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影/美國國鐵蒙大拿州出軌 已知3死至少50傷

中國發布新疆白皮書 否認「種族滅絕」指控

薛曼訪問後 美中都不想關係崩毀

美國副國務卿薛曼訪問天津,事先大家都不看好,認為充其量是阿拉斯加會談的延續,所以中方也有備而來,外長王毅提要求與底線、副部長謝鋒提出中方要美國糾錯與關切的清單。總的說來,中方還是要求美方率先做出改變,糾正決策,尤其是要釋放緩和關係的誠意。

北京學者解讀認為,中美兩國關係相較之前明顯惡化,中方對美國的戰略發生變化,凡涉及核心利益問題已不再隱忍。無獨有偶,美方也有學者指出,從中方這些要求與清單來看,北京基本上是在要求美國不要管中國的事,「讓中國為所欲為」,美中之間的敵對此次會談後可能會「像水泥變硬般」固化。

但如果把中共媒體鋪天蓋地譴責美國的聲明,當成會談內容,或認為美國一氣之下會翻臉,認定會談是失敗的,未免也見樹不見林。這次會談前,雖然歷經波折,訪問層級有爭議,但雙方都希望談成,不想也不會談崩。

從更細部看,薛曼並不是為吵架而來。她在會談與會見後接受記者訪問,對中國的表態一點都沒有情緒性反應;而白宮與國務院都沒有像阿拉斯加會談般,事後有針鋒相對的反駁。相反,我們發現,美國為天津會談設定的目標已經變為:一是設置競爭的界線,防止競爭升高成戰爭;二是開展新的可能性,向中方試探。

薛曼抵達天津前兩天,美方匿名官員向媒體簡報表示,薛曼將明確表示,雖然美國歡迎與中國進行激烈和持續的競爭,但雙方都需要按照相同規則,在平等的基礎上進行,「我們不希望這種激烈和持續的競爭演變成衝突。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希望確保有護欄(guardrail)和參數,負責任地管理這種關係」。

而中方也留下繼續談判的餘地。在新華社眾多譴責新聞稿中,值得注意的是在最後,針對記者提問,這是否意味著雙方沒有達成共識,會談不歡而散?謝鋒表示,總體看,這次會談深入、坦率,增進了對彼此立場的瞭解,對爭取下一階段中美關係健康發展是有益的。

會談後,有中方學者分析認為,清單中部分項目是「易採的果子」(low-hanging fruit),如取消對中國留學生的簽證限制、撤銷將中國媒體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等,美方只要有善意表示,就可能換得中方在人權等部分的退讓。

當然大家最關心的是拜習高峰會的可能性,即使這次會談未談及拜登、習近平峰會的可能性,但美方確實想打開僵局,避免衝突進一步升高。這就給中方一些民族主義者囂張的理由,認為是華府有求於北京,黨媒也充滿自得意滿論調,但證諸各種條件,這是嚴重誤判。

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在拜登與俄羅斯總統普亭會面後曾說,拜登相信「面對面」外交無法被取代,這是美方準備好在適當時機與習近平見面的原因。有人以薛曼和謝鋒沒有談到高峰會,反證氣氛不佳、沒有進展。但事後白宮發言人表示,美國預期在某些時候會出現美中交往機會,而拜習會不在這次討論範圍,這也非天津會議的目的。

副國務卿的層級本來就未必談高峰會,薛曼訪問的作用在鋪平後面的互動道路,包括雙方的「兩大」: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或國安顧問蘇利文,以及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與外長王毅,先訪問對方國家,並盡快互派大使,開始細部交涉等。

薛曼接受記者訪問時說,她參加會談並不期望立即取得成果,「是否會有後續接觸,以及能否再邁出一步,我們拭目以待。在建立這段關係的初始階段,我們無法知道,是否能夠達到所有我們預期的目標」。

值得注意的,王毅會見薛曼,候任駐美大使秦剛也出席;而次日下午,秦剛就啟程飛來美國履新,這意味著隨著薛曼到訪,美中之間的正常管道將陸續展開,除了秦剛作為固定的溝通管道之外,可以預想未來更高層互動,如外長與國安顧問層級,都可能互訪。

當然美中未來並非不可能出現新的緊張或障礙。中方指責美方名為修復關係,實際上卻不安好心,尤其是薛曼繞了一圈,先去日本、韓國、蒙古再到中國;而薛曼才離開天津,國防部長奧斯丁就訪問東南亞,國務卿布林肯則訪印度,會見達賴喇嘛的代表和印度官員,明顯繼續部署對中國的圍堵,就像3月阿拉斯加會談前一樣。

或許此刻我們應冷靜觀察美中關係的各種跡象,無須隨人起舞,畢竟當前兩國內部情勢,都在牽動彼此的關係。

美國 薛曼 中國留學生

上一則

一洲焦點/中共提2份清單測試拜登、拜爾絲退賽省思

下一則

紐約客談/紐約主動出擊 防疫邁向正軌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