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東谷市首位華裔女市長 尤煜琳自豪能為社區服務

拜登將訪亞洲 中共官媒:一場「針對中國的挑事之旅」

中共網路監控嚴密 讓民眾細思極恐

中國近日最受關注話題之一,是山東一位為尋找兒子而在北京打工的岳姓男子,自元旦至18日在北京當搬運工,他常在凌晨2時開始,到20多個地點工地,不幸卻成北京新冠肺炎首位無症狀感染者,使當局如臨大敵。他的遭遇和辛酸被網民稱為「最辛苦的中國人」,反映中國底層民眾生活艱辛,而政府推諉責任,引發網民憤怒和同情。

但幕後更震憾的,是北京市朝陽區政府為提醒可能和他接觸過的民眾感染病毒,發布他的行程軌跡,公告他18天來從早到晚全天候幾時幾分出門、到哪個地址、幾時幾分離開,無論他坐地鐵或在哪裡待多久,都鉅細靡遺,行蹤被一覽無遺。

網民看了很多人貼文說「太心酸了」,卻也發現原來中共手機移動監控人民,簡直如一張天羅地網,非常可怕!這就是美國從川普政府迄今,一直禁止高科技產品出口中國,並嚴厲批評中國藉新科技監控14億人民的真相。

岳某的不幸,中共為防疫需要透露監控細節,坐實中共可輕易侵犯民眾權利和隱私,讓人細思極恐,這是與「警察國家」和喬治‧歐威爾《1984》一書中「老大哥」一模一樣監控人民的現實版。

話說監控科技各國都有,只是運用手段和規範、目標不同。台灣政府防疫也曾隱名公布感染者行蹤;英國倫敦市20年前就在街頭廣布攝影機,邀請媒體體驗。一部黃色金龜車從不知的地點出發,警察五分鐘內就能找到其行蹤,派警車攔截。如今民主法治國家城市街頭普遍有攝像鏡頭監控,主要卻用於治安和交通管理。

中共「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全大陸已有5億多個攝像頭,遍布大街小巷,配合人臉辨識系統,可找出當局想找的人,掌握其行蹤,用於監控維穩。此外,利用手機和各信號塔之間的轉移,很容易掌握特定對象行蹤、通話、信息和支付寶、微信等付款紀錄。前述岳姓男子行蹤被公布,大數據監控的威力實在驚人可怕。

東西方國家政府都有能力監控人民,但美歐偏重反恐和治安,有法律約束,限制政府濫用權力;中國偏重維穩、監視異議人士,中共監控是黑箱作業,稍有逾越你可能就有麻煩。

東西方對人民隱私和保護人民權利,截然不同。今年初,中國小米12手機發布,傳聞內置中共監控軟件,能審查敏感詞,使各國消費者和中國年輕人不願買它,怕後門監控直通中共大數據庫。德國研究團體日前宣布,未發現內置監控軟件證據,讓為中共辯護者振振有詞,認為是政治誣陷。問題是真正監控軟件不一定須內置在手機中,只要資訊上傳伺服器即可搜集訊息,讓人工智能自動抓出敏感資訊,滿足中共監控需要。

換言之,即使在中國境外使用中國製手機、APP軟件,只要經中共控制的伺服器,都可被搜集監控。這也是川普政府禁止美國人用抖音(TikTok)和微信的主因,但拜登政府並未執行。

這兩個案例讓人聯想,不久前,北京公安抓捕著名鋼琴家李雲廸被舉報嫖娼,李因此被拘留。事後舉報人說,他被抓是因支付賣淫的陳女,每次實名支付1萬元人民幣,證據確鑿,百口莫辯。

網上評論說,大陸公安抓嫖客、妓女或酒店成娼妓窩點易如反掌。透過手機數據,賣淫女經常收到非特定男子電話,然後去酒店旅館交易、密集收嫖客付款,妓女或嫖客是誰?支付多少錢?哪些酒店經營色情?公安瞭若指掌,色情業根本逃不過警察監控,除非彼此勾結包庇,警察睜一眼閉一眼。

政府除了監控民眾,使抓嫖客或官員搞貪污易如反掌,這種生態潛藏侵犯隱私,強大的網路監控形成一張巨網,隨政府恣意運用。包括官員落馬或有人「被嫖娼」都可從數據找證據,甚至羅織罪名。

從大大小小案例,讓我們看到網路科技和手機、政府大數據運用的可怕一面。為中共辯護者或許會辯說,你不做虧心事、不踩紅線,沒有人會抓你,怕什麼監控?但不願隱私權被侵犯或有道德和人權觀念的人,卻不認同政府肆意侵犯人民隱私權利。

據報導,中共監控近期擴及海外,不僅華人移民、留學生和外國政治人物資訊被搜集,新建「海外重要人士資料庫」據說搜集全球240萬有影響力人士的檔案;留學生海外言行「不當」,多個案例出現其國內親人收到政府警告;海外要不要用大陸製手機、微信或App,取捨由人。但中共集權統治手段細思之下,讓人感到恐怖,難以苟同。

中共 手機 北京

上一則

一洲焦點/都會治安敗壞亞裔首當其衝、拜登就任一周年

下一則

一洲焦點/大法官退休 影響亞裔入學案?美撤使館家屬 中方先放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