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道指收復逾千跌點 漲99點 那指弭平4.9%跌幅 漲86點

8500美軍預備進駐東歐 防止俄羅斯侵略烏克蘭

美國以台制中 將催生新戰略模糊策略

拜登總統近兩個月來,連續兩次表達美國將協助防衛台灣,第一次是8月接受ABC新聞訪問時說,若有人對美國的北約盟友及「日本、南韓、台灣」採取行動或入侵,美國必會堅守「神聖承諾」而回應;第二次是9月在CNN市民大會直播時,拜登被問及是否會防衛台灣,他肯定地回答說:「是的,我們有此承諾。」

拜登連續兩度這樣說,可能是年老失言、也可能是心中直覺想法。因為白宮與國務院隨後都澄清說,美國對台灣政策沒有變。但華府更可能是在用「進兩步、退一步」方式,顯示美國真正政策是在共軍進犯台灣時,會馳援台灣。

這就牽涉美國長期以來對台海兩岸的「戰略模糊」策略;過去美國刻意不說清楚,如果共軍進犯台灣,美國會怎麼做,好讓北京當局猜測美國的反應,進而嚇阻軍事冒進,但同時也讓台灣猜測美方的反應,嚇阻台獨政治冒進。美國不願因為台灣搞法理台獨,而任意揮霍美國開的空白支票。這就是「維持現狀,台海和平情勢不能被任何一方破壞」的核心準則。

但華府的戰略模糊愈來愈維持不住了。其一,由於共軍日益壯大,根本不在乎美軍是否介入,一旦共軍決定犯台時,或已假設美國一定會介入,而且勢必想方設法阻止美軍馳援。

美國愈來愈擔心共軍軍力足以和美軍匹敵,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密利上將11月3日表示,中共解放軍正在發展未來能強行拿下台灣的能力。值得注意的,之前美軍印太司令說,還需要六年;密利則以月來計算,「在不久的將來,6個月、12個月或24個月內都可能發生」。密利沒有再提美軍有能力嚇阻共軍,只強調「美軍絕對有能力捍衛台灣,毋庸置疑」。

這是否意味美國政策已從「戰略模糊」轉至「戰略清晰」?尤其之前「雙重嚇阻」的另一部分:美國不願意給台獨一張空白支票,是否還存在?實情可能是這部分雖存,但隱而不現。因為台灣日益民主化,而蔡英文總統一再強調克制,並願意與北京對話,讓美方認為一步步走向強調戰略清晰,沒有負面作用。

可是只強調戰略清晰,給北京偏袒台灣的印象,對美中關係沒有好處。短期來看,必然影響拜登、習近平的峰會。所以美方官員先後做出政策宣示,首先是國務卿布林肯10月31日和中國外長王毅在羅馬會晤強調,華府在台灣問題上不會改變「一中政策」,但反對「北京採取的增加台海緊張形勢的行為,反對北京單方面改變現狀」,這符合戰略模糊立場,即不說明是否會武力護台。

其次,一周後,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11月7日接受CNN主持人扎卡利亞訪談,被問到「如果中國發動武裝攻擊,大規模網路攻擊,美國是否會協防台灣?」蘇利文回應,「我很早前就明白,不回答與台灣相關的假設性問題。我們最根本目標是避免台海出事」。蘇利文的回答並不是斬釘截鐵說「是的」,而是以務虛、審慎方式談美中關係,仍然保持在台海問題的模糊策略。

北京看來似乎已接受美國兩位高層官員對戰略模糊政策的保證,所以10日傳出拜登、習近平視訊高峰會,可能在下周舉行。

但長期來看,美國的戰略模糊政策勢必受到「共軍戰力增長」,以及「台灣獨立要求」的持續挑戰,還可能繼續維持下去嗎?現在看來,戰略模糊還是美國學者與官員的主流意見,但經再調整後,也許可稱為「新戰略模糊」。

首先,面對中國大陸不斷增長的軍力,美國不能無限制地與其軍備競賽,所以積極拉攏盟邦,加強演訓;除了軍事,還「延伸嚇阻」,明確對北京警告,如果發動軍事入侵台灣,除了將面臨美國軍事介入,還會面臨前所未有的經濟制裁,包括封鎖航線、從國際經貿體系孤立,在國際美元清算機制驅逐中國,事關重大。

可是只偏向對中國的嚇阻,只會引發北京不滿,且實際上也未必嚇阻得住。美國雖然需要台灣作為牽制中國的籌碼,但絕不希望被拖入不想要的戰爭。所以美國更明確警告台灣的政治人物與民眾,不單下任總統要謹言慎行,同時也要警戒現任總統任期最後兩年。雖然蔡英文看似謹慎不挑釁,但「第二任詛咒」揮之不去:要結束任期的總統,確實有可能冒進,譬如宣布趨獨的政策。

美國傳統的戰略模糊現在已左支右絀,出現問題,但轉換成戰略清晰的問題更大,此刻已到了催生「新戰略模糊」策略的時候了。

美國 台灣 北京

上一則

紐約客談/華人惡性罪案為何頻傳 莫非疫情催生犯罪

下一則

紐約客談/詹樂霞選州長 葛謨是墊腳石須踩死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