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確診破1372萬 德州、加州同破125萬

被控非法集結 黃之鋒遭判刑13.5個月

無論誰贏誰輸 美國分裂對立更難療癒

2020年美國大選進入尾聲。這場選舉徹頭徹尾是負面競選(negative campaign),人身攻擊不斷,政策辯論偏低。疫情衝擊、川普風格和施政爭議,加上2016年大選媒體民調失準意外,有人認為民主黨迄今不甘心,選民急著趕川普下台;而挺川普的右翼群起對抗,整場選舉兩邊都充滿情緒,甚至互相怨恨報復,激烈拔河。「川普和反川普」對決,白登戲份反而不多,而勝選者選後面對一個分裂加劇、很難療傷止血的美國,難說有真正贏家。

大選已變純粹人身攻擊對決,也是選前亂局的延伸。疫情肆虐八個多月,隨著冬季臨近各州疫情升高,川普政府抗疫失敗,避談疫情,任令病毒蔓延,投票過程也爭議連連;而黑白種族糾紛、警民衝突,白人主導國家發展進一步被撼動,使部分白人危機感空前。選舉變成多元族裔聯盟和保守右翼兩大陣營的碰撞,媒體言論兩極化,種族主義幽靈貫穿其間,下任總統無論誰當選,正當性都會被質疑。

直言之,這場大選是美國數十年自由化洗禮後,遭遇空前反撲。從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柏病逝,共和黨和川普迫不及待提名通過巴瑞特繼任,反映左右路線的對決。包含婦女墮胎權、歐記健保前途、種族平權、擴大醫療照護、移民政策等,即使民主黨一舉拿下白宮、參眾兩院,終止川普許多政策,也會有連串憲法挑戰,使戰場延伸到保守派占6:3優勢的聯邦最高法院。

但正如巴瑞特在參院聽證說法,政策價值不是最高法院決定。最高法院近日連判三個州的通訊投票可依各州法律延長收取時限,並未一面倒作出有利川普的判決,讓川普火冒三丈。他30日凌晨3時連發推文嗆保守派大法官幫白登當選,顯然認定大法官須為共和黨服務,回報提名之恩。這種對憲法和最高法院的錯誤認知,難怪川普被譏為「法盲」。

白登即使勝選,想恢復國家平靜並不容易。許多評論早就預測,無論誰當選,反對一方不會善罷甘休,可能藉選舉舞弊興訟、群眾示威反抗。尤其極右民兵武裝組織氣燄很高,投票期間已公然持槍「監督」民眾,除非川普連任,將來政府如何處理左右兩極端的選民,並非易事。

正如「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擔憂的,「美國社會充斥瘋狂陰謀、右翼恐怖主義高漲」,如認為白登上台就能撥亂反正,太過天真;他歸咎這是「川普遺毒」。但持平而論,民主黨極左思維走得太遠了,未能旁顧保守派態度,也應負部分責任。

反川普的選民明顯受夠了川普四年來的跋扈任性,肆無忌憚,想「恢復常態」;但挺川普選民卻認為,美國發展已脫離制憲時期憲法條文,譬如脫離宗教規範、墮胎合法化、倡導LGBTQ等平權都幾近失控,不能再放任自由派「胡作非為」。雙方都有極強烈意圖導致兩極化難妥協,使選後可能繼續動盪分裂。

如果近似伊斯蘭激進狂熱的情緒蔓延,美國本土極端勢力可能變得更難測而具威脅性。1996年奧克拉荷馬州白人激進分子麥克維炸毀聯邦大樓,168人死亡、逾680人受傷的教訓記憶猶新。大選殺紅眼是否激化左右兩端激進勢力,尤其疫情被說成「中國病毒」,全美亞裔常無端受害,更值得華裔警惕。

這場大選冷靜、理性的政策辯論極少,醜聞和負面競選成主軸。川普四年來各種爭議成為競選包袱,即使未爆新的醜聞,死忠川粉對醜聞也「免疫」,但包括紐時揭露他2016、2017年只向國稅局繳稅750元,川普已承認。許多共和黨長年支持者隱密改投白登,多少將對川普勝敗造成影響。

同樣,川普陣營揭露白登父子醜聞,民主黨選民寧可川普下台優先而「免疫」,使共和黨難複製2016年用「電郵門」擊敗喜萊莉‧柯林頓的戲碼。而川普視對手如仇敵,譬如在密西根州帶領民眾高喊把民主黨女州長關起來;30日推文直指白登是「犯罪家族」,或已涉誹謗名譽。這些挑起仇恨的煽動加深右翼對白登和民主黨的惡感,使白登即使入主白宮也面臨川普這四年的處境──形象破毀、總統威望盡失,國家社會更分裂。

這是一場只有仇恨和勝敗,以人品和道德為武器的無底限選戰,兩位候選人都聲名狼藉。到底是民主制度的合理競爭,抑或已跨越界線,讓人為美國民主的運作和自毀惋惜,也讓專制國家有證據譏諷民主,歌頌獨裁。

川普 白登 美國

上一則

這些因素真假 將決定川普、白登勝負

下一則

漫畫/轉角遇襲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