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殺死東三省人?中國東北的「暴力硬停電」風暴

麻州華裔兄妹被中國限制出境4年 已獲釋返美

美國「疫苗外交」之外 還可做什麼?

美國政府慷慨捐贈台灣250萬劑莫德納疫苗,於台灣時間20日下午抵達桃園機場,以具體行動支持台灣對抗新冠疫情的挑戰。儘管美國官員一再強調「挽救生命」的美意不附加任何條件,但外界多解讀為這是抵消中國「疫苗外交」影響的重要舉措,旨在限縮北京在台灣疫苗短缺之際、操作兩岸關係的空間。而美國除與中國展開疫苗外交戰之外,應該還能做更多事。

隨著美國民眾疫苗接種率向70%的目標邁進,美國疫情大幅緩解。美國憑藉雄厚的經濟實力和先進疫苗研發和生產能力,已開始著手幫助世界各國,尤其貧窮國家接種疫苗,對付已在全球肆虐一年多,造成1.8億人染疫、380萬人喪生的新冠疫情。

拜登總統上月17日宣布,美國將在六周內,向國際供應8000萬劑疫苗。包括最新承諾的2000萬劑輝瑞、莫德納和嬌生疫苗,以及此前承諾未在美國獲得認可的6000萬劑阿斯特捷利康(AZ)疫苗;美國捐贈疫苗劑量是兩大地緣政治對手俄羅斯和中國捐贈世界1500萬劑的五倍。

日前在英國舉行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期間,拜登再宣布未來兩年向100多個窮國捐贈新冠疫苗5億劑;在美國推動下,G7其他國家也承諾捐贈疫苗5億劑,使G7承諾捐贈多達10億劑疫苗。拜登並誓言「在抗擊新冠肺炎大流行的鬥爭中,我們的國家將成為全世界疫苗的兵工廠」。

美國的舉措體現疫情前各國人民休戚與共的理念,也奠定美國在全球對抗疫情中的絕對領導地位,使中國此前的「疫苗外交」相形見絀。

儘管去年底以來,中國利用美國疫情嚴重,自顧不暇,優先考慮對本國民眾施打疫苗而無法對外供應疫苗的機會,大肆推展「疫苗外交」。但據總部位於北京的播銳智諮詢公司(Bridge Consulting)統計,中國出售外國疫苗數量(6.83億劑)幾乎是捐贈數量(1830萬劑)的近40倍。

這與美國大手筆慷慨捐贈,形成鮮明對比。中國把尚未結束三期臨床試驗,也未獲世界衛生組織(WHO)批准的疫苗,出口到迫切需要疫苗的國家,對內還宣傳標榜「人道主義」,在國際間頗受詬病,被批評「趁人之危」、「發疫情財」;而中國疫苗效用有爭議,在外國接種後狀況百出,更使中國想透過「疫苗外交」而收穫的軟實力大打折扣。

美國在「疫苗外交」下半場漂亮出擊,贏得世界讚譽。但美國不應滿足於此,應該藉此次新冠疫情作更深層思考,促使全球作出改變,讓窮國和富國人民都能獲得相應的醫療資源,實現健康權利公平。

當前全球健康資源分配極不公平。據2017年統計,在富國,每年人均醫療開支為2937美元;而在不少窮國,人均醫療開支不到41美元。且各國用於醫療研發經費分配也極不合理,多數流向富有的病患,因為製藥商認為這樣投資才有利可圖。

在美國,我們可以選擇各種過敏藥物,因為眾多製藥商都熱中研發,然而對那些最致命的病症,包括非典型性肺炎(SARS)等構成嚴重大流行威脅的病疫,卻很少人願投入人力、物力研發。

新冠疫情在全球大爆發,對人類生命和經濟、社會造成嚴重衝擊,暴露全球在應對公共健康危機時準備不足,也給當前拜登政府帶來大好機遇,讓美國可藉此發揮自己的影響力,領導各國為因應未來的大流行病未雨綢繆。而其中一個刻不容緩的措施,就是推動在今年11月世界衛生大會上,簽訂一個應對大流病的全球協議。

這份協議至少應解決三個問題:其一,應確保提供一個基本健康制度,要求各國政府疫情透明化,杜絕類似中國去年隱瞞疫情做法。讓民眾在可預防的疫情到來前盡快接種疫苗,而不像新冠疫情爆發初期,各國政府和醫務人員束手無策,坐以待斃。 這需要各國增加投資,改善疫苗供應鏈,提高全球製造、運輸和配送能力。

其二,推動各國政府提供激勵機制,增加對醫藥研發的資源投入,研發結果讓窮國也有機會共享。

其三,對由政府以公共投入資金研發的新藥,政府應保留控制權力,不能很快無條件地轉讓給私營公司牟利,以致民眾公共利益受損。

疫苗應是公共產品,面對國際公共衛生危機時,各大國之間應該合作,而非爭奪輸贏。拜登政府若能在「疫苗外交」和「零和遊戲」之外看更遠,不僅能在下次疫情到來前,讓世界更有準備,也能進一步鞏固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

疫苗 美國 疫情

上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下一則

香港「赤化」 兩岸關係也失去緩衝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