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馬斯克擔憂經濟衰退機率大增 呼籲Fed立刻做這件事

習近平發聲:沉痛悼念江澤民 將化悲痛為力量

疫情改變你和我/疫後在美處境惡化 留學生動了回國的念頭

針對亞裔的種族歧視引起的暴力行為,讓不少華裔民眾壓力巨大。(記者和釗宇/攝影)
針對亞裔的種族歧視引起的暴力行為,讓不少華裔民眾壓力巨大。(記者和釗宇/攝影)

新冠疫情不僅是一場公共健康危機,也徹底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狀態,針對亞裔種族歧視引起的暴力行為,更讓不少華裔民眾壓力巨大;部分留學生目睹甚至親身經歷了歧視事件後,覺得在美中關係急轉直下的大背景下,留在美國已經不是留學生最佳選項,但也有人擔憂回國後的工作環境難比美國,遲遲下不了決心。

在紐約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張文靜表示,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壓力主要來自擔憂自身安全;她說,2014年來美國初期,原本希望畢業後留在美國發展,但美國在新冠疫情中荒腔走板的表現、疫情以來美國社會一些人對亞裔的仇視,再加上在地鐵上遭言語攻擊的經歷,讓她下定決心,畢業後就回中國。

「在紐約大學攻讀博士,可以說圓了我小時候的夢想;剛來前兩年,我的計畫是畢業之後在美國找到教職,然後定居。」張文靜說,「畢竟從職業發展的角度來講,美國的科研環境比中國更好。」

➤➤➤地鐵驚魂 「誰是原住民?」疫情挑動最敏感的種族神經線

社會撕裂、民粹可怕 美國燈塔形象在她心中崩塌

但張文靜表示,前總統川普上台後,讓她看到了美國社會的撕裂和民粹主義的可怕,美國在她心中的燈塔形象開始崩塌;讓她徹底對美國失望的,是疫情開始以來美國社會的反亞裔風潮,針對亞裔的攻擊事件不斷發生,她本人也成為這股風潮的受害者。

張文靜說,反亞裔風潮出現之初,她並沒有太大感覺,但去年12月14日傍晚,她從學校回家,在地鐵站附近,目睹一位坐在路邊的非洲裔男性,突然朝一位亞裔中年婦女拳打腳踢,持續十多秒;旁邊一名白人男性大聲喝止並勸阻後,非洲裔男子才停止攻擊並竄逃。

張文靜表示,她在地鐵上曾遭到白人種族歧視攻擊。(記者和釗宇/攝影)
張文靜表示,她在地鐵上曾遭到白人種族歧視攻擊。(記者和釗宇/攝影)

這件事讓張文靜至今心有餘悸說,「如果那天我稍微走快一點,走到前面,被攻擊的人就是我。」

但張文靜接著說,一星期後,她在地鐵上就遭一名未戴口罩的白人男子怒目對她說,「妳這中國白痴滾回中國,不然我就讓妳完蛋!」

「我沒有理他,他就繼續盯著我,重複他的種族歧視語言,卻無人阻止。」張文靜說,她勢單力薄,只好走開,還好他沒有跟過來繼續騷擾;這個人穿著正常,和其他乘客坐在一起,不像是遊民。」

張文靜說,她一直不敢把這兩件事告訴在中國的家人,畢竟家人在國內已經夠擔心了;她計畫今年快點畢業,趕緊回國和家人團聚。

➤➤➤種族化「厭女現象」達高峰 亞裔女夜逛紐約心驚驚

工作壓力、居家更慘 「要隨叫隨到,加班比疫情前多」

已經畢業並順利進入華爾街一家大型金融機構工作的馬越也說,疫情以來他不僅遭遇過針對亞裔的仇恨攻擊,還要應對不斷增加的工作壓力。

他說,雖然疫情後轉為居家辦公,但工作壓力比以前在辦公室要大很多,「因為老闆要求隨叫隨到,加班甚至比疫情前還要多。」

在2020年4月第一波疫情爆發時,馬越和室友開車出門採購,遇到堵車,「就有一個白人男性搖下車窗朝我們豎中指說:Go back to China! Go fxxk yourself!,還朝我們的車吐口水。」

張文靜說,在美中關係敵對短期內無法緩和的大背景下,亞裔尤其是華裔在美國的處境只會...
張文靜說,在美中關係敵對短期內無法緩和的大背景下,亞裔尤其是華裔在美國的處境只會更加艱難。(記者和釗宇/攝影)

馬越說,華裔在美國的處境惡化,讓他也動了回國的念頭;之所以遲未下定決心,除疫情導致不方便外,他也擔憂中國的職場環境不如美國,擔心自己回國可能無法適應。

「我在國內的朋友都吐槽,國內內捲(內部競爭)太厲害,相比美國,國內職場的人事關係更複雜。」馬越說,在美國只要按時完成工作就可以,人際關係比較簡單,「回國還要照顧各種關係,我擔心自己適應不了。」

此外,美國有相對比較優質的教育環境,也是讓他遲疑的原因,「如果因為我回國,而我的下一代沒享受到更好的教育,我不知道他們以後會不會怨我?」

➤➤➤更多「亞太裔傳統月」精彩內容

疫情 亞裔 種族歧視

上一則

疫情改變你和我/「乖乖女」跳脫矽谷 產品經理轉行人生教練

下一則

疫情改變你和我/種族化「厭女現象」達高峰 亞裔女夜逛紐約心驚驚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