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預定25日上午抵深圳 孟晚舟飛機上發文:近鄉情更怯

孟晚舟搭中方包機返國 刻意避開美國及周邊空域

美中21世紀之爭 美憂落後中國占先

商務部28日報告顯示,美國去年第四季GDP增長4%,但全年衰退3.5%,這是二戰以來美國最大的單年負增長。疫情衝擊和全球相比,中國去年全年增長2.5%,歐盟衰退7.4%,全球經濟衰退4.3%,中國成為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唯一保持成長的國家。

經濟之爭是美中競爭的核心部分,經濟影響政治,經濟強則政治影響力強;中國經濟產值一旦成為全球第一,將對美中21世紀之爭產生決定性作用,也是極權與民主之爭的決定性因素。

21世紀第一個10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WTO),擴大對外貿易,經濟騰飛。第二個10年,中國維持中高速成長,美國則因金融危機陷入衰退;美中經濟此消彼長,中國崛起之勢進一步得以鞏固。到了川普執政四年,經濟成長有限(2017年GDP總值19.5兆美元,2018是20.58兆,2019是21.7兆,2020是20.93兆)。去年新冠疫情爆發,美國經濟受到的打擊超過病毒起源地中國。

不少經濟學家認為,美國去年的困難將延伸至今年,1月疫情爬上最高點,導致部分商業再次關閉,消費減少;下半年疫情因疫苗而逐步受控,經濟預料可反彈;但去年和今年美中經濟此消彼長,使中國經濟規模進一步追近美國,以致英國一家研究機構日前評估,中國經濟可提早於2028年超越美國。

除了經濟競爭,中國還在其他地方搶占了先機,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利,卻對美國新總統拜登不利。

一,習近平25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視訊談話說,世界經濟正急速變化,國際合作推動全球經濟,各國須管控分歧,改走合作共贏之路。其中重要訊息,是中國經濟已是當今全球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全球經濟要發展少不了中國,就算美國反對,各國都不可能繞過中國。當然習的言外之意是今年是中共建黨100年,21世紀正是中共全球擴張的時代。

兩個月前,中國與14個亞太國家(東盟10國+日韓澳紐)簽訂「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成立全球最大自貿區。一個月前,中國又與歐盟簽訂「中歐投資協定」。兩項國際協定反映各國接受中國經濟是全球經濟不可缺少的一環,無論美國是否反對,中國市場不可能被忽略。拜登上台後想要與自由民主國家結盟共同遏制中共,就算美國重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也不能減少中國經濟的影響力。

二,去年下半年,拜登和川普糾纏於選戰時,習近平當局已部署應對美國選後政局的準備。包括對國內思想工作,例如美國去年7月改變對中政策,停止交往,改為對抗;習近平提出「五個不答應」和「不斷鬥爭」,表示北京絕不接受美國的反共立場。

習近平又在美國大選前完成加強「向內發展」和「科技自主」的討論,並在年底中央經濟會議中訂為政策。美國未選出新總統前,習近平已做好準備,迎接「拜登的美國」,搶占先機。

相反,川普與拜登纏鬥,川普用兩個多月想推翻選舉結果,使拜登難交接,權力無法轉移,直至現在,拜登政府一直未對美中關係作系統性說明,上任已11天更未與習近平通電話。雖然他任命的國務卿布林肯、財長葉倫、國安顧問蘇利文都表達,要對中國強硬,卻反映拜登的全盤中國政策遲疑未決,對美中關係這個最重要的外交議題,還難提出明顯的綱領。

三,拜登遲疑不決,反映美國對中國政策存在巨大難題。其中之一是經濟問題,美國企業像歐盟和亞太國家一樣,不可能繞過中國市場;全美市值最大的蘋果(Apple)和市值第五大的特斯拉(Tesla),上季都依靠中國市場才取得超預期的盈收,其他美國企業莫不如此。拜登在制訂對中經貿政策時,不可能像川普那樣只走「美國優先」之路。

除了經濟市場利益考量,拜登也不能不作政治和戰略考量。川普政府向全球宣示強調「反共」,要聯合自由民主國家和中國人民一起反共,但「政治上反共」與「經濟上不脫鉤」如何結合、維持美國企業利益,卻成為拜登的一大難題。

拜登最終的對中國政策很可能是「競爭但不對抗」。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主席布倫德29日表示,今年論壇因疫情無法舉行,將改為5月在新加坡舉行,屆時拜登和習近平都可能出席,因此「拜習會」可能成為事實。時間不等人,拜登要在四年任內留下政績,就必須在5月前理出一個可行的對中全盤政策。

中國 美國優先 拜登

下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