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多倫多學校附近有人攜槍上街 警射擊嫌犯 4校封鎖

紐約疑似猴痘病例 市衛生局已推斷確診 

梅克爾走人 德國新政府對中國強硬?

德國社民黨、綠黨和自民黨11月24日聯合舉行記者會,正式宣布三黨達成執政協議,最快將於12月6日在聯邦議會推舉社民黨黨魁蕭茲(Olaf Scholz)為新政府總理,前總理梅克爾功成身退。

德國政府是內閣制,近30年來,沒有政黨能單獨獲國會過半席位,都要聯合其他政黨執政。其中談判出大家都接受的執政協議,是組成政府成敗的關鍵。今年10月聯邦議會改選後,就開始談判,但特別的是,並不是由最大黨社民黨與綠黨、自民黨分別談判,反而是綠黨與自民黨先談妥,再拿著商定的協議找社民黨協商,完成執政聯盟。

部分原因是,過去綠黨與自民黨政綱南轅北轍,最難達成協議,所以先談妥,才能組成聯合內閣。其次,自民黨與綠黨加起來的席數,要比社民黨多,他們才是決定政策的重心。

在最終達成的177頁組閣協議中,強調與過去16年梅克爾政府劃清界線,將推動新政府雄心勃勃的進步政策,包括2030年前實現能源去碳化,並在2035年起停止銷售內燃機汽車。其中,外交政策的精神有別於梅克爾的「以利益為基礎」和「妥協處理衝突」的務實外交,主張未來德國外交要建立在「價值觀基礎之上」,可能直接衝擊德國和中國關係。

從組閣過程與協議內容看,雖然德國未來由三黨聯合執政,但兩個小黨卻居主導地位,執政協議更多體現綠黨和自由民主黨的色彩,兩黨分在左右兩端的強勢,反而最大黨社民黨是居於協調者角色。

這也反映在內閣人事安排上。綠黨雙主席之一哈貝克將擔任新成立的經濟、能源、氣候保護與轉型部部長,這是一個超級部會,權力極大。自民黨主席林德納則擔任財政部長,掌握預算大權,而另一位綠黨主席貝爾貝克則出任外交部長。

之前北京制裁歐洲議會批評中國最力的幾位議員,都是出身德國綠黨;貝爾貝克也一反過去綠黨的和平主義,呼籲就俄羅斯和中國侵犯人權問題,採取更強硬立場。德國新政府會不會有更強硬的中國政策?

果不其然,在執政協議中,有十幾處提到中國,稱應該從夥伴、競爭和體制對手三個層面,與中國發展關係,並首次納入中國侵犯新疆人權、侵蝕香港自治權利,以及維持台灣現狀等內容,「唯有在和平和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才能改變台海現狀」。

專家指出,這是德國近代以來「對中國措辭最強烈的執政協議」,而這已經不僅是反映綠黨的主張,更是整體聯合內閣的主張。

歐盟內部,德國向來是推動與中國交往的動力。去年底,德國在擔任歐盟輪值主席的最後一天,簽訂「歐中全面投資協定」(CAI),目前雖然被歐洲議會「無限期擱置」,無法獲批准。將來德國新政府是否將成為歐中關係的障礙,而非過去扮演推手的角色?

現在要判斷新政府作為,恐怕言之過早。德國是歐盟一分子,整個歐盟在過去兩年中,對中國的看法有更大改變,更為警覺,也更與美國配合。德國新政府政綱中,梅克爾對中國較傾向妥協、更照顧德國利益的政策,當然將隨之改變。

但德國在外交上還有更多優先的挑戰,譬如對俄羅斯關係就更緊要。目前東歐邊境緊張,已經迫使德國暫停對俄羅斯輸送德國的北溪二號天然氣管的審查,讓今年冬天能源危機雪上加霜。

雖然川普已下台,但拜登政府完成自阿富汗撤軍,締結美澳英安全聯盟(AUKUS),仍然強調美國優先,迫使德國不得不認真思考法國總統馬克宏鼓吹的「戰略自主」,東歐國家如波蘭、匈牙利對歐盟憲章的蔑視,也構成直接挑戰,都需要新政府與法國協調解決。

德國外交部長雖有政策權,而政策須遵循執政協議。德國外交政策的方向還是由總理府主導,最後外交政策決定權落在總理蕭茲手上,由總理負全責,再怎麼富有理想,還是要落實到現實利益考量,尤其是德國與中國的經濟關係,更需要呵護。

北京很擔憂德國跟隨美國走。即將離任的梅克爾17日接受專訪表示:「或許我們最初在對待一些合作夥伴關係上的看法過於天真,可是這些日子裡,我們對此進行更加細緻的思考,這樣做也是正確的」。梅克爾強調:「在我看來,完全(與中國)脫鉤可能不對,將會對我們造成傷害」。

蕭茲曾是梅克爾大聯合內閣的副總哩,梅克爾老成持國的箴言對蕭茲應會有一些影響,但德中關係今後想順風順水,恐不容易。

德國 梅克爾 歐盟

上一則

一洲焦點/這次通膨要多久?美軍全球部署 如何影響台海

下一則

一洲焦點/會開戰嗎?拜登的烏克蘭危機、民主峰會目的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