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拜爾絲再度退賽 放棄自由體操單項比賽

東奧/男4x100米混合泳 美10連霸破世界 德雷塞爾第5金

美國史上最燒錢大選 錢多一定能贏?

金錢並非萬能,但在美國要投入選舉,沒有金錢卻萬萬不能。2020年美國大選明天即將投票,雖然結果難料,但有一點十分肯定,本屆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燒錢的選舉;由於新冠疫情所囿,共和黨、民主黨動用人力、物力登門拜票規模大幅縮小,但投入平面、電子和網路媒體廣告開銷卻前所未見。金錢投入和資源分配是否能收到預期效果,明天就見分曉。

據追蹤廣告開銷的權威機構「廣告分析」(Advertising Analytics)統計,過去兩年,美國投入大選的廣告文宣總支出創下81億5000萬元紀錄,遠超事先預估的67億元,比四年前的大選65億元多出16億元。其中三分之二都砸在總統初選和大選上。

分析發現,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白登在大選中的廣告開銷,遠超共和黨的川普總統。白登競選總部與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在大選中廣告支出6億7400萬元,川普競選總部與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廣告支出只有4億7400萬元。支持白登和民主黨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AC)廣告開支達11億元,也高於支持川普和共和黨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的7億5700萬元。

眾所周知,川普2017年1月20日上任總統第一天,就確立連任目標,開始為連任籌款,早就募得十餘億元,卻大部分提前燒掉了。例如民主黨的競爭對手尚未推出時,川普就在美足超級盃買了一支1000萬元的廣告。然而民調顯示,廣告效果有限。白登則遲至今年4月中旬成為民主黨準總統候選人後,才開始募款,6月中旬開始在電視做廣告。無論募款或廣告文宣,都遠遠落後川普。

但由於白登選情看漲,自春末到整個夏季募款迅速增加,尤其8、9月白登陣營募款額都超過川普,使他得以在過去三個月電視廣告開支都反超川普。選戰最後一周,當川普陣營由於經費不足,從選情緊繃的威斯康辛、明尼蘇達、俄亥俄三個搖擺州撤去廣告時,經費充足的白登陣營和民主全國委員會更發揮銀彈攻勢,電視廣告鋪天蓋地,加碼6600萬元,是川普陣營和共和黨的兩倍。支持白登的團體也展開側攻,廣告開銷達6000萬元,超過支持川普團體的4700萬元。

川普競選陣營或許認為,他們過去兩年挨家挨戶登門拜票,落到實處的努力可抵銷白登來勢洶洶的競選廣告;他們也認為,白登陣營廣告戰「太晚」,孤注一擲到電視上,效果存疑。但他們不願提及的是,其一,今年疫情爆發後,選民想法大變,可能讓川普陣營過去兩年在搖擺州的深耕付諸東流;其二,白登陣營為防疫著想,雖放棄挨家挨戶拜票的傳統做法,但可能因此節省大筆經費,得以雇請更多義工,通過電話、電郵和明信片與選民互動,收到異曲同工效果。

民主黨廣告經費的優勢,不僅體現在總統選舉上,也體現在聯邦參議員選舉中。據跨黨派機構Cook Political Report分析,在13個爭奪最激烈的參議員席位中,民主黨候選人籌款形勢也普遍好於共和黨對手。

更讓共和黨擔憂的是,民主黨的募款優勢不是建立在大金主,而是建立在草根捐款者小額捐款上,從中可窺測普通選民的人心向背。專為民主黨候選人和自由派籌集小額捐款的ActBlue機構,僅7月至9月間就募集15億元。而同時期,共和黨同類募款機構WinRed僅募得6億2350萬元 。

聯邦選舉委員會數據顯示,15個選情激烈的參議員選區中,有13個民主黨候選人的募款額超過共和黨對手。尤其在南卡州,民主黨候選人哈里森募款多達1億700萬元,創下參議員選舉募款紀錄,而他的對手、共和黨籍資深參議員葛理漢僅募得7200萬元。

不過民主黨人對籌款成績和選舉後期後來居上的經費優勢志得意滿之際,也須看到,銀彈優勢並不必然代表勝選機率較大。例如肯塔基州,民主黨籍前陸戰隊員麥格拉斯挑戰共和黨籍的多數黨領袖麥康諾,僅在7月至9月間就募得3690萬元,同期麥康諾僅募得1560萬元。然而據民調整合機構FiveThirtyEight指出,麥格拉斯的勝選機率僅5%,麥康諾的席位穩如泰山。

有人對選舉最後一周,白登以逸待勞時,川普卻拖著病後初癒的身體,每天趕三、四場,在數個搖擺州奔波造勢感到不解。殊不知川普有苦衷,他試圖利用各處大型造勢和媒體報導,增加曝光度,從而抵銷白登的廣告優勢。是否能奏效,明晚就會得到檢驗。

川普 民主黨 白登

下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