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佳餚來自實驗室 新創公司明年推「細胞培養」魚肉

不願出示接種卡 3德州觀光客痛毆紐約餐廳員工

習近平的恐懼 反映中共面臨生死存亡

中共建黨100周年是反思的時刻,一個重要的反思結論是:中共得了害怕自己滅亡的恐懼症。中共這種恐懼症特別見於當前總書記習近平的言論和行動,他為了避免中共滅亡,九年來推行種種強黨政策;政策邏輯是黨強大了,對內對外都能鎮壓得住,可避免亡黨。如果習再延任10年至2032年,2021年的百年黨慶正是他掌權20年的中間點,亡黨恐懼症已表現在前十年的政策,也預示中共後十年的發展。

按理說,中國已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軍力也足以威懾鄰國,政治上更可參與制訂國際規則,既自認或實際上足夠強大,實在不應恐懼中共會滅亡。但習近平七一講話重點,正是要突出中共強大,並對欺負中國的外國勢力發出「必將頭破血流」的警告。為什麼展示強大和警告?合理的解釋是,恐懼來自內心,愈害怕滅亡者愈容易想示人強大並警告敵人。

習近平2012年上台,即面對存亡危機。之前胡溫時代,中共已一片不反腐就亡黨的聲音;習一上台立即反腐,掌權九年共查處150萬名幹部;蘇共2000萬黨員一夕之間放棄了黨,蘇聯立即瓦解,對中共來說,這是最不能忘記的亡黨教訓,習因此推動反腐強黨,感歎前蘇聯竟無一男兒。更重要的習藉反腐打虎,扳倒黨內所有可能挑戰者,掃清反對者才可集權於一身。

習掌權九年,對內不斷加強控制;胡溫時代即使常有維權律師被捕,以及民眾上訪事件,但言論相對寬鬆。對習來說,一切歧見異音都須趕盡殺絕,舉國上下只能有黨和他一人的聲音。近年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急速發展,對人民監控已遠超文革時代,北京、上海等地街頭到處是攝影機,大學校園和課堂內、火車站,甚至每個小區都有攝像頭,利用人臉辨識技術監控。黨組織滲透企業、校園、社區和傳媒,也深入地方基層,連最偏僻的鄉村也有黨委書記。「黨天下」牢牢控制全國,一切都是為確保避免亡黨。

習近平恐懼分離運動,對內蒙禁止蒙古語教學,對新疆、西藏強逼同化,對香港更製造自由民主悲劇,將一個半世紀以來高度自由自治的國際化大城市,變成一黨專政的紅色淪陷區。兩周前,香港發生兩起民眾在網上批評政府而被捕事件,港府立即聲明評論可以入罪。導致兩周以來,港人不敢再從網路上說話,以前港美兩地之間天天透過WhatsApp論政,現在一片緘默。

香港銅鑼灣鬧市日前發生刺警案,港大學生會支持刺警和自殺的梁健輝,因此遭圍剿;學生會已道歉並解散,但特首林鄭月娥仍要追究,禁止學生出境,國安警察也於16日進入校園搜查,帶走學生會的電腦。赤化洪流的香港已面目全非;半世紀以來,香港機場不會聽到離別的哭聲,但現在爆發開埠以來最大移民逃亡潮,離開的人絡繹不絕,機場處處聽到哭聲,因為離開的人可能不會回來了,分手變成生離死別。

為了展示強大,習上台後對外推動擴張策略,南海造島、一帶一路、加速建軍、軍演秀肌肉。如果鄧小平韜光養晦低調發展是智慧,那麼習近平高調亮劍就是愚鈍魯莽,因為展示強大的結果招來反擊。川普政府2018年發動貿易戰,是習近平執政從順風到逆風的轉折點。

更不智的是,2020年世紀疫情爆發後,中共對外推行戰狼外交,戰狼姿態招致川普政府和西方更大的反擊,美國中斷40年來的交往政策。拜登上台,不但沒有停止川普對中國貨關稅,還與盟友合組抗中民主聯盟;6月中,聯盟政策開始見效,拜登在G7峰會成功與發達國家重建關係,擊破北京拉攏歐盟、分化西方的美夢,使中共變得更孤立。

其實,中共的滅亡恐懼症早在1989年即深深種下。老大哥蘇共政權只維持74年(1917至1991)就瓦解,32年來,中共一直被生死存亡的亡黨危機困擾;到習近平執政,恐懼加深,川普加拜登大大加深了中共危機。毛澤東之孫毛新宇10年前曾祝中共「長命百歲」,如今中共活滿100歲了,愈往前行恐懼愈深,都反映在中南海的內外政策上。

中國人口老化嚴重,十年後勞動人口將負增長,勞動力短缺對經濟將造成嚴重影響。中國1980年代至2000年代的30年,人口紅利提供充足勞動力,工資低,促成經濟飛速增長;但2010年代起工資上漲,人口老化壓力漸增,經濟增長放緩。十年內,政治、經濟、社會等因素,都成中共生死存亡的大考驗。

中共 習近平 中國

上一則

《迴響》龍子鳳兒或鼠子的聯想

下一則

拒做沉默羔羊 團結嚇阻犯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