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面脫罩令下 專家質疑:CDC走到另一個極端

台灣蘋果日報紙本5月18日起停刊 全力發展新聞網

拜登重返伊朗核協議 誰先跨出第一步

拜登競選總統期間,宣稱要對川普總統胡作非為的外交政策撥亂反正,其中重回伊朗核協議,是重要部分。然而自2015年川普退出協議後,國際局勢有很大變化,就像拜登的中國政策回不到歐巴馬時期,而伊朗政策也回不到四年前了。

美國重回伊核協議,最關鍵問題是伊朗與拜登「誰先跨出第一步」?伊朗堅持,美國必須先回到退出核協議前的狀態;換句話說,要解除所有川普加諸伊朗的經濟制裁。而拜登則要求,伊朗必須先停止違反核協議的核濃縮計畫。

最近一周,美伊關係就像雲霄飛車般,曾經歷很高期待,卻又跌到失望的深淵。首先,由保守派主導的伊朗國會在幾個月前決議,若美國未在2月21日前解除制裁,伊朗將於23日中止若干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的檢查活動。伊朗外長查瑞夫21日說,美國制裁給伊朗經濟造成1兆美元損失,希望美國重返核協議後,伊朗能獲得某種形式的補償。

美國先拋出善意,撤回川普去年新增的制裁,理由是未經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伊朗也領這個情,同意將IAEA檢查有條件再展延三個月,雙方沒有為此撕破臉。

可是同時,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強硬表示,伊朗若認為有必要,會將鈾濃縮到高達60%純度,這已經接近可製造核彈90%的程度。他還說,伊朗在核子問題上,絕不會因為美國施壓而讓步。

這樣說當然是為滿足伊朗國內保守派要求。今年6月,伊朗將舉行總統大選,總統羅哈尼之前把所有希望押在核協議上,川普退出讓他備受抨擊,所以此刻伊朗有不能妥協的內部壓力;同樣,拜登要重返核協議,也遭遇共和黨反對,因此戰戰兢兢,雙方都要求對方先讓步。

之前川普政府的中東政策很單純,由於以色列的死敵是伊朗,而伊朗與沙烏地為首的波斯灣國家,傳統上因什葉派與遜尼派對立,川普支持波斯灣國家與伊朗為敵,並鼓勵各國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多國因此在川普任內和以色列建交。

在上述考量下,川普不肯繼續留在歐巴馬政府一手促成的核協議中,認定伊朗將藉協議恢復經濟實力,並在十年後讓核武計畫捲土重來,對以色列與沙烏地構成威脅。

美國歷任政府對伊朗的手段各不同,歐巴馬時代對伊朗政策的口頭禪是「所有政策選項都在桌上」。言下之意,伊朗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如果不肯簽核協議,就軍事手段伺候;到川普時期,對伊朗政策是「極限施壓」,認為只有使用經濟、外交與軍事等手段多管齊下,伊朗才知道厲害,向美國屈服。

現在拜登的國安顧問蘇利文強調,外交解決是最好的方式。據英國「泰唔士報」報導,匿名的國安人士表示,拜登政府已在著手研究,在沒有取消對伊朗經濟全面制裁的情況下,如何放寬對伊朗的制裁。譬如,經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向伊朗提供貸款,以緩解伊朗的財政困窘。

最近韓國與伊朗的妥協方案,似乎預示美國的可能方向。南韓配合美國對伊朗制裁,兩家銀行凍結70億美元向伊朗購油的款項,這是伊朗最大的一筆海外資產。伊朗則藉扣留南韓油輪,向韓國要索債務,「如果不解凍資金,人員就不釋放」。美國基於人道理由,也向伊朗表達善意,因此同意伊朗用這筆錢購買新冠疫苗,南韓終於在23日與伊朗達成協議。

伊朗與美國之間不只有核協議問題。目前伊朗以間諜罪名,關押幾十名雙重國籍的外國人,其中包括幾名美國人,拜登政府指出,這絕不能接受,美國已就釋放外國人的事與伊朗開始談判。

葉門內戰是另一個考量因素。葉門內戰是代理人戰爭,沙烏地支持政府軍、伊朗支持青年軍,過去川普政府完全站在沙烏地這邊,防止伊朗像支持黎巴嫩真主黨一樣,在葉門搞另一個親伊朗勢力。

但拜登政府不以為然,認為這場內戰是人道悲劇,雙方都有責任及早結束戰爭,民主黨左派甚至把更多責任放在沙烏地這邊,與伊朗恢復接觸的另一目的,是希望藉由德黑蘭的影響力,及早讓交戰雙方坐上談判桌。

國際交涉上,議題多不是壞事,往往可有更多討價還價的餘地,不至於膠著在某一處。國際談判往往可能進兩步、退一步,目前雙方偶爾放狠話,也許都為了未來讓步做準備。期待美國與伊朗早日回到核協議,它可能影響美國在中東和東亞外交、軍事部局,或許北京將五味雜陳。

伊朗 美國 川普

上一則

一洲焦點/王毅對美開出3條件、美加攜手反制

下一則

歷史捉弄誰?混亂的美國vs.團結的中國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