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道指收復逾千跌點 漲99點 那指弭平4.9%跌幅 漲86點

8500美軍預備進駐東歐 防止俄羅斯侵略烏克蘭

華爾街摩根大通跪舔北京 誰醜化中國

摩根大通集團執行長戴蒙(Jamie Dimon)近日拿中共政權開玩笑,說摩根大通的壽命一定比中共長。說完自己嚇得半死,不等北京表態,就慌忙兩度向北京道歉,跪舔北京,引起輿論撻伐恥笑,認為中共言論管制長臂已伸進華爾街。

戴蒙23日在波士頓學院演講後提問中說,「我前不久在香港開了一個玩笑,中國共產黨正在慶祝成立百年。摩根大通也在慶祝。我跟大家打賭,我們會比它存在更長時間」。「我不能在中國說這些,不過他們可能也在聽」,等於在指中共政權壽命有限。

戴蒙馬上意識到「禍從口出」。集團24小時內就發表聲明,戴蒙稱「我很後悔(regret),我不應該發表這種言論。我只是想強調我們公司的實力和悠久歷史」。24日再發第二份聲明稱,「我對我最近的評論感到真實深切後悔(truly regret),因為拿任何人開玩笑或詆毀任何人都不對,無論是國家、領導層或社會和文化的任何部分」。

戴蒙主動反省道歉,似乎得到北京「諒解」。北京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25日說,「注意到了有關報導,也注意到有關人士表示『誠懇反省』,這是應有的正確態度。希望有關媒體不要再借題發揮和炒作」。英文媒體注意到「誠懇反省」(sincere reflection)字眼所顯示的屈從認錯態度。戴蒙剛從香港返美,搭乘私人飛機在香港停留32小時,獲港府特批不須遵守三周酒店疫情隔離,在香港掀起爭議,被認為是絕無僅有的特權。

戴蒙做法引發美國媒體批評。「華爾街日報」社論指在中國不准討論中共夀命長短,「大家注意到,似乎戴蒙並不覺得他過去批評自己的國家時,他有道歉的義務。他的坦率直言原本是他的特點」。「黑天鵝效應」作者塔雷伯推文指,「這種出於恐懼(或經濟利益)的道歉,不算是道歉,而是百分之百屈服的表態」。自由派專欄作家伊格萊西亞斯指「戴蒙式的美中經濟合作,就把中國言論模式出口到美國,但居然無人在乎」。

戴蒙言行受重視,是因他的地位。他領導的摩根大通集團是華爾街資產最雄厚的全方位金融集團,也是全美最大金融服務機構。身為銀行界龍頭,聯邦政府金融貨幣政策會諮詢他的看法,他在華爾街一言九鼎,他的道歉就是一件大事。

他連續向北京道歉,24小時內迅速表態,說明北京對華爾街已「無怒自威」,如果想與中國作生意就要聽話,不能亂說話、不能批評黨與國家。連金融界龍頭都抵擋不了中共言論管制威力,也傷害到其他美國公司不能發聲批評。

戴蒙今年8月為摩根大通在中國取得第一家獲中國政府批准、無需強制性與本地合資夥伴的外國金融機構,可獨資主持業務;意味摩根大通可在中國為富人經營理財,大賺其錢。在中共排富仇富「共同富裕」和反對資本主義的主旋律下,摩根大通能獲此殊榮,自有通天本領與盤算。這也是戴蒙迅速道歉,而北京也迅速「原諒」的原因。

但就算戴蒙能替摩根大通打通經脈,在中國拿到特許經營權,可能也要有隨時被中共收回國營化的準備,屆時再跪舔可能都沒用。戴蒙的話可能不是玩笑,而是令中共害怕的真心實話:摩根大通如經營得當,會活得比中共長久,才是戴蒙的結論。但這種話不見容於中國,必須封鎖。

中共如今在國內外愛國粉紅處處擔心「受辱」,疑神疑鬼的玻璃心下,包括近日迪奧事件。但事實上,侮辱中國最深最重的恰是中共官員。彭帥、張高麗事件,和高歌與夫婿國際刑警組織前主席孟宏偉事件,都涉及醜問,傷害中國和中共聲譽,也是自作孽才羞辱自己。

國家領導人級的張高麗涉性侵弱女,上下唾面自乾,用各種手段壓制,聯合國、白宮、國際體育組織、奧委會都關切彭帥安危;孟宏偉已人間蒸發三年,其妻高歌求助無門,在美聯社視頻專訪向全球傳播中國政府是「妖怪」。中共對內一概封鎖消息,任由國際輿論群起撻伐,難道不是在羞辱國家?

彭高兩人的事在體制內各有因果,自己也可議,但兩人一旦脫離中共體制,對外發聲就能訴諸國際公眾,直接羞辱祖國,中共官方只能坐視,讓烽火綿延,醜聞擴大。

北京外交部對兩事的說詞蒼白無力,因為外交部毫無能力回應這種醜事,也無權過問,中共體制內的貪腐與權力鬥爭醜聞,一旦被擺在國際陽光下,正是中共官員在侮辱中國和中共。

中共 中國 北京

上一則

漫畫/畫中有話

下一則

「時代革命」奪金馬獎 中共恐懼的預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