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周六要到喬州助選 共和黨陣營擔心弄巧成拙

右翼臥底組織揭CNN內部對話 控刻意製作不利川普報導

金斯柏病逝 恐將國家帶入危險爭議高峰

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柏18日因胰臟癌去世。公共廣播電台(NPR)報導,她去世前在病床上向孫女讀出一項聲明,她「熱切希望,我(的職位)不會在新總統上任前被取代」。看來金斯柏希望美國能逃過劫數的遺願將落空。川普總統將很快提名,共和黨主導的國會參院準備在大選前通過新大法官任命案。

細想金斯柏遺願,不難發現她的心情:她說在「新總統上任前」,表示她深知今年大選的關鍵影響,距投票日只有46天時病逝,必將引起新一場政爭。保守派力爭11月3日投票前完成提名確認程序,共和黨也可利用大法官之爭煽動支持者,提高川普勝算,希望左右今年選舉。如果說今年選前有「10月驚奇」,金斯柏之逝就是最大的驚奇,讓川普和共和黨獲得反攻機會。

金斯柏遺願還有更沉重的心情:在美國三權分立制度下,聯邦最高法院權力極大,九位大法官藉司法覆核權(judicial review)審核行政、立法機關的法令做法等是否合憲;回想川普上台三年半來,許多爭論性政策最終都上訴至最高法院,可見最高法院對美國政治發展的重要性。

金斯柏去世前,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呈5:4之比,保守派占多數;現在川普再提名一位保守派,比數變成6:3,保守派更一面倒占優勢。這絕對是金斯柏最不願見,因為最高法院如由保守派控制,她30年來的努力可能被推翻,自由派數十年來爭取到的司法勝利,包括墮胎權、移民權利、健保和平權法案等,有可能逐一被推翻。

川普上台以來,已提名戈薩奇、卡瓦諾兩位大法官。值得注意的,他們替代的大法官都是保守派,因此影響不及金斯柏被替代那麼大。金斯柏是自由派,被川普提名的保守派取代,將造成30多年來最高法院的最重大變動,對未來釋憲和爭議性法案訴訟,判決將影響美國走向可能長達20年、30年。

過去三年,小布希任命的保守派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鑑於保守派以5:4票占優勢,為了維持最高法院的公平和權威,所以盡力平衡兩派,往往在保守派投票占上風時,投出反對票。現在如再增加一位保守派,形成6:3票的絕對優勢,羅伯茲想平衡已難以做到。

川普可能數日內就提出接替人選。因為他民調落後白登,正急著尋找話題,轉移選民視線,擺脫他抗疫失敗的焦點;川普必然打大法官這張牌,將選情推向反自由派意識形態的戰爭上,藉此爭取保守選民支持。

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則是確認任命程序的關鍵。2016年保守派大法官史卡利亞去世,歐巴馬總統快卸任前提名接替人選,但麥康諾以大選年不宜確認任命為由,阻止參院確認投票;今年同樣是大選年,麥康諾卻在金斯柏去世後表示,參院一定會投票,同一政治處境卻有兩種標準。

民主黨則力爭等新總統上任再提名,但顯然無能為力。麥康諾發表聲明盛讚金斯柏,但他和共和黨卻表裡不一、兩套標準,踐踏金斯柏遺願,也可能成大選被攻擊的焦點,這是雙面刃,就看兩黨之爭如何操作。

美國和最高法院走向,最後將落在少數幾位共和黨參議員手上。目前共和黨在參院占53席,任命同意投票只要湊足50票,如平手時副總統潘斯可投一票,就可藉51票確認任命。阿拉斯加州參議員穆考斯基18日說,她會投反對票。緬因州的柯林斯向來不滿川普,希望下屆總統上任再提名。前麻州州長、現任猶他州參議員羅穆尼也是川普的批評者,共和黨如無法拉住他們,任命案就有變數。

據傳還有其他共和黨參議員持不同意見。無論如何,大法官是充滿政治性的職務,釋憲和判例決定美國國家方向,此時按道理應該等候「最新民意」的總統提名人選,較尊重民意,符合民主精神。但美國左右之爭白熱化,互不相容下,川普與共和黨人不可能放過千載難逢的黃金窗口,補上保守立場的大法官。

大法官是終身職,即使「吃相難看」,占優勢的一方已不在乎,畢竟掌握未來數十年的路線優勢,勝過優雅的政治姿態。而川普口袋中的人選,如果是第七巡迴上訴法院女法官康尼‧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她是天主教徒,必然反對墮胎,最高法院就可能協助推翻婦女墮胎權。美國左右之爭未來可能進入新高峰,向來維護女性墮胎權的金斯柏無法再多拖一個月,走得著實難瞑目。

金斯柏 川普 大法官

上一則

美國務次卿訪台 軍事經貿多方施壓北京

下一則

石爾/布蘭斯塔德閃離 崔天凱還強撐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