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烏克蘭將領:俄羅斯決定入侵時間點 與中國有關

俄國入侵的倒數?美國啟動「烏克蘭撤僑指示」的預警

美歐貿易休兵 降中國關稅指日可待?

美國官員30日在20國集團(G20)峰會開幕首日宣布,美國與歐盟已達成鋼鋁關稅協議,終止前總統川普2018年對鋼鋁材進口施加關稅的爭議。部分評論認為,由於北京當局和美國進口商不斷向拜登政府施壓,要求取消中國輸美商品關稅,美國貿易代表戴琪也釋出美中「再掛鉤」和降低兩國貿易緊張信號,美國取消中國商品關稅只是時間早晚問題。然而,這樣評估似過於樂觀,美國似不會輕易放棄對中貿易戰的這項武器。

美歐貿易戰休兵已談判數月,雙方一直把它放在國家安全高度,而不是僅以純粹貿易摩擦問題看待。因此,美歐達成協議的消息不是由貿易代表戴琪宣布,而是由國安顧問蘇利文宣布。歐洲原擬在今年6月1日對美國課徵報復性關稅,但拜登政府釋出和解信號後,放棄這個打算。

雙方當時發表聯合聲明就一致劍指中國,稱結束彼此針鋒相對的鋼鋁關稅的目的,是追究中國等「扭曲貿易政策」國家的責任。美歐都認為,過剩的產能抑制鋼鐵價格,加上主要來自中國的鋼鐵充斥全球市場,才導致全球鋼鐵業陷入困境。而美歐30日達成協議,消除了跨大西洋盟友間的摩擦來源,讓他們集中談判達成一項全球貿易協定,可望解決主要由中國造成的全球性鋼鋁產能過剩,並減少碳排放。

中國過去將美中貿易戰,歸咎前總統川普和圍繞他的一批仇中幕僚的「偏激行為」,期望拜登上台後將美國加徵的中國商品關稅一一取消;美國工商界也發動遊說,極力強調加徵中國商品關稅都是由美國消費者埋單,因此推高了美國通貨膨脹。

然而拜登政府迄今未取消這些關稅,貿易代表署今年4月31日公布的年度對外貿易障礙國家評估報告(NTE),依然直接點名「中國國家導向的經濟和貿易手段」,是多個產業產能過剩的「世界禍首」,「對美國未來成長契機和全球經濟公平性產生影響」,美國將採取進一步行動「解決有害貿易行為」。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日前公布的一項研究報告也顯示,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給美國部分地區和某些產業工人帶來持久性傷害,例如失去500萬個製造業工作崗位和9.1萬家工廠,而這些傷害在中國「入世」20年後仍未恢復。拜登政府既然強調勞工為重,欲爭取郊區選民支持,就不會向大企業的施壓低頭。

戴琪最近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數次通話,表達與中方溝通的意願;戴琪本月初發表美國貿易政策演講也提出美中「再掛鉤」說法,讓一些人產生美國可能取消中國商品關稅,或美中貿易戰將偃旗息鼓的聯想。

然而這些分析似乎忽略兩個大背景。首先,美中經貿上並未脫鉤,雙邊貿易額一直創造新高紀錄,預計今年全年將突破7000億美元,比川普發動貿易戰時的2018年有兩位數成長。其中中國對美出口將突破5500億美元。說明美國加徵關稅並未減少中國對美出口和美國貿易赤字,美國需要有其他配套措施,應對中國用貿易補貼方式刺激出口的政策。

按照拜登政府目前構想,某些商品關稅可能調低,某些可通過個案申請轄免,但還可能針對一些商品加徵關稅。

其次,對美中已脫鉤部分,即使「再掛鉤」,也不再是以前那個「鉤」。例如在高科技產品部分,美歐已在加緊推進跨大西洋貿易與技術委員會(TTC)運作,構築高科技尤其晶片的完整供應鏈及標準,而這個供應鏈會排斥中國。供應鏈構築好後,再把中國「掛」到美國主導的供應鏈的次要環節,讓中國按美國規則行事。日前拜登政府取消中國電信在美國運營許可,就是明顯新例子。

不過拜登政府內對如何處理與中國的貿易戰,看法仍顯得分歧。對中國態度持鷹派立場的國安顧問蘇利文,希望宣布提高部分中國補貼的關鍵行業產品關稅,同時減少對其他數千種商品的懲罰性關稅;但貿易代表戴琪則主張動作不宜太快,認為這樣將破壞與中國正進行的談判,應先給中方留出一些時間。

白宮目前已重啟免除500多種中國產品關稅的程序,預計還將尋求通過降低關稅或提供豁免等方式,為不屬於「對方最優惠行業」的企業提供關稅減免,寄望在「懲罰不正當貿易行為」的同時,減輕部分受貿易摩擦打擊的美國企業的負擔。無論北京怎麼回應,拜登政府都不指望中國最終會完全履行與川普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中國 美國 關稅

上一則

拜登G20主打供應鏈 重拾世界領導地位

下一則

雙語教學 牽動統獨神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