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法拉盛華男凌晨入室搶劫 35歲男主人被捅數刀致死

學者:新冠病毒感冒化 可能還要5年

民主黨陷慌亂 政策太左傾難獲民心

拜登總統的支持率創下33%新低。他和民主黨國會眾院黨團力推投票權利改革法案,在參院難獲多數通過。從聯邦和各州都顯示,期中選舉11月才投票,但民主黨因懼怕敗選,施政顯得慌亂不堪,很多做法極度左傾,拋棄法治原則卻標榜「進步」。紐約市政府推非公民可投票法律,加州要發給非法移民白卡健康保險,東西兩大藍州呼應有如打破合法、非法界線,很難獲多數中間選民認同,可能加深民主黨的潰敗。

白宮幕僚坦承,拜登推投票權利法案明知不可能過關也要做,因為民主黨基本盤要他們做,推動法案失敗的政治風險要低於不推動的風險,所以不惜硬幹,卻未必能拉高拜登支持率。

平實而論,拜登想增強投票權利法案和修正「費力把事拖」(filibuster)議事杯葛,讓執政黨今後可用簡單多數,毋須像現在多數法案需60票才能獲通過,反對黨議員也無法再用冗長發言阻擋法案通過,或許有助提升國會議事效率。

問題在「費力把事拖」原立意是讓參院有較高共識,即需60票(五分之三)同意才能通過法案,而不是50加1票就通過,這是慎重並尊重少數黨發言的安排,只是目前兩黨都拿它作為議事杯葛手段。一旦廢除,民主黨如失去白宮,在參院也成少數黨後,將難制衡共和黨,對民主黨也不利。拜登堅持修法被指只顧目前,未顧長遠,正是同黨議員也不支持的主因。

改革投票權利法案有些很有必要。譬如針對總統大選的「選舉人票點算法」(Electoral Count Act),是1887年的法律,內容詞義不清。副總統以參院議長身分主持國會總統選舉人票認證時,到底屬儀式性或有改變選舉結果的權力,規定顯得模糊,必須釐清。

去年1月6日國會暴亂,根源正是川普認定潘斯應據此法宣布拜登當選無效,而是川普當選。這是非常荒謬的意圖,試想2億多選民投票的結果,如果副總統或國會可任意宣布無效,選舉和民主體制將蕩然無存。拜登想讓選舉人票清點程序明確化,避免再發生像去年的憲政危機,卻和其他選舉法律包裹一起,就讓人有「嘉惠」民主黨聯想,引來共和黨杯葛。

共和黨常指責各州選舉有弊,民主黨利用投開票程序讓非法移民或非公民投票,郵寄選票也作假等。即使2020年大選全美200多個訴訟案,法院判決幾乎無一共和黨的提控案成立,顯然共和黨「用謠言取代證據」,不足採信。但在共和黨主政州的議會和州府,卻一直在動腦筋限制選民投票,至少19個州通過收緊投票權或加強對選舉控制的法案,同樣引來民主黨反擊。

民主黨想藉「投票自由法案」(Freedom to Vote Act),用聯邦法律迫令各州保障基礎投票權,包括放寬郵寄投票限制、至少15天前讓選民提前投票、將選舉日定為公眾假期、要求各州容許選舉日即席作選民登記、訂定選舉設備的聯邦標準、加強對選務人員保障、禁止不公平的選區劃分等,重新規範選舉。

這些做法對民主黨有利,共和黨指控藍州非公民投票很普遍,郵寄選票讓民主黨策動老人等弱勢團體集體圈選,郵寄票充斥「幽靈選民」等,自然反對民主黨用法律予以合法化,引發兩黨對決。

除了聯邦,州市級政府兩黨硬碰硬做法普遍存在。紐約市長亞當斯8日宣布,同意市議會通過的法案,讓80多萬非公民獲得選舉市長、市議員等市政選舉權利,最早2023年即實施。加州州長紐森提新預算案,將讓更多符合收入資格的非法移民,申領加州低收入健保卡,估計每年將花費22億元。紐森自豪地說,加州正在做一件美國其他州不曾做的事,成為首個為州內所有非法移民提供白卡健保的州。

東西兩大藍色執政州市聯線呼應,自認是進步、領導風潮,但根本上卻合法、非法不分,破壞法治界線,政客們譁眾取寵妄想歷史留名,虛耗的卻是所有納稅人血汗錢,且破壞法治;而法治正是民主的重要基石,法治動搖,民主不保。

同樣,舊金山、洛杉磯檢察長以「改革司法」名義,誘騙選民通過公投案,盜竊950美元以下物品算輕罪,不必坐牢;已坐牢的囚犯釋放,導致治安惡化,群體搶劫盛行。如今紐約曼哈頓地區檢察官也跟進,忽略民眾利益。

從聯邦到各州,左右兩黨對決繼續擴大,破壞的不僅是法治和互信,加深撕裂美國,到底是造福選民或為害國家?這樣的發展讓人更為美國的前途擔憂。

投票 民主黨 非法移民

上一則

一洲焦點/拜登重推投票法案? Omicron高峰已過?檢測優先、通膨40年最高 物價驚人

下一則

一洲焦點/都會治安敗壞亞裔首當其衝、拜登就任一周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