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玄彬要當爸了 孫藝真宣布懷孕「我們迎來新生命」

加州將退款 1戶最高1050元

美中貿易戰轉折 關稅可能要減免

自前總統川普任內啟動美中貿易戰至今,最近出現了最明確的調整訊號。美國總統拜登說,打擊通貨膨脹是他國內施政的「首要任務」,並表示正在考慮結束對中國貿易額外加徵的關稅,但目前還沒有做出決定。自去年財政部長葉倫提出「對中貿易協議傷害了美國消費者」,要降稅抗通膨的說法以來,美國政府內部雜音紛陳,如今由總統公開宣示定調,這一年的搖擺終可趨向一致。惟須強調的是,在疫情未止、烏俄戰爭未定、美國經濟對中依賴未變下,拜登總統這次的宣示,僅是美中貿易戰的「轉折」,而非「終止」。

美中貿易爭端起於川普在2018年3月簽署的備忘錄,指稱「中國偷竊美國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並依據1974年貿易法301條款,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到2019年9月止,前後四次,幾乎把所有中國商品都加徵了關稅,中方亦以加稅回應。期間美中雙方多次協商,並於2020年1月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方承諾改善知識產權、農產貿易、技術轉讓及增加對美採購等,美方也暫停擴大加稅。

不過,今年初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到期總結,最具體可計的採購一項還不到預訂目標的六成,其他項目的執行成效也不彰,加以美國對中逆差,縮減後又上升,2021年增至3553億美元的歷史第二高,形同美國裡子面子俱失;又遇上40年來最熾烈的通貨膨脹惡火,還將迎來攸關拜登任期會否「跛鴨」的期中選舉,這場貿易戰還要不要打下去或如何打下去,恐怕才是拜登說不出口的「首要任務」。

貿易戰向來是手段,不是目的,撇開政治算計不談,川普任內發動這場戰爭,雖是源於美中日益擴大的貿易逆差,但核心之爭是以提高關稅,促使中國減少產業補貼及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等,推動公平貿易,提升美國競爭力,進而增加對美戰略投資,實現經濟獨立、降低對中依賴的目標。

只是川普重心錯置,將縮減貿易逆差視為目標,並把手段當目的,還在推特自稱「關稅人(Tariff Man)」, 將加徵關稅當成主要的武器,遍地開花式加稅的結果,不僅未能達成縮減逆差的目標,又因爆發百年不遇的疫情及衝擊,加稅效果適得其反,被葉倫及經濟學界直指「傷害美國消費者」,暗示是通膨的元凶之一。

引發美國通貨膨脹的成因甚多,財政紓困、貨幣寬鬆、疫情衍生的供應鏈混亂、俄烏戰爭催動油價、糧價大漲等的接連出現,形成了所謂的「完美風暴」;這兩年對中加徵的關稅,無疑也是這場「完美風暴」的一員,拿掉這把助燃之火,不啻給了拜登政府調整對中貿易戰的最佳理由,而在抵禦通膨的政策工具箱中,降低關稅也確是「可操之在我」的重要選項。由於物價漲勢短期看不到緩和跡象,通膨勢將成為期中選舉的主戰場,拜登此時表態,縱非全民仰望,卻也是符合當前形勢需要的「政治正確」。

須強調的是,拜登的表態「留了一手」,明言「考慮結束」,但「還沒做出決定」,留下很大的操作空間。首先,結束加徵關稅,不代表貿易戰將停止,因為關稅不是唯一武器,自我出口設限、原產地標準從嚴、敏感技術轉讓,甚至禁運等都是選項;再者,拜登留後手,也是因為當前國際競合情勢混沌,疫情雖緩卻未止,保留政策籌碼有其必要;第三,中國由國家主導的非市場貿易行為,例如產業補貼、市場准入及知識產權保護不足等仍在,美中貿易爭端未解,貿易戰勢將持續。

因此,美中貿易戰確定將迎來「轉折」而非「中止」,從美國貿易代表戴琪的談話及作為,或可尋得些許「轉折」線索。戴琪在上任之初被視為對中貿易的強硬派,近期相對軟化,一是重新啟動已逾期一年的「豁免加徵關稅」申請,並已公布許可項目;二是自2018年啟動的加徵關稅,將在7月進行「必要性審查」,如果沒有太多美企要求延長或經過評估,加稅可能自動結束;三是戴琪明言,美國正準備新的中國貿易政策作法,而下一階段更著重於實現經濟獨立。

以上顯示新一階段美中貿易戰的武器及目標都將不同於以往,惟其轉折的角度及力度,仍將取決於拜登政府能否贏得期中選舉,能否操之在我,還是由不得自己能決定。

關稅 拜登 貿易戰

上一則

紐約客談/地鐵槍案 華人傷者面臨困境

下一則

芬蘭瑞典入北約 肇因於俄國弱化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