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投資人進場低接 道指大漲433點

白宮官員:美台交往基於美台非官方關係利益

拜登撤軍、結盟 縮減國防預算引質疑

拜登總統的外交政策往往摻入內政考量。譬如對中國強硬,是為了凝聚國內共識,讓法案、預算與人事能順利通過;最近宣布自阿富汗全面撤軍,與日本首相菅義偉高峰會,都有預算的考量。

白宮提出2022年國防預算7150億元,比去年僅增加1.6%,遭民主黨進步派痛批,軍費竟比川普政府還高。但其實增加幅度卻低於預期的2%通貨膨脹率,實質上等於持平或微降,比起教育經費增加41%、環保預算增加21%,更是小巫見大巫。

美國在疫情與經濟雙重打擊下,國防預算顯得左支右絀。民主黨左派要求進一步削減國防預算,全國民調甚至發現,有56%民眾支持削減軍費。美國政治傳統上,民主黨較偏重社會福利而輕國防,歐巴馬時代國防預算每年自動削減10%,從2010年占GDP比重4.7%,降到2017年占比重3.1%,共和黨保守派更不以為然。

有人歸咎這是美國國力衰退的開端。川普政府扭轉趨勢,積極建軍備戰、宣布擴大海軍艦隊規模、創設太空軍,並發展超高音速導彈等,都在扭轉美國的劣勢,以應對中國軍費快速增加,企圖挑戰美軍優勢的大局。

面對中共解放軍來勢洶洶,拜登政府卻仍回到過去趨保守的國防預算。在主力戰艦數量上,中國已超過350艘,而美軍停留在300艘。雖然拜登政府承諾要大幅投資硬體,但要達到川普當初宣布的355艘主力戰艦目標,看來恐怕遙不可及,這也引起共和黨籍議員不滿。

比起中國國防支出,今年編列1兆3553億元人民幣(約2100億美元),較去年國防預算成長6.8%,已連續第五年突破兆元。帳面數字外,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估算,中國實際國防預算為官方公布的1.4倍,若再加計人民幣實際購買力約為美元的1.57倍換算,今年中國國防預算「等值」將達4617億美元,已達美國的64%。

過去美軍全球戰略是「應付一場半的戰爭」,即一場打贏,另外一場先守住,等待從另一場戰爭中抽調資源,再投入戰局。但現在美軍軍力恐怕已難打贏一場與中國或俄羅斯的戰爭。看到解放軍擴張,拜登政府當然有警惕,可是預算無法大幅增加下,因應方式只有收縮戰線、靠盟友支援。

拜登首先想結束海外戰爭,節省資源。他14日宣布,今年911恐怖攻擊20周年紀念日前,撤回所有駐阿富汗美軍。拜登指出,美國必須集中精力處理其他優先事項,比如與中國日益激烈的競爭;國務卿布林肯也替撤軍阿富汗辯護稱,恐怖威脅已轉移到其他地方,華府必須把資源重新聚焦到中國與疫情等挑戰上。

但拜登也藉阿富汗撤軍,宣示放棄「永遠的戰爭」,雖然宣洩人民對連年海外戰爭的厭倦不滿,但對美國未來的海外武力介入,卻產生負面心理作用。決策者不情願履行之前對外國的承諾,而人民也不支持海外用兵,朝野上下雖沒有孤立主義之名,卻有孤立主義之實。

第二個因應國防資源短缺的方法,是動員盟友支援。美國是全球強權,不只防備解放軍,美軍在中東戒備,擔心伊朗威脅盟邦以色列與沙烏地,美國擔心俄羅斯進軍烏克蘭,美軍也開往地中海與黑海馳援。這樣四個鍋子、三個鍋蓋,堵得了這邊,防不住那邊。

拜登不同於川普,不再談「美國優先」,而是重返聯盟,刻意強調北約的重要;首次白宮高峰會接見日本首相,5月將會晤南韓總統文在寅,都可見到他刻意攏絡盟友的手段,目的是希望盟國能分攤美國的防務負擔。這點和川普要盟邦分攤更多經費雷同。

以日本為例,剛通過的2021年國防預算高達510億美元,預備向美國購買105架F-35最新式戰機。以北約的方式計算,日本軍費已達到GDP的1.3%,菅義偉在拜登面前還要承諾增加國防預算,以共同因應「中國威脅」。

美國更期待「四方安全對話」能把日本、澳洲與印度整合成「亞洲版北約」,在南海抗衡中國;目前英、法、德等國也願意加入,成為維持南海與印太秩序的夥伴。

不過盟國有各自的考量,真的遇到戰爭未必可靠。美國自中東和阿富汗撤軍後可集中資源,應對在東亞的挑戰,卻難免給外界孤立主義的負面效應。最有效嚇阻中國的宣示,應是增加美國國防預算,可是拜登政府國防預算編列,對中國傳達的可能不是警告,反而顯示美國國力日薄西山、力不從心,從而強化中國「平視」美國的說法。

美國優先 預算 中國

上一則

一洲焦點/明州警沙文案判決 如釋重負?覺醒主義抬頭

下一則

紐約客談/沙文罪成可謂進步 但非解決種族歧視正途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