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一小學槍案 至少15死 據信槍手被警擊斃

世界OnAir/70載好味道 寶島肉鬆這樣代代傳承

最高法院洩密風波 美國憲政遍體鱗傷

聯邦最高法院洩密風波迄未止息,洩密者似想讓洩密文件「鎖住」五位保守派大法官,確保最後推翻已實施50年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讓各州立法決定墮胎權。但實際情況反而讓共和黨得罪全美婦女,尤其3360萬生育年齡的婦女,難再主控身體和生育權利,如反彈可能讓保守派得不償失。

美國近年最糟糕的發展,是左右兩派都想把最高法院拉入聲援自己立場的一方。譬如去年一群學者專家就向最高法院提控,要求用強制令限制聯邦政府推廣新冠疫苗注射,炮製「疫苗無效論」,結果被輪值大法官巴瑞特裁定不受理。

各派勢力「濫用」最高法院,正把最高法院推入政治漩渦中,讓最高法院更政治化,大法官任命前後常被貼政治標籤,出現許多畸型怪象。

最資淺的非裔女性準大法官傑克森(Ketanji Brown Jackson),上月在參院任命聽證會以「我不是生物學者」,不定義什麼是「女人」(woman),藉此暗合自由派倡議的「不男不女」,為LGBTQ權利護航。而川普提名的卡瓦諾被自由派指控涉性侵,也和黨同伐異有極大關係。大法官泛政治化,連帶把最高法院帶進政治紛爭,是三權分立制度的最大不幸,如今災禍持續在最高法院延燒。

美國憲法設計,總統掌行政權、國會兩院掌立法權,行政、立法一旦觀點不同引發爭議,由聯邦最高法院進行司法裁決定奪。這項源於1803年首席大法官馬歇爾的「司法審核權」(judicial review),認定最高法院有權判決聯邦或各州法律、總統行政命令是否違憲而宣告無效,確立聯邦最高法院的司法裁定權,使三權分立不再是三角平衡,而讓最高法院享有最高權力。

許多憲法學者同意,憲法必須活性發展,法條加上實際運作共同構成憲政,與時俱進成長。但最困難之處在於,聯邦最高法院釋憲如何拿捏分寸,避免因釋憲而「創造」法律,成為「太上國會」或「太上總統」,侵犯立法權和行政權。

如今最高法院正隨著「大法官誰占多數, 誰就想改變判例」讓判決朝有利自己的方向發展,這不但讓最高法院失去超然公正定位,也失去民眾信服,這也逼得首席大法官羅伯茲漸從保守派變成中間偏左,想扮演平衡角色。

最高法院裁決既有至高權威,就須遵循先例(stare decisis),盡量依循憲法條文和精神,參照社會情勢,維持法律秩序的穩定性,避免朝令夕改。美國行憲200多年歷史,最高法院僅有四件翻案成例,且都僅涉及黑白糾紛、個人權利或烘焙業,影響並非全民。這次墮胎權判例如被推翻,影響太廣泛,「顛覆」的法律秩序過鉅,影響婦女權利太大,以致爭議更高。

憲法並未規定婦女有無墮胎權利,保守派是依宗教戒律和保護生命為由,主張禁止墮胎,即使被強暴或亂倫而懷孕照樣不准。但觀念開放的民眾認為,懷孕生子是自己身體和胎兒的事,涉及個人權利,政府不應限制,1973年的「羅訴韋德案」已有先例,實施50年來並無問題,何須推翻?

保守派自認在最高法院有6:3優勢,就有權推翻判例,交各州自行立法規範。但這樣做一則改變法律系統穩定性,創造不良先例;二則此例一開,將來自由派大法官如占多數,也可再翻案。於是釋憲、推翻,再釋憲、再推翻,包括墮胎、同性婚姻等都可從不合法變合法,然後再變非法,反覆折騰,使本該超脫政治的司法權反成亂源,社會秩序逆轉,美國自豪的憲政運作可能被破壞而崩解。

「羅訴韋德案」可能被翻案後,紅州、藍州角力加劇。加州等藍州鼓勵全美婦女去該州墮胎,甚至公費補助,左右這樣鬥爭下去成何體統?將來如避孕藥、同性婚、大麻合法化等,都可提上檯面角力,美國左右鬥爭將伊於胡底?

目前最高法院正調查誰洩密、動機為何?民主黨自由派則想藉機掀起民憤,坐收政治利益,而如今共和黨支持墮胎權的婦女也反彈,年底期中選舉如票投民主黨,保守派也將得不償失。

看來川普下台後,美國左右對立依然尖銳,這把兩面刃無限滲透進民眾日常生活中,最高法院也難倖免,被捲進政治鬥爭,美國分裂依舊,憲政也遍體鱗傷。

大法官 墮胎 民主黨

上一則

一洲焦點/美國務院為何移除「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下一則

前任皆黯然下台 李家超在劫難逃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