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基建案兩黨達初步共識 莎奇:拜登盼本周續討論

芝加哥地區遭重大雷暴侵襲 3萬多戶停電

拜登面對中東變局 世仇伊朗沙烏地談和

自2016年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年斷交以來,兩國高層4月9日首次秘密在伊拉克巴格達會晤。這件事直到5月10日伊朗外交部正式證實前,大家都將信將疑。外界不敢相信,是因沙烏地遜尼派與伊朗什葉派,數百年來水火不容;伊朗是波斯人,沙烏地是貝都因阿拉伯人,近十年來兩國在葉門、敘利亞與伊拉克等國各自支持武裝團體,大打「代理人戰爭」。

而更重要的,川普總統上任後,認為這是美國可著手分化的契機,極力激化沙烏地與伊朗間的矛盾,讓沙烏地加入由美國與以色列合組的反伊朗國際聯盟。但拜登總統上任後,一反川普的政策,重新恢復與伊朗的核協議談判,並致力於結束葉門內戰。這是180度的大翻轉,沙烏地不得不跟著轉向,免得攖美國之鋒;而以色列雖然不滿這項政策,一直想破壞,但大勢所趨,恐怕阻擋不了。

從4月底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的訪談中,已可嗅出端倪。作為沙烏地實際掌權者,他強調,伊朗是鄰國,沙烏地希望能與伊朗發展出良好而特別的關係,「我們希望伊朗能夠成長,推動區域與世界的繁榮」,沙烏地願意與區域與全球夥伴共同尋求「伊朗負面行為」的解決方式。

王儲所謂負面行為,其實指的就是伊朗發展核武,以及支持代理人戰爭,而全球夥伴指的就是美國。沙烏地對伊朗仍心有疑懼,但不得不開始與伊朗修好,因為拜登新政府開始與伊朗談判,要重回川普任內退出的伊朗核協議。

自今年4月維也納會議後,伊朗與美國恢復對彼此信心,從間接接觸開始直接接觸。但過去四年,雙方立場愈來愈遠,要重新締結核協議複雜度頗高,加上還有新問題要納入,一時之間,達成協議會有困難。

但美國對終結葉門內戰的立場,卻非常明確。拜登上任的第一場外交政策演說就指出,葉門衝突是「一場造成人道主義和戰略災難的戰爭」,強調這場逾六年的戰事必須畫下句點;由於沙烏地軍事支持葉門政府,對抗青年軍,美國施壓的第一步,就是宣布將停止對沙烏地軍售可用來對付葉門反抗軍的武器。

美國更對沙烏地的內政不假辭色,尤其是針對王儲本人。美國2月公布「華盛頓郵報」沙烏地籍流亡專欄記者卡舒吉2018年被沙國特務暗殺的完整報告,直指王儲穆罕默德是真正元凶。由於王儲接位的形勢已成,穆罕默德不可能不繼位,但美方公布調查報告意在警告王儲,美方手上有制衡他的籌碼。

而伊朗方面,重訂核協議不僅內容難敲定,而且機會之窗正徐徐關閉。伊朗6月即將舉行總統大選,力主談判的溫和派總統魯哈尼已不能再競選連任,此刻保守派指責溫和派對美國讓步太多,至今一無所獲,聲勢壓過溫和派。

如果美伊談判短期內沒有突破,將很難說服伊朗選民,再給溫和派一次機會。外長查瑞夫最近洩漏出的錄音訪談,指責前聖城旅指揮官蘇雷曼尼(已被川普下令用無人機狙殺)多次推翻政府決策、破壞國家利益,應是刻意甩鍋,為溫和派叫屈。

如果沙烏地現在決定要與美國、伊朗合作,以色列卻仍然執意要從中扯後腿、破壞核協議。以色列情治機構除了在去年11月底,暗殺伊朗最資深核武科學家法赫里扎德,4月中旬以遙控爆炸伊朗納坦茲地下核設施電力設備,重創伊朗濃縮鈾計畫。對以色列來說,伊朗仍是最大安全威脅,不管美國政策怎麼變,都影響不了以色列態度。

近日美軍艦艇在波斯灣查獲無國籍帆船,載運大量中俄製造的輕武器,疑和伊朗企圖供應葉門叛軍武器有關,多少將影響美伊之間彼此互信。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瑪斯組織,周一在加薩地帶互以火箭彈攻擊、戰機空襲,迄今已發射逾千枚火箭彈,數十名巴勒斯坦人死傷,緊張情勢升高,可能爆發全面戰爭,威脅拜登政府想締造中東和平的目標。

伊朗問題複雜,不下於北韓問題,至少有四、五個國家互動頻繁,牽一髮而動全身。目前我們看到的多數屬正面鼓舞的消息。譬如,美軍加速從中東撤離,而美伊談判一直在進行,伊朗與沙烏地開始對話,伊朗甚至承諾會影響青年軍停止攻擊沙烏地。

但也有一些令人憂心的發展,加薩走廊衝突就是其一。但最大變數還是美國,拜登對中東政策看來胸有成竹。白宮努力想穩住中東,然後抽調各種資源轉進東亞,投入印太戰略,全力針對中國。

伊朗 美國 以色列

上一則

紐約客談/紐約市治安堪憂 旅遊景點成犯罪地

下一則

中共建黨百年慶 習近平挫折空前嚴峻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