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真正讓經濟痛苦的不是聯儲會減碼 是財政版減碼

哈佛歧視亞裔生案 最高法院採拖延術「避免影響招生」

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14日延後決定是否聽取哈佛大學被控歧視亞裔申請生的上訴案,以免此案影響全國招生。圖為哈佛大學校園。(Getty Images)
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14日延後決定是否聽取哈佛大學被控歧視亞裔申請生的上訴案,以免此案影響全國招生。圖為哈佛大學校園。(Getty Images)

最高法院大法官14日延後決定是否聽取哈佛大學歧視亞裔申請生的上訴案,以免此案影響全國招生;最高法院要求司法部發表意見,此過程恐得耗時數月,前川普政府在下級法院支持哈佛申請的學生,但拜登政府可能支持校方招收多元學生的作法。

拜登總統上任後,司法部也撤銷川普政府針對耶魯大學的類似歧視案;最高法院針對哈佛的行動表示,大法官在秋季前可能不會受理,可能要到10月才會聽取此案。

曾為德州大學招生案辯護的律師蓋瑞(Gregory Garre)表示:「此案相當重要,因為涉及全國大學招生的核心,而且可能送到聯邦最高法院審理。」

雖然先前下級法院支持哈佛大學,但此案旨在上訴到比五年前更保守的最高法院;當時最高法院支持德州大學招生時,可有限考量學生種族。

最高法院當年以4比3票裁決,大學只能從嚴限縮範圍以提倡種族多元化;但當時占高院多數的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Kennedy)和魯絲.貝德.金斯柏(Ruth Bader Ginsburg)已分別退休和逝世,而由前總統川普提名的三名大法官則更趨保守。

最高法院在德州案的裁決書中指出,校方須說明其考量種族的政策恰當的原因。

哈佛招生歧視案由「公平招生」(SFFA)組織所提出,其上訴書中首句便援引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2006年的意見書:「這是卑鄙勾當,用種族來分裂我們。」

最高法院在過去40多年來數度干涉大學招生,目前爭議可回溯到1978年的平權措施(Affirmative Action)案,雖然當時法院禁止招生時採取種族限額,但當時的大法官鮑威爾(Lewis Powell)提出招生時考慮族裔的理由,稱哈佛大學為實現第一修正案中的教育多元化而考量種族,頗具啟發性。

哈佛大學告訴最高法院勿受理此案,因SFFA重申法院先前已駁回的指控;哈佛大學表示,新學期招生人數中,亞裔占24.5%、非裔14.8%、拉美裔12.7%和1.8%原住民。

招生 大法官 哈佛大學

上一則

6.25萬難民限額?布林肯稱5月有新指示

下一則

第3針疫苗測試 他輝瑞混打莫德納「肩膀像被重拳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