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台桌球混雙擊敗韓 林昀儒、鄭怡靜4強對日

美「泳抱」東奧首金 卡利斯茲游泳混合400米奪冠

美推民主版一帶一路抗中 為時已晚?

13日在英格蘭康瓦爾(Cornwall)結束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是「美國回來了」的標誌性會議,成果豐碩;其中最重要成果,是與會六個發達國家支持美國倡議、協助貧窮國家興建基礎設施的全球新計畫「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簡稱B3W),以抗衡中國已推動逾七年的「一帶一路」倡議。

這項被稱為美國版「一帶一路」的投資計畫,儘管在俄羅斯和中國都唱衰,美國也有人不看好,認為「為時已晚」、「紙上談兵」,但適值中國「一帶一路」計畫導致一些國家陷入債務危機而被詬病,中國被指刻意隱瞞新冠病毒源頭、國家信用受質疑之際,西方國家推出「重建更好世界」計畫,意義重大。

「一帶一路」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上台後主推的「政績工程」。北京自2013年起實施全球基礎設施發展戰略,「一帶」連接亞太、中國、中亞和歐洲;「一路」則連接中國和東南亞、南亞、中東、北非及歐洲各國。

據一帶一路官網資料,截至2020年12月中,中國與138國、31個國際組織簽署202份共建一帶一路的合作文件。雖然官方對耗資總規模上閃爍其詞,但國際金融市場數據提供商路孚特(Refinitiv)去年報告,截至去年一季度已規劃或在建項目總金額近4兆美元,項目達2600個。

「一帶一路」對美國地緣戰略利益構成嚴重挑戰,不言而喻,但美國針對中國爭奪國際霸權的戰略構想,一直未拿出一套強有力替代方案。

曾擔任美國海軍部長的前聯邦參議員韋伯(Jim Webb),今年2月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建議拜登政府推出美國版「一帶一路」計畫,與中國爭奪全球影響力,防止世界體系被專制威權主義脅迫。建議在美國學界和政界引起熱議。一個多月後,拜登總統分別與英國首相強生、日本首相菅義偉會晤,就討論民主國家共同打造全球基礎設施計畫的可能性。

拜登在G7峰會向各國領袖推銷,獲熱烈響應,並正式命名為「重建更好世界」計畫。各國領袖承諾採具體行動,滿足中低收入國家龐大基建需求。白宮估計,到2035年,開發中國家基礎設施需求高達40兆美元。

「重建更好世界」計畫與中國「一帶一路」不同。首先,它是基於民主價值觀的合作。中國的計畫一直被指藉嚴苛貸款條件,干涉與掌控各舉債國內政,借貸國如與中國斷交、改變勞工或環保標準,或與中共政策主張相悖,中國可單方解約,使貪求中國資金挹注的舉債國幾乎成了附庸與傀儡,踏進「債務陷阱」。中國的項目也被指財務不透明、腐敗滋生、破壞當地環境及輸出威權主義等。

美版「一帶一路」將避免這些弊病,項目批准前將通過透明程序對經濟效益、環境和社會影響評估,給這些國家高品質的選擇。中國近年「戰狼外交」引起反感,給美國和西方國家推動新投資替代方案創造了機會。

其次,中國不計成本,把推動「一帶一路」當政治任務,以舉國之力實施,西方國家不同,將在開發融資機構支持下,募集私營部門資本,主要針對氣候、衛生與衛生安全、數位科技、性別公平與平等投資,滿足開發中國家數十兆美元基礎設施融資需求。

再次,不同於中國以巨額投資造橋修路,大興土木的套路,西方國家將避開基建施工能力薄弱的弱點,聚焦美國的強項即國際供應鏈的重組上,並在發展5G網路、光纖電纜、智慧城市和清潔能源等提供融資,提高投資的可持續性。

中國版「一帶一路」和西方版「一帶一路」都有其侷限性和風險。中國計畫的風險在「一帶一路」所經國家常遇政局不穩、戰亂叢生,中國以一國之力實施總投資估計高達數兆美元計畫,被稱為「大撒幣」,懷疑經濟實力能否撐得起。事實上,由於中國經濟近年持續下滑、美中貿易戰和新冠疫情打擊,北京已大幅減少「一帶一路」對國際基礎設施的資金投入。

美國主導的「重建更好世界」計畫面臨的問題,是國內基建投資計畫談判在國會都舉步維艱了,民眾目前不太可能接受花數兆美元在海外基建投資上;以利潤為導向的美國企業是否對投入多、收效慢的項目感興趣,也是一大問號。

過去評論總認為,前蘇聯是被美國的軍備競賽拖垮。拜登現在要集發達國家之力,用新時代的投資競賽拖垮中共,但最後究竟誰拖垮誰,只有等待發展證明。

中國 一帶一路 美國

上一則

中國發展出現新的代際矛盾

下一則

走出去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