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快更新 蘋果警告嚴重漏洞 駭客恐全面接管用戶設備

前財長桑默斯:中國超美?日本和蘇聯都沒做到

哥倫比亞新總統 拉美粉紅浪潮來襲

拉丁美洲大國哥倫比亞總統大選19日決選投票,前遊擊隊隊員佩特羅險勝億萬富豪赫南德斯,哥倫比亞面積是拉美第五大,人口第三多,自獨立建國100多年以來,都是右派或中間偏右派政黨執政,佩特羅將成為哥國第一位「左派總統」。

前任總統的接班人古特雷斯在大選第一輪投票就被刷掉,進入第二輪決選的佩特羅與赫南德斯雖然立場一左一右,但都被視為民粹「反體制人物」。赫南德斯承諾向有毒癮者提供免費毒品,以打擊毒品走私,他有過許多爭議言論,包括欽佩納粹領袖希特勒等;而當選總統的佩特羅現年62歲,年輕時加入左派遊擊隊「4月19日運動(M-19)」,曾遭逮捕、刑求,入獄一年半之後獲得特赦。

未來佩特羅上任後面臨多項挑戰,去年哥倫比亞5160萬居民中,有39%的人月收入不到89美元,國內通貨膨脹9.2%,是20年來最高,上個月公布的一項民調顯示,74.1%的哥國民眾認為國家走錯方向。正因如此,「變革」因此成為哥國本屆大選的主軸,選民期望終結國家貧富不均、通貨膨脹、暴力衝突的亂象。

但哥倫比亞變天的真正意義在於,整個拉丁美洲的政治,正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最近幾年,整個拉丁美洲興起一股反建制的情緒,許多左翼政府紛紛上台,這股左傾的「粉紅浪潮」(Pink Tide),從墨西哥在2018年選出左派總統之後,阿根廷、玻利維亞、智利、秘魯、宏都拉斯都陸續選出左派總統。

截至目前,拉美23個國家和地區中,有16個國家由左翼或中左翼執政,比例共占約七成。不過這並不是新的現象,在50年前也有左右的循環,只是更為暴力,1960年代到1980年代,拉丁美洲政變頻傳,右翼的軍事執政團陸續上台,在美國支援下,以暴力鎮壓左派,而左翼的遊擊隊,則採取恐怖手段,發起罷工示威的革命方法推翻政府。

50年後,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下,沒有了革命,左派藉選舉執政,但是政治循環仍是惡質的,右派也號稱要清除過去政治積弊而上臺,政治愈來愈混亂,政黨政治解體,以秘魯為例,共有10個政黨瓜分國會的130個席次,許多政黨只是空有其名,沒有政綱、沒有活動,誰有錢就可以藉其名義選舉;最糟糕的是,黑幫現在也介入政治。

拉丁美洲似乎永遠陷入惡性的悲情循環,雖然農礦產富饒,但是極端貧富不均,政經權力被壟斷,經濟型態掙脫不了原物料提供者的角色,世界經濟好的時候,少數人獲利暴富,全球經濟壞的時候,像這兩年多新冠疫情,讓拉丁美洲2020年GDP萎縮7%,則是窮人受苦,收入不公、貧富差距大,左翼在拉丁美洲獲得支持,也是很自然的。

拉美有兩種左派,一種溫和的左派,願意以選舉定勝負,左右的循環還是在民主的大框架當中,另一種左派則是極權政治,像是委內瑞拉、尼加拉瓜,愈來愈像古巴式的獨裁;近來右派也發展出強人模式,如巴西總統波索納洛,不理疫情,號稱「巴西川普」,又如薩爾瓦多總統布格磊,以極端手段對付黑幫,以及因應新冠疫情,讓他成為拉丁美洲支持度最高的總統,但是他所任命的最高法院法官,重新解釋憲法,讓他可以競選第二任。

隨著中國在拉丁美洲的貿易投資愈來愈大,拉丁美洲的政治形態也受到「北京模式」的影響,愈來愈脫離美國的影響,在後冷戰時期,美國也相對忽略南方的鄰國,不只是在川普政府時期,拜登政府亦然,現在拉丁美洲還有11國美國大使出缺。

目前拉丁美洲的左派得勢,更有利中國,因為這批左翼領袖需要經濟發展,更願意接受北京向全球提供貸款和基礎設施資金的策略;中國遠洋運輸集團(COSCO)就正在秘魯首都利馬附近興建南美洲、太平洋沿岸最大的港口,第一階段工程就要耗資13億美元。

雖然拜登政府開始警覺北京在自己後院的動作,但施壓拉美各國並沒有太大作用,因為他們不願意被迫在中國或美國之間選邊,繼19日哥倫比亞選出左翼總統後,接下來要注意的是,今年10月拉美最大的國家巴西,會不會落入左派前總統魯拉之手,這將讓粉紅浪潮達到最高點。

北京 疫情 巴西

上一則

一洲焦點/拜登緩徵汽油稅救通膨、控槍法案是一大進步?

下一則

紐約客談/初選冷清 不投票豈能發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