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奧運史上首面運動攀登金牌 西班牙奪男子組冠軍

房東訴苦:房客因禁止逼遷令免繳房租 卻買了3艘船

縱容罪犯?「天才老爹」性侵無罪 好萊塢#MeToo反高潮

美國資深喜劇影星「天才老爹」比爾柯斯比(Bill Cosby)在2018年以三項加重性侵罪判處有罪,入獄服刑。不過案情在今年6月30日突然逆轉,賓州最高法院裁定撤銷有罪判決,即刻釋放柯斯比。圖為6月30日返家的比爾柯斯比。(歐新社)
美國資深喜劇影星「天才老爹」比爾柯斯比(Bill Cosby)在2018年以三項加重性侵罪判處有罪,入獄服刑。不過案情在今年6月30日突然逆轉,賓州最高法院裁定撤銷有罪判決,即刻釋放柯斯比。圖為6月30日返家的比爾柯斯比。(歐新社)

性侵案無罪逆轉,是程序正義還是縱容罪犯?」美國資深喜劇影星「天才老爹」比爾柯斯比(Bill Cosby),因被指控長年以藥物迷姦超過60名女性,而遭到調查和起訴。儘管多數指控都因證據不足和已過追溯期而無法成案,但最終2018年柯斯比仍以三項加重性侵罪判處有罪,入獄服刑。不斷上訴重申清白的柯斯比,案情在今年6月30日突然逆轉,賓州最高法院裁定撤銷有罪判決,即刻釋放柯斯比。驚人的逆轉裁決,讓這起被視為 #MeToo 運動里程碑的訴訟再次掀起美國社會的爭議,柯斯比無罪的依據為何?性侵指控能夠一筆勾銷?

老爹涉性侵 受害者逾60人

現年83歲的柯斯比,是美國家喻戶曉的電視喜劇演員,代表作是「天才老爹」(The Cosby Show)系列,以睿智親切的黑人老爹形象,成為美國大眾文化的人物標誌之一。然而人人稱讚的天才老爹,在2014年卻被人指控長年以藥物連續迷姦多名女性,受害者甚至超過60人,而後在美國掀起的 #MeToo 運動揭發之下,柯斯比的形象成了可怕的性侵老爹,也面臨多起調查和訴訟。

然而和許多性侵案的追究類似,柯斯比的相關指控案件中有許多已經超過了法律追溯期、又或者缺乏關鍵證據可以定罪,最終除了揭發柯斯比的惡行之外,法律上只能不了了之。直到2015年一名受害者康絲登(Andrea Constand)的性侵指控起訴,才又有所進展。

康絲登原本任職於柯斯比的母校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兩人因此結識。康絲登指控柯斯比在2004年以討論工作為由,邀請她前往柯斯比位於費城的住處,隨後以藥物迷昏後性侵。儘管後來康絲登提出控告,但卻因證據不足而遭到檢方撤回,最後雙方達成民事和解,案情遂告一段落。

出面指控「天才老爹」性侵的被害人康絲登(左),在2018年更審判決寇斯比強暴「有...
出面指控「天才老爹」性侵的被害人康絲登(左),在2018年更審判決寇斯比強暴「有罪」後,如釋重負地與起訴檢察官(右)致意。 (美聯社資料照片)

被釋放後,柯斯比(中)與律師(左)、發言人(右)一同開心地接受媒體攝影。(美聯社...
被釋放後,柯斯比(中)與律師(左)、發言人(右)一同開心地接受媒體攝影。(美聯社)

康絲登一案 柯斯比曾判有罪

但是隨著天才老爹醜聞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大,發現柯斯比慣用的伎倆都是藥物迷姦,看到有更多其他相似經驗的受害者出面,康絲登一案才在2015年被檢方推翻、重新起訴,並追究柯斯比的刑責。相關審理一直持續到2018年9月,柯斯比終於被裁定三項加重性侵罪有罪,判刑3至10年的有期徒刑,這也是柯斯比眾多指控之中唯一成立並判刑的案件。原本以為是#MeToo揭發惡行的里程碑勝利,沒想到2021年6月30日,出現意想不到的「無罪逆轉」。

被判刑入獄的柯斯比,反覆重申自己的清白、否認一切犯行並上訴至賓州最高法院。相關上訴爭點在於,認為康絲登案的判決有違司法審理的程序正義,柯斯比和辯護律師的意見聲稱,沒有獲得應有的公平司法對待。

根據賓州最高法院的說法,柯斯比之所以可以被撤銷有罪判決,主因有二:第一是康絲登當初提出訴訟之時,柯斯比已和檢察官達成了不起訴協議,最終以民事和解收場。既然已有不起訴協議,法官認為應當遵照當時的協議,而且後來第二度針對康絲登案的追究起訴,採用的卻是當時在不起訴協議下柯斯比的陳述,因此在程序正義上對柯斯比並不合理,不能以此作為定罪的關鍵。

不起訴協議、證據不足成關鍵

其二是證人與證詞缺乏直接相關性。康絲登案苦於證據不足,在2017年6月時曾一度被裁定無效,然而後來找到其他多名受害者出面作證,也藉此揭露了更多柯斯比的性侵罪行,然而其他被害者的經歷和證詞,嚴格說來都沒有找到和原告案件的直接關聯,換句話說,其他被害者的案件,並無法證明「柯斯比對康絲登的性侵」。儘管這類「傳聞證據」(hearsay)是美國司法上重要的參考指標之一,但如何採用、如何作為裁判論理的依據,仍須謹慎以對。

2018年法院判決「柯斯比性侵有罪」的當下,情緒激動的受害者Lili Berna...
2018年法院判決「柯斯比性侵有罪」的當下,情緒激動的受害者Lili Bernard(前排低頭者)、Victoria Valentino(後排眼鏡)。 (美聯社資料照片)

基於上述兩點,賓州最高法院認為柯斯比沒有得到公平受審的機會,而撤銷其罪名與有罪判決,即刻釋放柯斯比出獄。

「我從來沒改變過自己的立場,我始終堅持自己的清白。感謝粉絲、感謝法院。」

出獄的柯斯比比出勝利的V字手勢,而後在自己的推特(Twitter)上宣告天才老爹的勝利。柯斯比也認為,能夠還給他「公平司法」,對於和他一樣的非裔美國人來說更別具意義,因為過往在美國司法程序上,對於黑人總是欠缺公平待遇。

雖然柯斯比說的黑人司法問題確實存在,但把自己的案件上綱到美國種族問題,即便是黑人社群也不見得接受這樣的說法。尤其是柯斯比的行徑被揭露以來,他在無論是黑人或白人社群的形象早已墜至谷底,受害者之中亦不乏「非裔手足」,雖然有若干支持者的鼓舞,但更多的是社會輿論的難以置信與極度憤怒。

柯斯比重獲自由後向支持者比出勝利手勢。 (路透)
柯斯比重獲自由後向支持者比出勝利手勢。 (路透)

諷刺的是,如果是「一般的美國黑人」恐怕早早就已定罪入獄,要反覆上訴還逆轉成功的機會相當渺茫,而柯斯比的地位形象與資源,或許也帶給他更多的司法周旋的空間與時間。

出生於1937年的柯斯比,是美國著名的資深非裔演員,其成名代表作是於1984年至1992年播出,共8季的情境喜劇「天才老爹」(The Cosby Show)。該劇在當時深受美國觀眾歡迎,描述了非裔中產家庭的生活點滴,跳脫以往時常以「貧窮、低學歷、低智商」等刻板印象描繪非裔的方式,在當時被視為電視劇史上的破天荒之舉,更獲得兩次艾美獎獎項。

因此,在劇中飾演睿智、幽默「黑人爸爸」的柯斯比聲名大噪,其「美國老爹」(America’s Dad)的親民形象深入民心,扭轉了觀眾對於非裔黑人的形象與地位。劇外,柯斯比也是一名慈善家,曾在各大專學校設立獎學金,捐贈金錢用於教育發展用途,被視為「非裔黑人之光」。

除了演員和慈善家的形象,柯斯比在過去也獲頒多個榮譽獎項。他在1998年獲得美國甘迺迪中心榮譽獎,在2009年也獲得馬克吐溫美國幽默獎,這兩個獎項皆在於表彰藝術家,肯定柯斯比的成就。此外,柯斯比還在2002年獲得由時任總統小布希頒發的總統自由獎章,此獎為美國公民最高榮譽獎章。小布希在演講裡提到:

「柯斯比是一位天才喜劇演員,利用笑聲的力量治癒傷口,搭建起橋樑...透過關注我們共有的人性,柯斯比正在幫助創建一個真正團結的美國。」

2002年柯斯比(右)獲時任美國總統小布希,頒發象徵美國平民最高榮譽的「總統自由...
2002年柯斯比(右)獲時任美國總統小布希,頒發象徵美國平民最高榮譽的「總統自由勳章」——圖為當時與他同年授勳的MLB棒球名人堂傳奇漢克阿倫(左)。 (美聯社資料照片)

柯斯比與史提夫汪達(左)。(路透資料照片)
柯斯比與史提夫汪達(左)。(路透資料照片)

性侵被踢爆 老爹形象跌谷底

然而,隨著柯斯比的性侵案件開始被踢爆之後,引起社會震驚,其建立的親民、療癒、幽默形象跟著急速崩壞。柯斯比獲頒的榮譽獎項陸續被撤銷,唯後來,美國時任總統歐巴馬在當時以「沒有先例」、「缺乏機制」為由,拒絕撤回頒給柯斯比的總統自由獎章,但也一再強調不容忍任何性侵行為。

柯斯比最早被控訴的性侵案件可以推估到1960-70年代,當時他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喜劇演員新星,主演的電視節目「I Spy」剛奪下艾美獎,隨後開始了他往後的星途。2005年,最早出現第一位女性出面指控他的下藥性侵,就是康絲登本人。到了2014、2015年,陸續有數十位女性跟著出面指控,其中包括一名調酒師貝克-金妮(Janice Baker-Kinney)、模特兒塔特(Marcella Tate)以及博恩斯( Autumn Burns)等人。而在康絲登案中,陪她出庭作證的五名女性,則包括貝克金妮、珍妮絲狄克森(Janice Dickinson)、海蒂湯瑪斯(Heidi Thomas)、雪蘭拉夏(Chelan Lasha)、以及麗絲洛特盧布林(Lise-Lotte Lublin)。

貝克-金妮(也是陪康絲登出庭作證的五人之一)指出,在1982年,當時她在內華達州雷諾市的一家酒吧擔任調酒師,她指控科斯比對她下藥和性侵犯,當年她只有 24 歲。塔特則是在1975年,在芝加哥的威廉明娜經紀公司(Wilhelmina Agency)擔任模特兒,當時她27歲,透過共同朋友認識了柯斯比。有一天柯斯比打電話來,問她是否能來機場接她,當他上車時,柯斯比問塔特是否能順道帶他去花花公子大廈,他說當時他住在那裏。到了大樓後,他邀請塔特進去喝杯酒。

「我進去的時候還期待有其他人在附近。但那裡一個人也沒有。接著他幫我帶來了一杯酒或冰茶之類的東西。這是我最後一次清晰的記憶。接著我就失去意識了。」塔特說,「當我醒來,發現他躺在我旁邊。我們已經置身在另一個房間裡。我在床上。」

被釋放後離開的柯斯比。 (路透)
被釋放後離開的柯斯比。 (路透)

博恩斯的境遇則是,1970年,當時她24歲,在賭城拉斯維加斯擔任發牌員兼模特兒,偶爾接演一些電視廣告,她在2015年的聲明中詳細描述了自己如何被柯斯比搭訕攀談、進而下藥性侵:

「有天晚上在國際飯店(現在的希爾頓飯店),柯斯比走向我並自我介紹。接著他給了我500美金的小費,還邀請我去看他的秀。當時他正在主演「I Spy」,他還告訴我『我可以讓你接到更多模特兒跟演員的角色。』我本來還以為他很喜歡我。」

「有一天,他要我去看他的秀,演出結束後,我和他一起去了他的套房。他請我喝了一杯蘇格蘭威士忌。然後把我叫進臥室。但我遲疑了,因為我的身體突然非常不舒服。我感到頭昏眼花、無法控制身體。當我終於勉強起身走向臥室,我所記得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的裸體,還有白色的床單。他把我放倒在床的邊緣,然後抓住我的後頸、直接把他勃起的陰莖塞進我的喉嚨......我記得我的頭被粗魯地上下撞擊.......當這一切結束後,我離開旅館,感覺每一雙眼睛都在盯著我看,所有人都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從來沒有告訴任何人這些事情,除了我的老闆。」

柯斯比。(路透)
柯斯比。(路透)

受害者失望 恐阻礙尋求正義倖存者

然而當時這些女性的說法最終卻都未能成案,除了當時的證據不足、也有超過法律追溯期的問題,最後唯一成案的只有康絲登一案。而面對本次的判決也遭推翻,貝克金妮也表示相當震驚。另一位提告的女性瓦倫蒂諾(Victoria Valentino)就在聲明中表示對於本次的判決感到憤怒不已:

「我氣炸了。氣到連我的胃都打結了。我們是這麼努力的希望能夠提升女性的權益,卻被這項法律裁定狠狠推翻。」

代表其他原告的女性律師奧爾雷德(Gloria Allred)則表示:「我尤其替那些在他的刑事案件中勇敢作證的人們感到難過。」康絲登和她的律師表示,賓州最高法院撤銷對科斯比定罪的決定令人相當失望。

「今天關於比爾柯斯比的決定不僅令人失望,更令人擔憂,因為它可能會阻礙了其他想為性侵倖存者尋求正義的人們、或者可能會迫使倖存者們在提起刑事訴訟或民事訴訟之間做出選擇。」

2015年冬季,柯斯比被受害者揭穿長年性侵後,演藝圈與搞笑界仍讓他繼續巡演脫口秀...
2015年冬季,柯斯比被受害者揭穿長年性侵後,演藝圈與搞笑界仍讓他繼續巡演脫口秀,但在舞台會場外卻已有示威者開始譴責抗議,高舉立牌吶喊:「強暴一點都不好笑」。(路透資料照片)

性侵 美國公民 黑人

上一則

川普集團遭曼哈頓大陪審團起訴 財務長也被告

下一則

C-SPAN總統領導力調查 川普倒數第4名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