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快更新 蘋果警告嚴重漏洞 駭客恐全面接管用戶設備

前財長桑默斯:中國超美?日本和蘇聯都沒做到

金磚vs.七國集團 全球對抗戰升高

短短一周內,全球連續三場大型峰會接踵而至,但並不是相互增強合作,反而是針鋒相對的集團對抗,加劇了地緣政治的緊張。

首先在23日登場的是第14屆金磚國家(BRICS)領導人線上峰會,出席者包括中國(C),俄羅斯(R)、印度(I)、南非(S)、巴西(B),以及其他新興市場國家領導人,峰會主題為「促進高品質夥伴關係,共創全球發展的時代」。

「金磚國家」原本是高盛經濟學家為了投資標的,而硬謅出來的名稱,但2008年金融風暴初起,這些被G7排斥、而又經濟快速成長的國家,需要另有一個論壇來發聲,所以群聚取暖。

西方國家很快發現,應該要給發展中國家更大的發聲機會,隨後雖然成立了G20,囊括經濟規模最大的20個國家,但對抗之勢已成,只要G7不解散,永遠會有金磚國家。 

今年主辦國為中國,習近平希望利用今年金磚國家峰會做為平台,凸顯其建立有別於美國主導的的另一個國際秩序,22日他視訊出席金磚國家工商論壇,發表演講時,不點名地批評美國,表示利用國際金融貨幣體系的主導地位肆意制裁,「終將損人害己」;並稱霸權主義、集團政治、陣營對抗不會帶來和平安全,只會導致戰爭衝突,「這次烏克蘭危機再次給世人敲響警鐘」。

中國還希望能夠進一步結合南方國家,邀請中型開發中國家,加入對話,這些國家包括阿根廷、埃及、印尼、哈薩克、奈及利亞、阿聯酋、沙烏地阿拉伯、塞內加爾和泰國。

據說中國想要藉機擴大金磚的規模,把現有的五國,朝向「發展中國家G7」,好與目前的G7,在整體經濟規模上分庭抗禮,今年金磚國家已在討論「金磚+」,邀請新成員加入,但是這需要其他金磚四國的同意,印度卻表示反對,認為時機還未成熟;印度對西方國家私下表示,之所以繼續留在金磚,並以多邊決策程序來牽制,就是在制衡中國的擴張野心,印度要確保任何聯合聲明基調是中立的,阻止中國和俄國藉峰會的場合,反制美歐。

對於俄羅斯來說,普亭利用這個機會,首次在侵烏後於國際舞台亮相,其他四個成員國也不避諱和普亭遠距同台,普亭並呼應習近平的說法,表示俄羅斯正與金磚五國合作夥伴開發一籃子貨幣,以建立「國際儲備貨幣」,減少對美元和歐元的依賴。

在兩天之後,G7高峰會於德國南部巴伐利亞的艾茂山莊舉行,正好與金磚峰會打對台,北約峰會接著於29日至30日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除了30個成員國,亦邀請日本、南韓、紐西蘭及澳洲等太平洋國家領導人參加。

西方國家的兩場峰會,最重要的目標即為團結西方國家,支持烏克蘭抵抗俄羅斯入侵,與會國將討論如何在不刺激通膨加劇下,對俄國追加制裁,也會討論聯合購買俄國原油,以平抑油價。

但在馬德里峰會上,北約還更新「戰略概念」,為整個聯盟的國防規劃、支出和資源配置制定框架,2010年在葡萄牙里斯本峰會通過的現行戰略構想完全未提中國,現在則明定「應對中國對歐洲-大西洋安全造成的體制性挑戰」,不過還未像俄羅斯,已成為「威脅」。

針對中國的另一個重點,則是拜登總統26日宣布,在五年內,G7要為貧困國家的全球基礎建設項目(清潔能源、穩定的通訊系統,以及公共衛生)籌措大約6000億美元,跟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倡議相抗衡。這個稱為「全球基礎建設與投資夥伴計畫」 (PGII),其中,美國承擔2000億美元,日本提供650億美元以上,但是政府投資僅是少數,而做為推動力,吸引民間投資,能否成功,尚待時間證明。

不過若論集團對抗,現在金磚國家距離要形成與西方國家相抗衡的力量,仍然相差甚遠,而且僅是中俄單方面的期望,未必符合其他三個國家的利益。況且金磚的重要性僅在提供替代性選擇的象徵意義,可是在全球治理、危機解決方面,金磚國家還難做出具體的政治貢獻。

反觀西方國家,除了G7國家維持密切合作,而且有多元機制,今年的北約峰還擴張到邀請印太國家赴會,可知北約已將守備範圍擴大至印太地區,並將強化與印太地區新興及現行盟友的合作,以應對跨區域挑戰。由此來看,西風還是壓倒東風的。

G7 俄羅斯 投資

上一則

紐約客談/只有少數人投票 如何改變現狀

下一則

俄烏戰事亂彈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