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川普再戰2024 對拜登不是壞事而是好事

前總統川普9日在愛阿華州州府第摩因市(Des Moines)州立體育場舉辦造勢晚會,與其說是為2022年期中選舉共和黨國會議員候選人助選,毋寧說是為自己2024年再度出馬角逐白宮寶座暖身;如果民主黨人到現在還以為川普是虛張聲勢,恐怕會看走眼。不過,對政績不彰、 民調低迷的拜登政府來說,川普代表共和黨參選總統不見得是壞事,反而是好事,且形勢愈早明朗愈好。

愛阿華州曾是搖擺州,向來是共和黨總統參選人試水溫的州;川普2016年和2020年選舉都贏得該州,9日是他卸任總統後首次回到愛州造勢。民調顯示,川普在愛州依然擁有高支持度,甚至比卸任前還高。因此川普到愛阿華州有「回家」感覺,受到熱烈歡迎,足以讓其他有意角逐總統的共和黨人望而生畏。

九個月前,許多共和黨人還質疑只擔任一個任期卻遭兩次彈劾的川普,在黨內還能扮什麼角色,但9日的造勢為共和黨人提供清晰跡象:川普的基本盤未崩跌,共和黨選民希望他領導,黨內誰與川普作對就是自討苦吃;只有繼續依附川普,才能在共和黨內吃香喝辣。尤其有意連任的共和黨籍參眾議員,更爭先恐後尋求川普背書。

儘管川普尚未正式宣布參選總統,但透過接二連三的媒體訪問,川普給外界一個最明顯信息:他只是在等待時機正式宣布;川普的長期幕僚米勒(Jason Miller)受訪表示,川普參選機率在99%到100%之間」。當然,接近群眾、營造聲望也想為自己多樁官司「保駕護航」。

有報導指川普在拜登政府陷入阿富汗撤軍亂局、美墨邊境發生海地移民危機時,曾兩度產生順勢宣布參選的衝動,但都被心腹幕僚勸阻。幕僚擔心過早宣布會被民主黨利用作為期中選舉的動員工具,壞了共和黨奪回國會參眾兩院大計,得不償失。

川普現在保持若隱若現的參選狀態,至少有兩大好處。一,壓制其他有意參選的共和黨人鋒頭。二,川普正面臨逃漏稅和煽動、策畫國會暴動等案件調查,他把自己打扮成總統參選人,有利把案件往政治因素上導引,以便於脫罪脫身。

目前共和黨有意參選者中,川普唯一忌憚者是佛州州長德桑提斯。黨內初選可能挑戰川普的人,43歲的德桑提斯民調支持度最高,德桑提斯又有現任州長優勢和佛州施政平台,川普多次受訪都把他當作黨內「假想敵」。他最近受訪直言如果初選中面對德桑提斯,將擊敗他,堅信德桑提斯最後將臨陣退出。

霸氣四溢的話出自川普之口,一點不讓人意外。對民主黨人來說,無論明年期中選舉是贏是輸,2024年迎戰川普比迎戰其他候選人更容易。以拜登目前不到40%的低支持率,不僅會拖累明年民主黨期中選舉,2024年想保住白宮寶座也十分危險。無論拜登是否尋求連任,代表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都須概括承受拜登施政表現。

拜登上任之初憑恃新冠疫情好轉和推展疫苗注射等帶來高支持率,貿然拋出不切實際的移民改革主張,種下邊境移民危機禍根。後來疫情又轉壞,加上阿富汗撤軍狼狽不堪,支持率加速下滑;推動幾大預算法案過於冒進,未步步為營,導致民主黨內進步派、溫和派分裂,債限提高法案受牽制,美國出現倒債危機。

這些施政失誤都將成為共和黨攻擊目標。假如共和黨由德桑提斯出線,攻擊力道會更強烈。如果川普出線,他在共和黨基本盤支持率固然很高,川粉忠心耿耿,但2020年總統大選結束後川普的表現,讓中間選民和民主黨曾支持川普的選民看清,川普是為一己私利,無視憲法,顛倒黑白地否定2020年總統選舉的合法性。

在兩黨黨爭中為了讓共和黨占優勢,共和黨擺出不惜讓國家債信出現危機,無視川普任內也曾兩度提高國債上限。川普把處理債限法案暫時與民主黨妥協的共和黨參院領袖麥康諾貶得一無是處,實際上已不是「美國優先」,而是「川普優先」。

川普迄今毫無證據繼續宣揚「選舉舞弊論」,固然可凝聚支持者,但只要川普出線,反川普選民再次無條件集結,2024年總統大選必然再成挺川普、反川普兩大勢力對決,如同2020年大選的延長戰;拜登政府四年政績究竟如何,可能少有選民在意了。

這對民主黨反而是天賜禮物,因為2020年大選票投拜登的8126餘萬選民,很多人只是不希望看到川普連任,這種形勢2024年或許很難改變。

川普 共和黨 民主黨

上一則

最新口服冠毒神藥

下一則

經濟專欄/巨嬰幽靈猶存的台灣金融投資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