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東京奧運獎牌榜 中國2金暫居第一

東奧/中國第2金出爐 侯志慧舉重破奧運紀錄

稱中國是系統性挑戰 北約迴避新冷戰

冷戰之後,北約似乎找不到明確的方向。由於蘇聯解體,華沙公約瓦解,冷戰時期的主要威脅不復存在,雖然俄羅斯仍對東歐國家屢屢侵擾,但西歐國家不再擔心莫斯科大舉入侵。

新的問題出現在美國。尤其川普上台後,不肯重申條約第五條集體防衛,多次施壓盟國分攤國防支出,並威脅要撤軍,讓其他盟國擔心北約隨時會崩潰。所以2019年法國總統馬克宏才以「腦死」來描寫北約奄奄一息的狀態。

美國新總統拜登改變了這種情況,他到布魯塞爾參加北約峰會,就對共同防禦條款作出清楚承諾,難怪德國總理梅克爾首先表示,這次峰會具有重要意義,北約從此展開新頁。

但無可否認,中國是這次北約峰會的新焦點,就像之前兩天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一樣。尤其北約峰會的公報,明確指出「中國的明確野心和獨斷行為,對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和北約安全相關區域,構成系統性挑戰」,這當然是呼應拜登訪歐的主調,也反映中共已成為全球性威脅。

有些評論認為,北約終於找到新方向、新任務,要跨出歐洲,在美中爭霸的世界大棋局中,扮演新角色。可是這樣看即使不是錯誤解讀,也是過分引伸;公報陳述所反映的,其實並不是轉移重點到亞洲,而是更重視歐洲與北美的安全。

這並非北約首次提到中國,第一次是2019年北約在倫敦的高峰會,北約關切中國,有三點背景:中國是個專制威權國家;二,其國防預算與軍事企圖與日俱增;三,中國與俄羅斯發展潛在軍事結盟關係中,萬一成真,對美國等30個北約成員國立即構成挑戰。

但北約這次公報,對俄羅斯與中國還是區別對待。俄羅斯是「威脅」(threat),中國被描述為「挑戰」(challenge)。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進一步說明:「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但是權力均勢在改變中,中國離我們愈來愈近,我們看到中國在網路空間,在非洲出沒、並在我們的基礎建設上投資,我們必須團結以一個聯盟來對應」。

他具體指的是解放軍頻繁派遣軍艦到地中海,與俄羅斯在北約後院舉行聯合演習,並投資歐洲各國的5G通訊與希臘海港。

但公報也納入德國等國家意見,指中國在許多問題是敵手、也是夥伴,呼籲要盡可能與中國進行建設性對話;梅克爾就指出,北約在處理中國問題時,必須找出正確平衡點,既不低估中國,也不加以高估。法國總統馬克宏也淡化北約宣告中國是全球安全威脅的說法,他說,北約不可因此「偏離了我們的核心任務」。

北約的歐洲盟員並不像美國,認定中國是頭號威脅。事實上,部分中、東歐國家還私下擔心,美國會把在歐洲的軍事資源,轉移去亞洲對付中國,從匈牙利總理奧爾班,到英國首相強生,都眾口一詞表示,「我們不要新冷戰」。

雖然部分歐洲國家,如英國、法國、德國,應美國請求都派軍艦到亞太,參與和美、日、澳洲、印度的聯合軍演,但美國並不期待他們會介入台海、南海或東海的情勢,更不用說與共軍發生對抗衝突。

近日英國首相強生送別造訪亞太地區的「伊莉莎白女王號」航母時,甚至表示,英國「不想與任何國家作對」,而德國在其「巴伐利亞號」護衛艦未通行南海前,就預告也將訪問上海。顯然,除了美國,各國都玩政經分離、兩面平衡的遊戲。

美國人也看得很清楚,在亞洲,北約充其量強調與日本、韓國、澳洲與印度等國家的政治關係。因為中國去年已超過美國,成為歐洲最大貿易夥伴,歐洲對中國市場的依賴,意味著不會完全支持美國和中國激烈對抗。

中國對北約的公報當然還是不以為然,馬上聲明批評北約說法是「冷戰思維延續和集團政治心理作祟」,並強調,中國不會對誰形成系統性挑戰,「但如果誰要對我們進行『系統性挑戰』,我們不會無動於衷」。

可以想見,為了自保,中國必然私下加緊與俄羅斯軍事合作,中俄之前已有非正式的「反美聯盟」,由中、俄、伊朗、北韓和其他小國組成,以另一種姿態來對抗美國;如果中俄真的走向軍事同盟,屆時即使歐洲國家不情願加入美國的反中陣營,恐怕也身不由己,將捲入新全球衝突漩渦中。

在我們眼前發生的,其實是國際政治中典型的聯盟與反聯盟的形成,即使大家都不要新冷戰,冷戰2.0版似乎正在形成中。

中國 美國 俄羅斯

上一則

評論╱腳踏美中兩條船 普亭空前舒適

下一則

紐約客談/亞裔要維權 非裔不是榜樣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