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郵:川普是否履行捐出總統薪水承諾 儼然成謎

東奧/網球年度金滿貫夢碎 約克維奇4強不敵澤瑞夫

華府提「戰略耐心」 北京不要會錯意

白宮發言人莎奇上周回應拜登政府對中國態度時表示,美中正處於激烈競爭狀態,拜登將以「戰略耐心」處理。這一表態招致保守派媒體和川普政府前官員批評,指拜登向北京「示弱」,是當年歐巴馬對北韓「戰略耐心」失敗政策的翻版;北京當局連日來由駐美大使崔天凱、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和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接續發聲,要求美國「撥亂反正」,改變川普政府對中強硬政策。然而北京可能會錯了意。

白宮的「戰略耐心」(strategic patience)究竟是什麼含義,莎奇未細述。拜登總統和國務卿布林肯、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都未公開提這個詞。但莎奇說,中國過去數年對內日益威權,對外日益獨斷,北京現正挑戰美國安全繁榮和價值,美國需要全面的戰略、更系統性的作法,以解決廣泛的問題。

目前政府正全面檢討,包括美中去年1月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則說,華府將準備好採取行動,要中國政府為在新疆、香港的行為,以及威嚇台灣付出代價。

這一系列發言顯示,拜登政府面對北京不斷試探與喊話,絕非在示弱,而是希望在仔細評估、周密部署的基礎上,與盟友協商出步調一致的對中國行動,不像川普蠻幹魯莽,敵友不分,一頓亂棍,致親痛仇快。

「戰略耐心」只是一種臨時提法,有助白宮在公布對中政策前,兩黨對香港、台灣和新疆等中國認為最敏感議題上的施壓有所緩衝,也有助白宮延續川普時期對中強硬姿態時,降低對中決策風險。換句話說,拜登政府要檢討的,應不是要不要把中國作為戰略競爭對手的問題,而是採取何種方式對付中國更有效、有力。

首先,拜登政府當務之急是控制新冠疫情、重振經濟,對中國外交並非優先事項。拜登內閣重要官員,無論國務卿布林肯或財長葉倫,在參院任命聽證都強調,對待中國問題上儘管他們不認同川普的一些簡單粗暴做法,卻認同他對中國強硬的立場。而這些立場實際上就是民主黨、共和黨的共識,也是美國社會共識。從這種意義上說,根本不存在中方想要的「撥亂反正」問題。

其次,川普任內共宣布200多項對中強硬措施,是川普重要政治遺產,拜登不會輕易取消。他有一堆籌碼和中共當局討價還價。在北京未提供具體讓步措施交換前,拜登大可讓這些措施延續。著急的是北京,不是華府。拜登上任以來,與各主要國家元首連俄羅斯普亭都通電話了,唯獨不理習近平;布林肯也與多國外長聯繫,卻對楊潔篪的信函冷處理,就是策略運用。

再次,也是最關鍵的,北京現在心存幻想,認為拜登對付氣候變遷、抗疫和北韓問題需要北京合作,所以會很快主動扭轉川普政府對中強硬政策,中美對話,不會對抗。中國副外長樂玉成並放出誘誀說,「只要中美下決心合作,一切皆有可能」。然而北京不願承認,美中關係走到現在這一步,需要承擔主要責任的是北京;如果要改變,首先須改變的是北京。

在美中關係上,北京一直把自己打扮成「受害」一方,把球踢給美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指責美國前國務卿龐培歐過去幾年埋了太多的雷,焚了太多的橋,毀了太多的路。但美國何嘗不認為川普政府做的這一切,正是反制過去幾十年中國占美國便宜的必然結果。

事實上,自2012年習近平掌權,中國完全改變鄧小平以來中共處理內政、外交的方式,一黨專政和箝制言論不僅無所不用其極,對香港、台灣、南海以及對待西方國家關係上,都採取戰狼姿態,四處秀肌肉。

尤其對美問題上,中國由於成功控制疫情,去年經濟也成為唯一成長的主要經濟體,官員與媒體更不可一世,肆無忌憚地宣傳美國衰落了、分裂了,中國崛起了;稱美國制度不行,中國可提供另一種有別於美國幾十年來一直推進的民主和自由市場的發展模式。

現在中國主要涉外高官又表態,要改善與美國關係,但拜登政府以「戰略耐心」應對,就是要聽其言、觀其行。如果北京大張旗鼓與美國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迄今卻只完成從美國採購計畫的57%,這樣的政府要讓誰信任?如果一個政府聲稱不跟美國對抗,它的軍隊卻在美國航母「羅斯福號」在南海自由航行時,對它模擬攻擊,難道不會讓人感覺是說一套做一套?難道認為美國人這麼好騙?

美國 中國 北京

下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