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愛達荷州購物中心驚傳槍擊 人群逃竄 釀2死6傷

拔槍、瞄準、射擊…還原鮑德溫「誤殺」事件

美最高將領和敵軍私下通話 越權叛國?

「華盛頓郵報」新書揭露,川普總統執政最後80天,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Mark Milley)上將擔心川普引爆戰爭,曾兩度打熱線電話給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保證」美國不發動攻擊,以避免美中武裝衝突。此事被川普先譏為「寫小說」,繼而指控密利犯叛國罪;共和黨重量級參議員魯比歐(Marco Rubio)等指密利已不適任,要求拜登總統將他解職;但拜登卻力挺密利。

這事看來屬實,除了反映川普執政「一切都亂了套」,更顯示美軍優良傳統,如軍隊國家化、政治中立不介入政爭被破壞,高級將領面臨重大時機的判斷力更有問題。就像魯比歐說的,「密利無視國家安全」,「美國國家安全和領導世界的能力正處於危險中」。

理由是一,密利既未獲總統或國防部授權,逕自打熱線給「敵人」,違反國家體制和政府位階職權,有越權、通敵、洩密等之嫌,不論動機和目的多麼正當,與叛國已是一線之隔。

二,密利是川普2018年任命,他未盲從於川普,獨立人格卻用錯地方,才有突兀之舉。美軍效忠國家和憲法,不像習近平拔擢誰,誰就成「習家軍」,密利未成「川家軍」,他遵守美軍最高信條、西點軍校校訓「責任、榮譽、國家」;但責任之一就是接受三軍統帥總統領導,密利可能把「責任」放第一,才打電話想防止戰爭。問題在川普從未下令開戰。他本可尋求副總統、國會領袖等協助,卻貿然向敵軍「表白」,造成洩密。

三,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統率協調各軍種司令,等於代替總統統領各軍種。而憲法明文規定,總統是國家所有軍隊的最高統帥,與國會參院合享對外宣戰權,外交權也歸總統,軍人並無外交權。密利未經授權就打熱線電話給敵手,明顯侵犯總統權力。

四,川普內政和外交操作有很多「反中」措施,都是為選舉,明顯在走「戰爭邊緣論」,也是欺敵施壓策略;當時美中和外國很多人擔憂美中擦槍走火,或川普選情不利時可能對外開戰,藉戰爭停止大選,以緊急狀態為由讓總統自動延任,眾院議長波洛西也承認確有此顧慮。

密利頻密觀察和揣摩川普,可能比所有文武幕僚更提防川普動武和脫軌。當時有500多位退役將領連署公開信,認為川普不適任,也有近200位退將挺川普,密利也召集將領重申美軍中立,可見軍中分歧,情勢比外界想像危險。

密利致電李作成分別是去年10月30日(投票前四天),和今年1月8日(挺川普民眾攻擊國會大廈兩天後),是川普最可能有不尋常舉動的時刻。新書爆料,密利看到情報顯示,中方認為美國正準備對它發動攻擊,才撥電話。這麼一來,密利顯然也洩漏美國得知的中方情報,他告訴李作成後,如中共追查洩密,可能破壞美國情報來源,甚至抓到洩密者。

其次,密利向李作成說,「我向你保證,美國政府很穩定,一切都會好起來」;「我們不會對你們發動攻擊,或有任何有力行動」,承諾會在美國發動攻擊前警示李作成,用意在安撫中方,避免誤判而動武,避免兩國核戰相互毀滅。但設若對方如因此掌握美軍不攻擊,反而順勢先發制人攻擊美國,美國冒的風險有多高?

密利還召集高級將領,一一詢問如果川普發動戰爭要如何應對,即使動機是防止川普開戰,卻像在密謀「抗命叛變」,頗有爭議。

密利既洩漏川普的外交策略底牌,也洩漏美國高層分裂,川普指揮不動美軍了,讓北京知道川普和美軍都變成了紙老虎。習近平後來不斷強調東升西降、中美平起平坐,可平視美國,中共對美轉為高調,不知和密利表白是否有關?如果是,密利罪責就更大了。

美國核武發射程序非常嚴格,並非總統一人可定奪,軍方有各種核實、批准程序。密利最不濟還可在川普發動戰爭前抗命,或用請辭、公開勸諫訴諸全國民眾等方式阻攔,他竟出此下策,看似高瞻遠矚、關心國家安全,卻正如中情局長哈斯柏(Gina Haspel)說的,這是「走向右翼的政變」。

但民主黨人和反川普者似乎認同密利做法,未看到他對法制的破壞、對美軍的負面教育。身為美軍最高階將領,密利的判斷力、危機處理和越權等都是醜聞,玷汙了美軍傳統。拜登卻還廻護密利,真是不幸上再添更不幸,足見美國黨派紛爭傷害憲法體制,模糊了是非原則,惡性影響還在發酵和擴散。

密利 川普 美國

上一則

紐約客談/均貧富政策 錢沒用在刀刃上

下一則

美中新冷戰 或從澳洲立陶宛延燒全球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