義為「經濟活動顯著下降,且這種下滑遍布整個經濟體並持續數月以上」。

到底當前美國是否衰退,答案非常模稜兩可。以就業市場來看,失業率僅有3.6%,為近半個世紀以來的最低點。薪資也在上漲,但還追不上通貨膨脹,今年上半年新增就業人數270萬。

但與此同時,消費者信心已經崩潰,高通膨無論對有無工作的人都造成實質壓力;曾經白熱化的房市正在迅速降溫,環繞這個話題,美股漲跌互見。

聯準會(Fed)主席鮑爾本周在升息後記者會中首度接受可能衰退的現實。但仍一再強調有可能在不讓經濟倒退的情況下給通膨降溫,也就是所謂的「軟著陸」。但從多個角度來看,這只是一種語言上的兩面手法,隱藏著深遠政治後座力。

鮑爾表示不相信美國會陷入衰退,但又承認升息將減緩經濟成長,以及造成就業市場疲軟,這麼說等於已經肯定了衰退已經到來。

鮑爾執掌Fed至今,最大的成就,是讓美國經濟安然度過新冠疫情的衝擊;但他最大的敗筆就是輕忽了疫情期間全力量化寬鬆(QE)引發的通貨膨脹暴起。為抑制通膨,鮑爾比照疫情初期的急速降息,在四個月內將聯邦基金利率急升225個基點,因而衍生經濟衰退的猜疑。

誰要為此負政治責任?當然絕對不會是拜登。拜登強調,「由於Fed正在壓制通膨,經濟減緩毫不意外。我們的就業市場仍空前強勁」。他現在把高通膨的責任都推到鮑爾頭上,而隨著美國經濟衰退可能即將到來,這個責任恐怕鮑爾非扛不可。

維持充分就業和物價穩定是Fed的兩大任務,去年在通膨還未抬頭的時候,鮑爾多次強調「通膨只是暫時的」。如今他已經幾次承認去年對通膨的判斷是錯誤的,導致行動遲緩,因此通膨暴漲的責任他非承擔不可。

一個月以前,鮑爾在眾院聽證時出現一個奇怪的景象:雖然拜登已努力敦促鮑爾結束通膨,但大多數激進的民主黨議員都在警告Fed主席,如果升息將經濟推入衰退,他將會付出巨大的代價。

當時參議員華倫直言:「比高通膨和低失業率更糟糕的是什麼?是高通膨和數百萬人失業的經濟衰退。我希望你們在把經濟推下懸崖之前考慮清楚。」

最近,汽油價格開始下跌,讓拜登稍感寬慰,雖然他自行邀功,稱做了很多努力才把油價降下來,但是分析師表示,絕大部分原因在於大多數人認為經濟衰退無可避免,降低消費所致。

現在更大的問題,是接下來的政治責任;如果選民對通膨感到憤怒,民主黨人在11月期中選舉將面臨災難性的失敗。因此有些人開始警告鮑爾,如果失業率上升是Fed錯判通膨的代價,那麼就必須有人要承擔後果。

目前失業率處於3.6%的近50年低點,經濟看來仍處於合理狀態。在本周升息75基點後,鮑爾也以此為主要理由,強調經濟尚未有衰退跡象。但要注意的是,失業率是個嚴重的落後指標,之後還會被勞工局經季節性調整而浮動;再者,就業市場的領先和同步指標:首次申請失業金人數,近幾周來持續上升,觸及8個月來高點,已經證實勞動市場正在崩潰。

大型投行普遍認為,Fed必須擴大對經濟的抑制力度,才能將通膨降至2%的目標。光是緩解供應面的壓力,不足以讓通膨率回到2%,而是要著力於需求面以產生實質性影響,真要等到通膨率顯示出明顯下滑,經濟早已跌入衰退。

但若要抑制通膨,Fed必須將利率推升至4%至4.25%之間。而在「升息→衰退→失業率上升→通膨率下降」的連鎖反應下,失業率將升至5.5%。通膨率上升和失業率上升都會降低公眾對Fed的支持度,但後者的影響更大,因為即使是溫和的衰退,都可能導致失業率上升2個百分點。

隨著Fed加快升息步伐,軟著陸的目標正變得愈來愈黯淡。鮑爾在抑制通膨與避免衰退之間焦頭爛額之際,可能還得擔心成為名留青史的「2022衰退製造者」和「2022期中選舉敗選禍首」稱號。

鮑爾 就業 升息

上一則

一洲焦點/波洛西訪台 勢在必行、聯準會升息3碼

下一則

一洲焦點/裴洛西訪台的意義與扭曲、911緝凶終暫落幕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