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影/美國國鐵蒙大拿州出軌 已知3死至少50傷

中國發布新疆白皮書 否認「種族滅絕」指控

最高法院選舉法裁決 有利共和黨反攻

聯邦最高法院本會期休議前以6:3裁定,維持亞利桑納州兩項從嚴限制投票權的州法,有如對聯邦1965年「投票權法」限制其部分效力,鼓舞共和黨執政各州跟進立法。裁決不利拜登政府,可能衝擊民主黨票倉,為2022年期中選舉及2024年總統大選投下新變數。

這項裁決涉及亞州兩項投票法規,一是亞州選民如果在錯誤的選區投票,則選票作廢不計;二是對所謂代理投票的代理人從嚴認定,只有選民家屬、行動不便選民的照顧人,才可代理協助投票。代理投票被稱為「收穫選票」(ballot harvesting),選舉期間常見到,例如養老院可集體收穫選票,但可能疏於身分認證或易人為操縱選票的流向。

國會1965年立法生效的「投票權法」,被視為美式民主制度的里程碑。投票權法從寬認定投票資格,讓更多人可用選票發聲。而投票涉及的因素包括選民年紀、健康情況、居住區等,往往有利民主黨選民,使保守派多年來一直意圖限制投票權法。

最高法院2013年首次裁定,該法規定各州修改選舉法規時,須先知會聯邦司法部,規定違憲,從而限制該法第五章權限。這次針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與亞州檢察長的訴訟(Brnovich v. DNC)涉及該法第二章,規定各州若有歧視性選舉法律,任何人得追訴之,使少數族裔維權團體更容易挑戰限縮投票資格的州法。

六位立場保守的大法官並未認定亞州選舉法規違反第二章,只是限制第二章的法律效力。簡單說,代表多數意見的艾利托認為,指控亞州選舉法規歧視特定選民的舉證不足,民主黨「無法提供統計證據」說明亞州從嚴認定投票代理人規定,對非裔、西裔造成何種影響。

多數大法官也認為,亞州法規是為防止投票舞弊,「郵寄投票的真正危險是詐欺」。這正是共和黨紅州急於彌補不利的選舉漏洞。

強烈反對的三位自由派大法官,由凱根執筆不同意見書認為,大法官多數裁定等於摧毀本欲終結投票歧視的投票權法。拜登也發表聲明批評這項裁決,認為「短短八年時間,最高法院嚴重破壞1965年我們多少年才爭取到的投票權法律」。

最高法院判決的直接影響,包括:一,已在法院狀告喬治亞州新選舉法規違法的聯邦司法部,可能陷入未審先敗困境;二,裁決將鼓舞其他共和黨紅州議會跟進立法或修正法律,從嚴認定投票資格。實際上,部分紅州去年即通過選民投票須提供有照片身分證明,並限制投票站與集票箱數量與地點。共和黨認為新措施在防止舞弊,民主黨則認為是打壓與限制少數族裔投票,涉種族歧視。

前總統川普至今緊咬大選舞弊,多數共和黨人認同川普說法。去年疫情造成各州普發郵寄選票,且選票計票從寬,追究困難,影響關鍵州(特別在藍州)川普的得票數。但川營始終拿不出大選舞弊的鐵證,各紅州議會愛莫能助,讓川普法律挑戰官司一路挫敗到最高法院。

川普的大選舞弊論使各紅州立法,綁緊投票法規,想堵住民主黨票源。如果拜登未來一年半施政失誤,投票權又從嚴認定下,可能降低民主黨候選人得票,使該黨在參眾兩院失去多數黨地位,2024年大選陷入危機。

拜登上任後,新國會年初在眾院通過「人民法案」,試圖從聯邦立法對投票權立母法,使紅州難透過州法從嚴認定投票資格及投票方式。但眾院通過後,參院共和黨50票團結一致阻擋法案,民主黨目標未達成。

自由派媒體痛批最高法院的裁決,認為是民主黨重大挫敗。「華盛頓郵報」社論指這是為立法限制投票權開綠燈,摧毀原本中立的投票權法。「紐約時報」社論指「最高法院拋棄投票權法」,六位保守派大法官要支持民主黨的選民遠離投票站,即使得票再多,也不讓民主黨候選人獲勝」。支持民主黨的美華協會發表聲明,指這項裁定傷害亞太裔投票權。

平心而論,投票權是美式民主的最重要表達渠道,更重要的,合格選民也須誠實投票、計票。近日紐約市長民主黨初選就爆出紐約市選舉局計票時,竟把13萬張樣票統計進去,因領先的候選人發現兩次開票數有異,才掀開醜聞,究竟是工作人員電腦操作失誤或蓄意舞弊,讓選民對選舉制度喪失信心。

亞州檢察長布諾維奇表示,公務員有神聖責任維護人民投票權與對選舉投票過程的信心。最高法院的裁決,意義就在這裡。

投票 民主黨 共和黨

上一則

仲夏之夜

下一則

兩個百年是什麼?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