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輝瑞補強針打不打?CDC:可先諮詢自行評估

德國大選 社民黨蕭茲宣布尋求與綠黨、自民黨組閣

拜登要東盟選邊對抗中國 很難成功

隨著拜登總統上台,資深外交官和政策專家重返華盛頓,東盟國家期待與美國的雙邊關係有一個新開始,但2021年上半年,拜登政府的重點放在西方盟友以及加強與印度、日本和南韓的戰略關係上。美國人在戰略上勢利眼,忽視了東南亞國家,更加強化它與東盟之間深刻的地緣政治裂痕。

進入2021年下半年,拜登政府終於回過神來。國防部長奧斯汀7月23日前往東南亞,訪問越南、菲律賓和新加坡三國;8月下旬,副總統賀錦麗將訪問新加坡與越南。國務卿布林肯更積極以視訊,參加東盟國家召開的所有區域外長會議。

在當今美中兩超強格局下,東南亞國家在國家安全上靠美國,在經濟上靠中國,所以很不願意在美中之間選邊站,因為選了任何一邊,都可能丟失另一邊的利益。

在歐巴馬任期最後幾年,美國希望在經濟上能提供東盟國家遠景,所以推動談判跨太平洋戰略夥伴協定(TPP),但連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喜萊莉‧柯林頓都因國內選票的考量,竟然宣布即使當選也不會加入。川普上任後第一個上班日,更簽署命令取消參與談判很久的TPP。

拜登雖然同屬民主黨,但美國政治氣氛已改變,大家視貿易協議如蛇蠍,以保住美國工作機會為最優先,至少在明年11月期中選舉之前,拜登政府不會再談判任何新的貿易協議,包括加入現在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

反觀中國,正在深化與東盟的經濟合作。中國連續10年是東盟第一大貿易夥伴,2020年東盟取代歐盟和美國,成為中國第一大貿易夥伴;2020年11月,各國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東盟國家更都是中國「一帶一路」計畫的受益者。

既然美國在經濟上無法吸引東南亞國家,就以區域安全來施壓,尤其是標舉南海議題,強調中國對其他南海主權聲索國家的霸凌,希望東南亞國家能團結一致,尤其是重演2010年7月越南東盟外長會議的一幕。

中國當時雖然與越南、菲律賓等國已有南海主權爭議,但沒有人帶頭,大家敢怒不敢言。美國國務卿喜萊莉‧柯林頓趁隙而入,抓住中方「南海為中國核心利益說」,大加發揮;中國對美國要講什麼雖然不悅,並不驚訝,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會場上東盟國家竟然此起彼落呼應,共有十個國家對南海問題發言,都針對中國而來。

發言結束後,中國外長楊潔篪要求會議暫停一小時,回來後氣沖沖發表25分鐘不看稿的演說,以七大提問方式「闡述中方的立場」。其中以非常不合「外交辭令」的話,直接了當批評東南亞國家「中國是大國,其他國家是小國,這是事實」、「你們都應該記得,各自的經濟發展都是靠中國」,這讓東南亞國家深切體會了中國的傲慢和盛氣凌人。

可是11年後,東亞峰會的外長會議8月4日以網路視訊方式舉行時,美、日相繼提出新疆、香港問題,攻擊中國,王毅當場批駁,但整個過程中,東盟各國外長並沒有附和。

劍拔弩張的場面,不僅在會議桌上,更實際存在印太區域。美軍日前宣布,美國陸海空軍及陸戰隊聯合17國部隊,舉行自冷戰結束後40年來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這場名為「2021年全球大規模演習」(LSGE21),是由美國各軍種加上英國「伊莉莎白號」航母特遣艦隊、澳洲國防軍和日本自衛隊等盟國參與,希望能建立類似北約的協調整合機制。

但與此同時,解放軍也宣布在南海舉行對抗性軍演,除了駐紮海南島的國產航母「山東艦」參演,外界猜測,由於演習區域高達10萬平方公里,相當罕見,有可能進行中遠端導彈射擊課目訓練。

美中對峙愈激烈,東盟愈希望維持中立,各國拒絕在超級大國之間做選擇。各國也把中國視為不可或缺的經濟夥伴,這是源自於東盟國家的特性。過去標舉以東盟為中心的區域合作架構,但在現實上,東盟的地緣政治重要性不可能僅靠它的內部協調、資源整合和戰略遠見來獲得;更重要的,這個區域組織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其他大國對它的認可和尊重。

經過11年前越南那一幕後,北京現在非常小心經營與東南亞各國關係,言必稱「東盟中心地位」,但美國似乎還沒有察覺東盟各國心態,口口聲聲要他們選邊站,甚至要拉他們建立一個對抗中國的「亞洲版北約」。拜登政府硬要逼東盟選邊對抗中國,成為不可能的任務。

中國 美國 東南亞

上一則

紐約客談/無論有無疫情 房客房東恩怨永不休

下一則

紐約客談/紐約首位女州長 真打破職場天花板?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